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酒商眾生相:有人春節僅銷售2萬元,有人期待5月渠道恢復

疫情之下酒商眾生相:有人春節僅銷售2萬元,有人期待5月渠道恢復

疫情既對酒業產生沖擊,也又是酒類流通行業內省和創新的一次機會。

文 | 雲酒團隊

大年初五,鄭州經銷商趙波(化名)早早來到辦公室研究報表,同時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後的公司存亡,進行瞭一番數字化推演。

趙波公司有20名員工,每月固定開支16萬元,主要經營一款OEM白酒。趙波估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後,白酒下一個消費高峰,很可能延遲到2020中秋。在7個月的銷售淡季中,公司房租、辦公費用、工資等支出在110萬左右。如果銷售沒有起色,資金鏈隨時可能斷裂。

如果是這樣,趙波最壞的打算就是撤出酒業。

趙波的窘境,隻是此次席卷全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酒商代表之一。實際上,突如其來的疫情,導致絕大部分酒商都遭受瞭沖擊,但公司實力、經營品牌、市場網絡不同,每個經銷商對市場的預判也大相徑庭。有人選擇堅持,有人還在期待,也有人考慮撤離。

疫情之下,酒商眾生相如何?雲酒頭條進行瞭調查。

雪崩下的“雪花”

冷冷清清的街道,門可羅雀的行人、鐵將軍把門的店鋪……這些畫面,在新疆酒揚真經酒類連鎖董事長陶戈腦海中,這些都構成2020年春節銷售最難忘的記憶。

陶戈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以後,酒揚真經積極響應號召,關閉瞭50%門店。尚未關閉的門店,由於缺乏人流和顧客基本沒有生意。與2019年春節相比,公司銷量同比下滑明顯。

從酒種分析,酒揚真經連鎖所有酒品銷售都有下降。由於宴席、聚會以及餐飲場景減少;曾經一瓶難求飛天茅臺的出貨量減少,零售價格也有所松動,這在春節酒類銷售旺季,頗為少見。

疫情給酒商帶來的沖擊,張傢口市糖酒副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韻德貴同樣深有體會。他表示,公司2020年1月24日才進入春節假期,但1月銷量同比下降瞭20%。“好在公司作為當地知名商貿企業,掌控瞭一批強勢品牌,中小酒商的市場動銷應該更差。”

如果說酒揚真經和張傢口糖酒副食公司面臨的還是銷量下滑。來自鄂東南,主要經營小瓶酒的經銷商鄭偉(化名),春節期間則遭遇瞭“生死時速”。

鄭偉表示,1月23日武漢“封城”後,他所在城市於26日宣佈餐飲門店停業,所有經營活動一律不準開展。伴隨疫情的發展,城市班車停運、道路關閉,餐飲終端、煙酒店銷售功能完全喪失,僅有少數KA、賣場可以營業,但銷量隻有過去的10%—20%。鄭偉算瞭一筆賬,2019年初一到初六公司銷售瞭138萬元,2020年同期銷售額隻有2萬元。

多位經銷商向雲酒頭條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對酒類流通行業沖擊是全方位的,即使強勢如飛天茅臺也受到影響。

“雪崩之下,沒有一朵雪花可以幸免”,這或許是疫情之下對酒商生存現狀的最好描述。

酒商眾生相

盡管疫情爆發對經銷商群體形成沖擊,但由於公司實力、經營品牌、銷售渠道不同,酒商的感受也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對於經營茅臺、五糧液、國窖1573等名酒的經銷商而言,此次疫情整體沖擊較小。有經銷商表示,大多數名酒廠2019年11月即完成年度任務,經銷商12月份就可以打款,且經銷商打款額度不低於全年計劃30%。因此在2020年1月,大部分名酒經銷商已經完成當年一季度打款,貨到後發給二批和零售商,盡管疫情突發終端動銷欠佳,但大規模交易完成,渠道庫存很少。

除瞭名酒,手握強勢品牌,銷售渠道較為健全的酒商受到的沖擊也比較小。韻德貴表示,張傢口糖酒副食公司在當地名煙名酒店、團購市場較為強勢,2020年1月公司舉辦瞭一次訂貨會,很多二批和零售商已經交款尚未提貨。隨後市場受疫情影響,動銷速度有所放緩,但伴隨各行各業全面復工,疫情緩解,二批和零售商動銷有望加快,公司庫存也將隨之下降。

雲酒頭條瞭解到,此次疫情爆發,受傷最深的當屬小瓶酒和光瓶酒經銷商。

與名酒購買和消費場景多樣化相比,小瓶酒和光瓶酒嚴重依賴餐飲終端。餐飲作為疫情控制的重要節點,恢復正常營業時間難以預料。與此同時,小瓶酒和光瓶酒營銷追求大面積鋪貨、薄利多銷,這也讓其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有知名光瓶酒經銷商表示,疫情爆發猶如一場市場速凍,餐飲停業和禁止聚餐等舉措,讓小瓶酒和光瓶酒喪失瞭銷售主陣地,銷量隻能用“斷崖式下跌”形容。

由此看來,同樣面臨疫情沖擊,不同的經銷商,境遇頗為不同。

堅持或撤離的啟示

面對突發疫情,盡管酒類流通行業遭遇沖擊,但絕大多數經銷商表示,堅守酒業是第一選擇。

鄭偉表示,按照湖北省目前的疫情形勢,公司即使復工,為瞭安全也不會讓員工全面下市場,加上餐飲終端依然“封凍”,2月份公司銷售很可能為零,3月以後銷售如何,還要看疫情控制。“公司現有50多位員工,工資和各種費用加在一起不少,但公司不會裁員更不會離開酒業,這是一位賣酒人,在疫情來臨之際應有的擔當。”

韻德貴表示,疫情爆發對酒類流通行業是一場沖擊,也是一次考驗。公司已經向湖北捐款10萬元,體現瞭應有的社會責任。員工過去對企業做出瞭貢獻,疫情來臨之際,公司應當具備擔當。下一步,公司首先要重新制定經營目標和考核標準,即使出現經營性困難,也有能力和信心渡過難關。

此次疫情中,即使遭受重創的光瓶酒和小瓶酒經銷商,也表達瞭自己的期待。

有光瓶酒經銷商分析,2月17日全國大部分企業復工,如果此時疫情得到控制,經過兩個月休養生息,5月份餐飲渠道有望恢復活力,疊加五一消費小旺季,企業可能重獲生機。反之,如果疫情延期,部分中小經銷商資金鏈斷裂,很可能出現撤離者。

也有業內人士表示,即使行業洗牌,經銷商未必全部離開酒業。此次公共安全事件,將極大提升消費者健康和安全意識,新的酒種和酒類銷售模式,可能應運而生。

由此看來,此次疫情爆發既是對酒業的重大沖擊,也是酒類流通行業內省和創新的一次機會。堅持、期待或是撤退,酒商必須求變才能生存。畢竟,敢於面對市場與時俱進,正是酒類流通行業生生不息的動因之一。

疫情當前,你認為酒企、酒商該怎麼辦?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