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貨銷路按下暫停鍵,市長、縣長跑進直播間,場場幾十萬人圍觀

農貨銷路按下暫停鍵,市長、縣長跑進直播間,場場幾十萬人圍觀

文丨吳大郎

出品丨牛刀財經

從來沒有像近期這樣,生鮮行業遇到一個尷尬的問題:需求端較高的城市,價格高,甚至是買不到;供給端農產地,農產品大量滯銷。

疫情帶來交通和大量從業人員的停滯,導致農產品、生鮮市場失靈瞭,強烈的供需竟然得不到有效匹配。這其中暴露的正是長期以來,互聯網想要改變生鮮行業要素之一:冗長的供應鏈。

在這場特殊時期的生鮮保衛戰中,具備空軍優勢的電商平臺,如何化解供需難題,又如何解決供應鏈危機?

幾十萬人圍觀縣長“吃播”,一天賣出百萬斤農貨!

由於生鮮供需的失靈,在過去的一個多月時間裡,城市和農村呈現出魔幻般的兩個對立面。

城市居民生鮮需求大,供應卻嚴重不足,定鬧鈴搶菜成瞭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同時,蔬菜的價格也較平日裡有較大的漲幅,尤其是以大白菜為代表的葉類菜。

城市裡生鮮供應緊張,但是在供應鏈的另一端,農戶卻並沒有絲毫額外獲益,甚至比往年更加艱難。由於各地區、農村道路封閉,大批農產品滯銷,有的品類價格隻有平常的一半。

為瞭保證居民的菜籃子,政府出臺瞭很多措施保證蔬菜的平穩供應。2月12日,國務院出臺做好農產品穩產保供工作的通知,保障市場供應和價格基本穩定。

2月17日,農業農村部舉辦全國農產品產銷對接視頻活動,保障農產品常規渠道的通暢,另一方面鼓勵傳統流通和新興業態相結合。

以拼多多為例,作為新電商代表和各個農產地發起“農貨產銷對接活動”,利用直播的方式,幫助各產地農戶在網上銷售。

盛產沃柑的廣西象州縣就是拼多多此次助農活動的一個例子。

廣西象州縣享有中國長壽之鄉美譽,是沃柑優質產地,日照充足、降水充沛、土壤肥沃,這裡的沃柑少渣、多汁、蜜甜。近幾年象州縣大面積種植後,沃柑成為當地農戶脫貧致富的重要農產品。

農貨銷路按下暫停鍵,市長、縣長跑進直播間,場場幾十萬人圍觀

但是今年由於線下批發渠道受到影響,如果不能及時將沃柑銷售出去,農戶將損失慘重。2月10日,拼多多上線“助農專區”,象州縣政府第一時間聯系上拼多多,希望借助新電商的移動互聯網模式,幫助農產品建設網絡上行的新通道。

此後,象州成為拼多多“農貨產銷對接活動”首批合作夥伴,用“直播+拼購”的玩法進行沃柑銷售。2月20日, 廣西象州縣委副書記、代理縣長韋濤來到拼多多的直播間,化身主播為象州沃柑種植戶拉訂單。

農貨銷路按下暫停鍵,市長、縣長跑進直播間,場場幾十萬人圍觀

縣長直播間最高峰時吸引瞭超過20萬消費者觀看,直播當天接到瞭2萬張訂單,預備的10萬斤沃柑全部售罄。象州農村農業局工作人員估計,未來與拼多多的一系列的合作,將消化掉今年象州沃柑種植總量的三分之一。

不止象州縣沃柑,參與直播銷售農產品的還有浙江衢州椪柑、廣東徐聞縣縣長菠蘿、臨沭縣紫薯、重慶開州區長春橙。在開州“春橘橙”的直播銷售中,下午到晚上24點售出超過10萬斤,店鋪成交額超過30萬元。當地果農感慨,“以前賣這麼多錢,至少需要一個月。”

新電商讓農產品直連城市餐桌,“雙輸變雙贏”

供需失衡,城市和農產地當前之所以會出現這種雙輸局面,是因為傳統生鮮供應鏈冗長復雜,需要大量從業者維持。從中小批發商到大型批發商,再到集散中心、菜市場等,中間涉及多個環節,每一個環節出現問題整個鏈條都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不幸的是,在疫情影響之下這些環節都隻能緩慢恢復:運輸能力急劇下降,大量批發商暫停營業。

傳統流通的問題還在於,層層的交易環節,中間有運輸、存儲、門店租金、人力等多重的成本,這造成瞭消費終端價格上漲。以大蒜為例,農戶從產地出貨的價格是每斤一元,但是最終到瞭終端消費環節,價格已經達到瞭每斤八元。

拼多多開展的產銷對接好處在於,電商平臺直播的形式可以幫助產地和消費者直接形成交易匹配,然後通過快遞物流的方式,運輸到消費者手裡。省去多層批發、集散物流環節後,最大限度地降低人員疫情期間的流動。

消費者和農戶也是受益者,通過提升行業流通效率,消費者到手的價格更低瞭,農戶可以賣出相對較高的價格,雙輸變成瞭雙贏。

拼多多自成立以來,食品銷售一直是其優勢領域,農貨上行又是過去一年多的時間以來拼多多的重點方向。拼多多新農業農村研究院副院長狄拉克表示,“拼多多一直致力於重塑農產品供應鏈模式,讓小農戶與大市場實現低成本對接。新電商與新農業的結合能夠有效撬動農產品上行的市場,亦為產地農產品品牌的塑造創造瞭增量空間。”

為瞭解決農產品滯銷的困難,拼多多為農戶提供瞭流量上的傾斜,消費者可以通過APP首頁焦點圖、限時秒殺等入口,以及搜索“助農”、“愛心助農”、“農貨”等關鍵詞直達助農專區,以平臺補貼後的最優惠價格購買產地直發的助農產品。

為此,拼多多提供瞭5億元專項補貼,另加每單2元的快遞補貼,以確保平臺消費者以最優惠的價格,享受最優質的水果,同時讓農戶收入得到保障。據瞭解,首批上線的助農商品總共超過55件,活動上線首日,總計已售出超過100萬斤各類農產品。

疫情期間拼多多從各地區收集瞭超過700條農產品助銷信息,未來將逐步通過萬人團秒殺、直播等方式登錄助農專區,“農貨產銷對接活動”將覆蓋全國各大主要農產品產區。

農貨銷路按下暫停鍵,市長、縣長跑進直播間,場場幾十萬人圍觀

針對這次疫情影響推出的農產品產銷對接,拼多多之所以輕車熟路,是因為這本身就是其能力的輸出,背後離不開的是拼多多長期以來在食品領域的深耕和優勢。據拼多多發佈的數據,2019年該平臺農產品成交額達到1364億元人民幣,成為中國最大的農產品上行平臺。

你在用手機打遊戲,農民在用手機增收

助農的背後,對拼多多來說意味著什麼?在互聯網創業的幾次浪潮中,可以發現的是,凡是可以提高社會效率的產品,在社會帶來價值的同時,自身也會受益。

生鮮在眾多消費品中非常特殊。高頻、市場空間大,一直以來是各大電商平臺的必爭之地。但生鮮品類也存在很多難題,保質期短,損耗大,非標品,這些客觀存在的難題讓消費者在購買時存在較大的主觀因素,這也是很多生鮮電商在線上化過程遇到的難題。

對於生鮮電商來說,如果保品質,價格居高不下不利於市場開拓;如果主打低價,消費者的權益很難得到保證,交易信任度弱。

農貨上行以及此次助農活動,可以很明顯地發現,拼多多的策略是將農產品按特色產地分類,形成產地品牌,產銷對接可以實現價格最大幅度的降低,而優質的特色產地,又保證瞭生鮮的品質。

產地特色彌補瞭農產品非標難以形成品牌的不足,優質的產品又能在消費者心目形成心智,產生信任,對於電商平臺,這些有著明顯產地特色的生鮮產品,又是難以復制的差異化品類。

平臺、消費者、商傢,三方形成良性循環。

這還是看得見的地方,在看不見的地方,拼多多還提供瞭更多的幫助。俗話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在產銷對接的過程中,拼多多還發現,某個農產品在新農人的帶動下,完成生產、銷售方式革新,取得良好的效果後,往往會為當地其他農產品帶來“示范效應”,帶動其餘農產品生產和銷售。象州縣縣長直播給當地年輕人帶來啟發,“做農民不一定是要扛鋤頭,手機也不僅僅是聊天、看視頻、打遊戲的工具。”

農貨銷路按下暫停鍵,市長、縣長跑進直播間,場場幾十萬人圍觀

2020年,拼多多還將在農業農村部等國傢相關部門的指導下,成立由多多大學核心講師、業務運營骨幹及農業專傢組成的專項小組,對全國主要農產品地區進行全范圍“檢索”,深入農產品當地,手把手教學開網店,讓更多農民和農產品上網,增加銷售渠道和營銷方式。

目前,拼多多已經借助“拼團”的新電商模式建立瞭“天網”“地網”的系統性農產品供需匹配機制。需求端,平臺通過“天網”即農貨智能處理系統,對覆蓋產區包括特色產品、成熟周期、物流條件、倉配設施、加工型產業設施等在內的數據和信息,經由系統統籌計算後匹配給對應的消費者。

供給端,平臺通過“地網”系統帶動86000餘名新農人返鄉。在此基礎上,通過持續的聚合消費者訂單,將需求信息對接到新農人和合作社,把現有資源、土地、人員整合,優化種植方案,提升每畝產出,使得農民能生產出有一定的數量和質量保證的農產品。

疫情特殊時期,消費者更加依賴電商平臺,拼多多也能從自身的能力出發,為供需兩端的調節貢獻自己的能力。這是一傢社會企業的責任,也是拼多多的機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