耕地經營權能否抵押融資?

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鄧小平曾預言農村發展有兩個飛躍:第一個飛躍是實行傢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第二個飛躍是發展適度規模經營。今天各地耕地流轉風生水起,已印證老人傢當年的洞見。問題是實行規模經營土地應該向誰集中?中央講得很清楚,振興鄉村最終是要富裕農民。而要富裕農民,土地流轉就得以農民為主體。

耕地經營權能否抵押融資?

然而據我觀察,時下耕地流轉大多是向龍頭公司(工商企業)集中。何以如此?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農民手裡缺資金,而規模經營須有大量的資本投入。前不久在南方農村調研,我看到當地農戶以每畝300—500元的價格將耕地經營權轉讓給瞭龍頭公司,曾問當地幹部,農民為何願意低價轉讓?當地幹部說:農民自己搞不瞭規模經營,若分散經營,每畝年收入差不多也是300—500元。

驟然聽,農民照此價格轉讓土地經營權並未吃虧,可真實情況並不盡然。調研中我一路上不斷聽到有基層幹部抱怨,說現在推動耕地流轉難度大,不少農戶不願轉讓耕地。為瞭讓農民轉讓,縣裡還派幹部下鄉駐村,責任到人,一傢一戶地去勸說農民。一語道破,原來目前農村耕地流轉並非完全出於農民自願,而是由地方政府在背後推動的。

農村耕地實行“三權分置”後,所有權歸村集體;承包權和經營權歸農戶。在經濟學裡,承包權和經營權相當於產權。具體說,產權是指耕地的使用權、收益權、轉讓權。

耕地經營權能否抵押融資?

顧名思義,轉讓權包含有“轉讓”或“不轉讓”兩種權利。這是說,保護耕地產權不僅要保護農民自願轉讓的權利,也要保護農民不願轉讓的權利。這樣就帶出一個問題:農民不願意轉讓耕地經營權而地方政府卻要求轉讓,是否侵害瞭農民的耕地產權(不轉讓的權利)?

平心而論,地方政府的初衷是為瞭幫助農民增收,可農民怎麼看呢?我做入戶調查時有農民說:現在企業支付的耕地流轉費每畝不足500元,而企業用流轉的土地搞規模經營,每畝收益在5000元以上,如果耕地由我們自己集中,再請省裡農業技術專傢當顧問,每畝年收益絕對不止5000元。後來我在吉首隘口村看到農民自己成立瞭合作社,每畝收益確實達到瞭7000元。

難題在於,搞規模經營需要基礎設施投資和引進科技,農民自己沒有錢怎麼辦?在調研中我發現,但凡以農民為主體搞規模經營的地區,都是用耕地經營權抵押從銀行取得貸款。可是此做法目前隻是在少數地區試點,面上並未推開。問題就在這裡,耕地經營權若不允許抵押融資,農民搞規模經營的資金從何而來?

耕地經營權能否抵押融資?

對耕地經營權不能抵押,多年來我一直有疑惑。政府當初作此規定,據說是擔心農民一旦還不瞭貸款將會導致失地。這其實是杞人憂天。要知道,農民抵押給銀行的隻是經營權,即便日後還不瞭貸款,銀行處置的也隻是經營權,農民並未喪失承包權。

再想深一層,農民若將耕地經營權流轉給公司,也同樣會失去經營權。不同的是,農民將耕地流轉給公司,是真正失去經營權;而抵押給銀行,隻是有可能失去經營權。

耕地經營權能否抵押融資,關鍵在銀行。當前銀行顧慮重重,一方面是現行政策規定銀行處置耕地經營權必須征得農民同意;再一方面是沒有全國性的耕地經營權流轉市場,銀行難以通過各地區域性流轉平臺及時轉讓耕地經營權。

為此我提三點建議:一是修訂相關政策法規,確立耕地經營權抵押的合法性;二是建立全國性耕地經營權流轉市場;三是由財政出資設立風險補償基金,為金融機構適度分擔或緩釋貸款風險。

【本文來源於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經濟講堂》】

耕地經營權能否抵押融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