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ProgPoW之爭(下)——持續的爭論 | 火星號精選

以太坊的ProgPoW之爭(下)——持續的爭論 | 火星號精選

免責聲明:本文旨在傳遞更多市場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

小編:記得關註哦

來源:銳金融

以太坊的ProgPoW之爭(下)——持續的爭論 | 火星號精選

ProgPoW最早出現於2018年,之後的兩年時間裡,ProgPoW經歷過積極的討論,也經歷過發展停滯。近期,以太坊社區又因為擬議ProgPoW而引發瞭激烈的辯論。

在上篇文章中,我們很清晰的瞭解瞭ProgPoW的歷史整個就是支持與反對雙方不斷拉鋸的過程,直到最終核心團隊同意對提案進行回溯。但是,如今,人們再一次開始瞭對它的爭辯。

重新辯論

在這次辯論中,Minehan(KristyLeigh-Minehan,2018年創建ProgPoW的IfDefElse小組的三個原始成員之一)認為,當前的許多爭議源於新聞的不良傳遞,以太坊的聯合創始人Vitalik Buterin也同意她的觀點。 Minehan還澄清:ProgPoW仍然沒有被完全接受,並且表明“開發者會議的目的是對包括日期在內的一個基本確定。”

然而,Synthetix的創始人KainWarwick卻對此感到缺乏交流,他是反對ProgPoW提案的簽署人之一,他闡述瞭自己的看法:

“基於以太坊的人們與以太坊的核心開發者之間似乎存在脫節,我有根據的認為,對於反對ProgPoW的一方,他們既沒有被告知也沒有被聽取任何意見。但是,從哲學上來講,爭執本身就是足以組織EIP的有利論據,而與爭執的起源無關瞭。”

雖然Minehan暫時將當前反對ProgPoW框架的人定位DeFi的利益相關者,但Warwick卻認為這是偏見,他表示:許多基於以太坊的人都是在進行DeFi的相關事情,當DeFi沒有什麼特別按時要反對ProgPoW的時候,她這樣隻會以DeFi對抗ProgPoW的樣子結束。

這次也可以和2019年的爭論進行比較。現在一些著名的ProgPoW反對者,例如Gnosis的EricConner或者Martin Koppelmann,他們也在一年前時強烈的反對過ProgPoW,當時的DeFi還處於新生階段。

Warwick認為,反對ProgPoW的主要論點是由於,這是“在風險方面的較差的權衡”。他總結瞭支持派的立場:

“我認為,現在Pro-ProgPoW方面感到對ProgPoW投入瞭很多的時間和精力,並且對於ProgPoW的有點上,(反對派)尚且沒有強有力的事實來進行反對,沒有實質性的不足(作為證據),尚且不足以阻止EIP.”

Warwick承人,以太坊協議的治理可能需要專門化,因為應用程序的開發人員已經參與進瞭自己的生態系統,並且協議可能難以跟上兩者。但是,即便如此,他認為ProgPoW也不太可能實現,因為“社區現在已經在這個問題的原則上投入瞭很多的精力。”

最近,又發現表明,漏洞也正在驅動著不同的觀點。反對者將其視為其固有風險的體現,而Minehan則將其視為增強算法。

ASIC電阻的重要性

Miinehan認為,自2018年以來,盡管黃皮書明顯反對專門的采礦設備,以太坊社區對ASIC抵抗的興趣也在逐漸減弱。據其介紹,ProgPoW的辯論實際上也是那些希望堅持以太坊最初原則的人,和那些相信協議演變的人之間的鬥爭。她總結道:“在這一點上,與技術辯論相比,哲學辯論要多得多。”

Minehan警告到,雖然有些人可能將比特幣的例子看作ASIC並非是威脅的證據,但是最好不要有這樣的觀點:

“重要的是,人們要瞭解,每種加密貨幣都像其自己的獨特生物群落。……在比特幣中,你需要ASIC. 比特幣專用集成電路已經變得非常專業,以至於它已經成為理想的硬件瞭,可以真正促進人們與網絡的激勵保持一致。”

Minehan解釋,以太坊ASIC無法從比特幣礦工多年的發展和供應鏈成熟中受益。在這段時間裡,她認為行業已經足夠成熟,以至於ASIC的訪問不再局限於少數參與者。她犀利的指出:“以太坊沒有十年的工作發展證明。”

除此之外,她還指出,及時經過多年的發展,以太坊ASIC也不太可能被廣泛使用。原因是,設計硬存儲器ASIC和構建SHA-256 ASIC之間在技能上有很大差異。……在以太坊中,如果隻有幾個人能夠推出這種高度專業化的ASIC,她諸如會變得更加集中。

Minehan承認,制造具有競爭力的比特幣ASIC也很困難,但是,用於內存硬算法的ASIC則面臨著更獨特的挑戰,例如Ethash. 她表示許多人不知道這一點,但是內存控制器和內存部件受到限制。某些芯片對可以出售到哪個國傢或地區有限制。因此,基於存儲器的ASIC通常也具有供應鏈限制。

由於上述因素的結合,以及Ethash中鮮為人知的弱點,使得以太坊ASIC成為高度集中化的商品。Minehan總結道:“你不希望中間有一個算法。或者你想擁有一種易於制造ASIC的算法,又或者真的很難制造ASIC的算法。”

持續中的辯論

實際上,長達幾年辯論的疲憊開始顯現出來瞭。Minehan認為,以後,包括她自己在內

的許多原始參與者都將會對此變得冷漠。她表示:“在這一點上,我完全中立。” VitalikButerin對此也評論稱,自己在ProgPoW上“精益求精”。

隨著ProgPoW爭議的持續,VitalikButerin強調,以太坊缺乏一種最終拒絕提案的機制,對於現如今持續的Twitter辯論疲憊,這似乎才是當前公認的一種解決方案瞭。不過,他總結說:“這似乎不是最理想的。”

上個周五,ProPoW又進行瞭一場辯論,下附視頻鏈接,有興趣的可以自行觀看。

銳金融:是來自Ratio Fintech的業界觀察。我們將在通證經濟產業研究,面向互聯網原住民的金融產品創新,區塊鏈技術等領域和業界分享我們的觀點。Ratio Fintech是一傢來自香港的區塊鏈金融創新企業,其創始人來自互聯網和金融領域的資深人士組成。

請尊重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