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由於種種限制,我國目前大批量生產殲20仍存在很多困難,而F35規模化生產的工藝及質量控制已經非常成熟,它已經全面進入高速生產階段,這就意味著,在很長時間內我國仍需面對在次重點的局部戰場存在代差劣勢的局面。

自殲20服役以來,我空軍終於有瞭貨真價實的藍軍扮演者,終於不用再像以前一樣空對空閉門造車瞭,通過充分的模擬演練,我軍發現,自己原先那些吹得震天響的克制隱形飛機的方案幾乎都是那麼一廂情原,那麼不切實際,現在看來隻有宣傳價值。但也有瞭一個重大發現,那就是:三代機對抗四代機,唯一比較靠譜的是電子幹擾,因為其隻需確定隱形飛機的大致坐標就可實施,而這是相對比較容易的,雖然F35也擁有強大的紅外探測手段,但還是需要依賴雷達對導彈進行制導。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殲20還未真正成熟

電子幹擾的基本原理是,使產生的幹擾信號與有用信號同時進入敵電子設備的接收機。當幹擾信號足夠強時,敵接收機無法從接收到的信號中提取所需要的信息。

電子幹擾機一般分為三種:

一是用於防區外支援幹擾的大型電子戰飛機,如當年名聲大噪的EP3E就是這種,但大型飛機本身在四代機面前就非常脆弱,更何況還背著一個強輻射源。

二是專業的戰術電子戰機,主要用於隨隊幹擾,如EA18G這種,它們的幹擾能力遠強於一般戰鬥機,機動性、速度方面也比較理想,有對抗四代機的潛力。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EA18G“咆哮者”艦載電子幹擾機是美軍的幹涉利器

三是自衛幹擾設備,主要是掛在翼尖用於對敵方雷達進行識別與定位的電子支援(ESM)吊艙,這種戰術吊艙非常小巧,幾乎是飛機都能掛上一臺,但其作用距離不遠,不足以對四代機構成威脅。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電子戰版飛豹攜帶KG800幹擾吊艙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與KG800型電子幹擾吊艙相比,KG600型體積更小,適裝性更為出色,前者側重電子壓制,後者更側重電子欺騙

其中以第二種幹擾機的研發難度最高,它必須攜帶體型小巧、功率強大且能處理海量數據的吊艙,技術含量高度密集。我國曾長期缺乏這種能進行一線支援的專門電子戰飛機。1996年臺海軍演時,美軍EA6B曾使我國東南沿海的雷達乃至通訊設備大面積癱瘓,雷達顯示器一片雪花,而海灣戰爭中,伊拉克之所以一敗塗地,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完全喪失瞭制電磁權,此等威脅直接催生瞭FT2000這種世界罕見的地空反輻射導彈,但這隻是權宜之計,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必須痛下決心,潛心鉆研電子戰。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其貌不揚瞭EA6B,卻有巨大作用

經過多年不懈努力,我國在電子幹擾方面可謂碩果累累,並且已經進入收獲期,一個階段性成果是電戰飛豹的投入使用,它結束瞭我軍沒有專門進攻型電子戰飛機的歷史,但從技術上講,電戰飛豹隻能算作是中國高端電子戰機的初期嘗試,落後的平臺決定瞭它僅僅是一個過渡者的角色,難堪大用。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咆哮豹”拉開瞭我國電子反擊戰的序幕

近年來,隨著太行發動機的不斷成熟,殲11系列逐漸挑起瞭大梁,參考蘇30MKK研制的殲16成瞭殲20的禦用助手,取代飛豹已成定局,它不但有強悍的對地攻擊能力,電子戰版也有很大潛力,可直接對抗F35,在F22面前也有招架之力,能有效填補殲20上量以前四代機的空缺,總的來說,它有三個絕招:

一是電戰版殲16的有源相控陣雷達有很強的電子幹擾功能。中美兩國的有源相控陣雷達走瞭多功能路線,EA-18G裝備的AN/APG-79 型有源相控陣雷達不僅功率強勁,且在用雷達的其它功能時,可分出一部分T/R 單元對敵機雷達進行離散的幹擾壓制,殲16的1491雷達在孔徑上遠超F35,可以分出更多的T/R單元用於電子戰。

殲16還換裝瞭第三代紅外光電搜索系統(IRST),使用紅外焦平面陣列器件,可通過引導確定F35的坐標,一旦其雷達開機,立即進行幹擾壓制,使敵無法完成搜索跟蹤。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殲16是我國新一代的通用戰術平臺

第二就是電戰殲16可攜更多的幹擾吊艙,包括KG800的改進型號,它很可能采用氮化鎵器件進一步提高功率,AN/ALQ-99這個型號的吊艙最大功率已經可以達到6.8千瓦左右,氮化鎵芯片的能量密度是砷化鎵芯片的5-10倍,相對而言,F35的APG81雷達就顯得有些名不副實瞭,雖然F35最大起飛重量超過30噸,但其長度僅15.67米,翼展10.7米,就尺寸來說仍屬於輕型戰鬥機,因此,它的APG-81雷達不得不采用瞭較小的陣面尺寸,陣列數目有所減少,作用距離大約隻有APG-77雷達的三分之二。

F35執行高威脅任務時,也無法攜帶電子戰吊艙,由於其空間和搭載有限,電子戰能力還不能像E/A-18G那樣強大,其內置的小型幹擾設備無法同KG800那樣的大型幹擾吊艙相比。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F35四代機的身份也掩飾不瞭它輕型機的真面目

第三是KG800可有效幹擾導彈的雷達導引頭,專用大型電戰吊艙頻率覆蓋范圍很廣,連AGM88的反輻射導引頭都號稱可以覆蓋2-18GHZ的頻率范圍,大型吊艙更是不在話下,功率卻不可同日而語,像ALQ99這種吊艙不僅能幹擾地基雷達、預警機、戰鬥機,導彈的雷達導引頭更逃不出它的五指山,由於彈載雷達的體積很小,功率受到嚴格限制,直接影響到瞭它信噪比, 更糟糕的是空空導彈處理幹擾的時間極短,通常隻有十幾秒的時間,雷達制導導彈的命中率本來就不及紅外制導的格鬥導彈,而幹擾吊艙又進一步降低瞭F35導彈的命中率。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愛國者導彈的新型雷達已經使用氮化鎵材料制作雷達芯片,性能飚升

除瞭以上三點,電戰殲-16的平臺優勢也非常明顯,它使用瞭更能適應粗暴起降的強化雙輪主起落架替代瞭原殲11B的單輪主起落架。經過結構加強後,其重型掛載能力已經不遜於蘇30MKK,其最大極限載荷超過12噸,擁有12個外掛點,其中就有高達5個重載掛點,特別是進氣道之間的串聯式掛架,有攜帶重達4噸的X41超音速反艦導彈的能力,用來掛載電子戰吊艙的話,將是威力無比,絕非脫胎於中型機又受制於艦載的EA18G可比。

創造新時代的“麻雀戰”——殲16的電子戰版

殲16的強大外掛能力

電子幹擾設備相對於雷達而言各種條件更為寬裕,因此采用氮化鎵半導體器件的幹擾吊艙很有可能成為率先實用化的航空裝備,其如果采用有源相控陣體制,產生的大功率微波和電磁脈沖可使對方雷達的電路產生瞬時高壓從而燒壞電路板使電子系統徹底癱瘓,將成為從軟殺傷過渡為硬殺傷的轉折點。

戰時由分散的電戰版殲16交替施放幹擾,忽左忽右,忽東怱西,神出鬼沒,虛虛實實,實實虛虛,甚至可模擬無人機的反射信號,使敵陷入心神不寧,狼狽不堪的境地,這與抗日戰爭時期我軍三大戰之一的“麻雀戰”神似!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