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自《湄公河行動》爆紅之後,林超賢以動作片與主旋律的完美融合完成瞭生涯的一次華麗轉身,但他並不認為自己是所謂的“主旋律導演”,說到底,林超賢仍是在他所鐘愛的動作類型片領域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林超賢一直是香港影壇的中堅力量,1998年與陳嘉上合作導演的《野獸刑警》在香港金像獎大放異彩,自此開始博得影壇關註,其張揚、凌厲的影像和對人性層次的豐富挖掘成為此後一系列動作片最鮮明的品格。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如今來看,早年間的林超賢雖然沒有今日對大場面的掌控力,卻靠著在小格局裡大膽創新的精神鑄就瞭自己的金字招牌,連林超賢本人也承認,從《江湖告急》之後,他的電影世界再也沒有那麼有趣瞭。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導演的《江湖告急》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一部作品,不桎梏於傳統黑幫片的類型規范,而是披著黑幫片一板一眼的外衣,以荒腔走板的黑色喜劇試圖顛覆黑幫片的規制。

這部傑作的誕生很大程度歸功於林超賢放開手腳的“即興創作”,他沒有完全按劇本規規矩矩地拍攝,也給予演員更多發揮的空間,最終的成片跟劇本的吻合度隻有一半左右,卻成就瞭影片從內到外那種自由爛漫的不羈氣質。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僅僅17天的時間,這部兼具荒誕與哲思的“反黑幫片”便橫空出世,雖說上映後票房成績不怎麼樣但後勁十足,此後這顆“遺珠”十幾年裡不斷被提及,成為香港在逐漸萎靡的時期為數不多的亮色之一。

一襲紅色西裝、殺伐決斷的“大佬”梁傢輝締造瞭其最經典的黑幫角色之一——任因久,與此前老謀深算的大佬周朝先不同,任因久的放浪形骸與誇張的行事作風讓這個角色顯得多少有些玩世不恭,一反黑幫老大一貫給人的刻板形象。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在一派荒腔走板的氛圍中,任因久在黑暗中陶醉般的翩翩起舞,他沉浸在江湖的這方舞臺上,享受著臺下萬眾矚目的目光,卻不知道也有多少雙眼睛在虎視眈眈地盯著他。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縱橫江湖二十年的黑幫大佬任因久憑借著多年來樹立的威信,建立瞭無人可抗的地位,但也免不瞭明裡暗裡樹敵無數,受到他人忌恨。

他開始並不當回事,但當一陣冷槍猝不及防向他射來時,他意識到自己的地位不再穩固,於是以“江湖告急”的名義迅速集結四大公司召開幫派會議,誓要找到暗殺他的元兇。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江湖告急》的本質是“反黑幫”的,它以黑色幽默的荒唐筆法戳破瞭黑幫的夢幻泡沫,這不是一個黑幫的史詩傳奇,《江湖告急》跳脫過往黑幫片的悲情與殘酷、浪漫與熱血,處處盡顯其“反江湖”的叛逆氣質。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當任因久與陸老四為瞭基哥的地盤在房間內對峙,房間外是氣勢洶洶的兩班人馬;但沒有預想中的血雨腥風發生,反而因為老四突發心臟病演變成令人捧腹的鬧:手忙腳亂的任因久想盡辦法給老四心臟復蘇,甚至拿著電線給老四做“電療”,活生生把原本肅殺的氣氛變得雞飛狗跳。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不僅是情節上不按規則出牌,影片的情感表述同樣劍走偏鋒。

任因久與還是小太妹的蘇花結識於倫敦街頭,兩人陰差陽錯成瞭靠打劫為生的“鴛鴦大盜”,最終靠“六合彩”發傢致富回到香港建立瞭自己的江湖——不是如泣如訴的愛情故事,而是令人啼笑皆非的“臭味相投”,完全看不出這是一個江湖傳奇。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盡管任因久有年輕貌美的情婦Jo Jo,但外面的野花再香也不如自己的糟糠之妻;臨近結尾時,任因久與蘇花逃脫瞭殺手的瘋狂追擊,兩個死裡逃生的人拒絕瞭保鏢的保護,牽著彼此的手搖搖晃晃地走向前方。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蘇花與任因久的愛情與我們想象中的跌宕起伏的黑幫傳奇大相徑庭,結尾的牽手也是在一地雞毛的混亂中的返璞歸真,消解著傳統黑幫片動人心魄的“江湖傳奇”。

披肝瀝膽的兄弟情也不再純粹,任因久的保鏢阿愉忠肝義膽,幾次不顧生死力保老大的性命,但身負重傷後對任因久的表白像炸雷一般驚呆瞭任因久,更顛覆瞭:看來好兄弟時間久瞭,也會“日久生情”。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任因久到醫院探望阿愉時,因為阿愉的“告白”兩人顯得有些尷尬,當阿愉問任因久還能不能跟著混,任因久並未拒絕,但他明確告訴阿愉:老子以後絕對不和你去蒸桑拿瞭。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最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莫過於關羽顯聖,被殺手拿槍抵著太陽穴的任因久本以為死期將至,卻等來從天而降的關老爺拔刀相助。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無厘頭的魔幻現實讓人咋舌,也更突顯瞭影片相當無所束縛的“荒唐”態度;當關羽向任因久提議化幹戈為玉帛,而不是以殺止殺,遭到任因久的冷嘲熱諷:難怪你這輩子隻能當關老二,做不成大哥。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今時不同往日,如今這世上還有沒有“忠義”二字?大概就像蘇花所說,忠義二字,說得容易做得難;而信神拜佛的人拜歸拜,信與不信就是兩回事瞭。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臨走前,關羽嘆息著說,我這次顯靈,真的有點失望。

看似荒誕不經,卻是對現實的真實註解:權錢榮辱在前,還顧得上什麼信仰仁義?更不用說在魚龍混雜的黑社會瞭。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近乎異想天開的荒謬怪誕是刺穿幻想的利刃,多少人夢想中浪漫、黑幫生活在雲淡風輕的調侃中被無情擊碎,就像Jo Jo的弟弟,他憧憬著加入黑社會,可以擁有一切:威風,有錢,有女人,悠哉快哉,夫復何求。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看到少年被人捅死在淒冷的街頭時,江湖的美夢也隨之破滅,成瞭癡人說夢,看著渾身鮮血的少年橫屍街頭,與他的黑幫美夢灰飛煙滅,誰還會再憧憬黑幫的逍遙灑脫?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影片最後,當任因久帶著蘇花站在倫敦街頭暢想未來,他全然不知有一支槍正在瞄準他的後腦勺,隨時準備發出那顆致命的子彈······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究竟是誰要殺任因久?影片沒有給出明確的解答,卻也暗示著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幕後兇手,就像在影片一開始說的那樣,江湖是不講法律的地方,在那裡隻有規矩、道義和恩怨,而榮華富貴的風流人生,不過是可望不可及的黑幫神話,少年們的黃粱一夢。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行走在江湖裡的人們,無論何種身份,其實從踏進江湖的那一刻就被判瞭死緩,或喜或憂地等待著不知何日執行的“死刑”。

2000年,這部17天完成的香港黑幫片,卻是林超賢最滿意的作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