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你不應該因為火會傷人而遠離它,而是要先成為火,然後想辦法得到風的吹拂。

——坤鵬論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人類簡史》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曾說過:21世紀沒有穩定這回事,如果你想要穩定的身份、穩定的工作、穩定的價值觀,那你就落伍瞭。

一、說在最前面的話

塔勒佈在《黑天鵝》中為我們揭示瞭那些潛伏在世間萬物背後,極其罕見而不可預測的事件。

那麼,我們該怎麼在黑天鵝降臨後,更好地生存下去呢?

為瞭回答這個問題,塔勒佈又寫瞭升級版——《反脆弱》。

在這本書中,他極力為不確定性正名,讓我們看到它有益的一面,甚至證明其存在的必要性。

因為,事物都有至少兩面性,就像風會熄滅蠟燭,也能使火越燒越旺。

塔勒佈建議,對於隨機性、不確定性和混沌,要利用它們,而不是躲避它們。

比如:你不應該因為火會傷人而遠離它,而是要先成為火,然後想辦法得到風的吹拂。

人們常說,危機,危機,危機就是危險中隱藏著千載難逢的機會。

《反脆弱》試圖告訴人們,反著想,反著想,反著想自己該如何做,才能在危機中抓住機會,並獲利。

之前坤鵬論曾聊過反脆弱,為什麼又要舊事重提呢?

這是因為:

醉過才知酒濃,愛過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詩,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沒有親身經歷的高談闊論,全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永遠相信,穩定時你所預想的危機和真正面臨危機時,是完全不一樣的。

後者對你的傷害遠遠大於你之前的所有預想。

有些痛苦,沒遇到時,你總以為自己能從容笑對。

但真要事到臨頭,哭到最昏天黑地的可能就是你。

真正的強者永遠是有準備的人,就像那句俗話所說,傢裡有糧,心裡不慌。

正好這次黑天鵝般的疫情,給瞭我們每個人不小的沖擊,再講起如何應對,大傢肯定印象更加深刻。

所以,坤鵬論就再和大傢講講《反脆弱》。

實話說,它絕對不是那種可以一口氣讀完的書。

原因之一,其觀點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很逆向、很新穎,甚至離經叛道,所以理解起來不易。

原因之二,書中牽扯的學科和知識太非常龐雜,燒腦。

原因之三,對於善於思考的人,其中很多內容算是把心中一直的疑問或是懵懂給解惑瞭,自然要放慢速度,細細品。

正像坤鵬論寫的這篇文章,本來它隻是一篇,結果卻不知不覺越寫越多,起碼已經拆成瞭三篇。

而且,我還不知道後面還會不會再拆分,順其自然吧。

學習知識的目的就是學習知識,而不應該考慮,今天這個知識學的太多瞭,不學瞭吧。

那不是真正的學習,起碼不是以增長自我認知為目的的學習。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二、什麼是脆弱?什麼是反脆弱?什麼是強韌?

1.米特拉達梯式解毒法

先講個書中的小故事。

傳說,小亞細亞本都國王米特拉達梯四世,在其父被暗殺後被迫東躲西藏,期間由於持續用藥而不斷攝入並不致命的有毒物質。

隨著劑量逐漸加大,他竟練成瞭百毒不侵之身。

是不是有點中國武俠小說的套路。

《天龍八部》中的遊坦之,被阿紫拿來當玩具和練功道具,抓住的毒物,都讓它們先咬遊坦之。

結果這哥們兒在被天山冰蠶咬瞭之後,成瞭百毒不侵,用毒大師丁春秋都對他束手無策。

後來,米特拉達梯把這個演化成為一項復雜的宗教儀式。

但是,這種對毒性的免疫力後來卻給他帶來瞭煩惱。

由於抗毒能力太強,想服毒自殺都做不到,後來隻得要求一位盟軍的軍事指揮官殺死他。

這種對毒藥免疫的方法被稱為米特拉達梯式解毒法,得到瞭古代名醫塞爾索斯的追捧。

該方法曾在羅馬非常流行,一度還給尼祿皇帝弒母的企圖增加瞭難度。

當然,這位母親絕非省油燈,至少有一位丈夫是被她用毒藥毒死的。

所以,在她懷疑尼祿會殺害自己後,就采用瞭米特拉達梯式解毒法,使自己對兒子下屬能搞到的任何毒藥都產生瞭免疫力。

據說,最終尼祿還是直接派刺客殺死瞭她。

米特拉達梯式解毒法對人類的貢獻非常大。

它就是讓人們不斷接受小劑量的某種物質,隨著時間推移,對額外的或更多劑量的同類物質逐步產生免疫力的結果。

這就是後世疫苗和藥物過敏測試中使用的方法。

米特拉達梯式解毒法其實就是反脆弱的原型,可能有些不同,但離題不遠。

2.遭遇風險的核心三元結構

由於講的是人們該如何應對風險,所以,塔勒佈先做瞭重要的一件事——定義。

他為幾乎世間萬物提出瞭一個新屬性。

該屬性根據事物(包括人類)遭遇風險後所表現出的特征進行分類,這就是塔勒佈提出的核心三元結構。

在這個結構中,包括人在內的世間萬物被分為三類:

脆弱類:代表是玻璃杯,平時挺硬、挺堅固,但是,遇到掉在地上的這種極端風險,後果很嚴重——粉身碎骨,甚至不可逆。

強韌類:代表是塑料杯,容易變形,但人傢掉在地上,一般都完好無損,還有海綿也如此。

反脆弱類:比如一種特殊材質做成的杯子,當它掉在地上不僅沒事兒人似的,還會變成兩個小杯子。

用我們的俗話就叫,打不死的小強,越挫越勇。

正如尼采的那句名言:“殺不死我的,隻會讓我更堅強。”

還有體育鍛煉,人的骨骼和肌肉在負重和壓力下反而會越發強壯。

簡單說,抵抗外部風險的能力,叫“強韌結構”;從外部風險中獲利的能力,塔勒佈稱之為“反脆弱結構”。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塔勒佈還在書中用神話故事來比喻這三類。

達摩克利斯之劍——脆弱類:

西西裡島的暴君狄俄尼索斯二世命令阿諛奉承的朝臣達摩克裡斯參加奢華的宴會。

但在他的頭頂上懸著一把利劍,而劍是用馬尾上的一根毛懸於房梁之上。

要重要再結實的一根馬尾毛也是毛,它最終肯定會在壓力下折斷,接下來必然是鮮血四濺。

達摩克利斯之劍代表瞭權力和成功帶來的副作用,必定有人會積極致力於推翻你的統治。

這種危險將是無聲的、無情的、突如其來的,它會在長時間的平靜後突然降臨。

塔列佈稱,當你擁有更多的東西以致失敗的成本更高時,黑天鵝事件便會與你不期而遇。

或許是成功的成本,或許是對你過分輝煌的一個不可避免的懲罰。

這就是中國古人所說的盛極必衰,以及全則必缺,極則必反的物極必反。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鳳凰涅槃——強韌類:

這個典故很多人都知道,每次鳳凰被焚毀,它都會從灰燼中重生,並恢復到新生的狀態。

九頭蛇怪——反脆弱類:

九頭蛇怪叫海德拉,它的頭中最大的那個是殺不死的,砍掉瞭,又會生出兩個新的頭。

顯然,每次被砍頭後,它變得越來越難對付。

傳說,古希臘神話中最偉大的英雄赫拉克勒斯去殺它,海德拉故意昂著頭,等著進攻。

赫拉克勒斯一刀砍下瞭最大的蛇頭。

結果,兩顆新頭很快長瞭出來,十顆頭搖搖擺擺,毛骨悚然。

那麼,赫拉克勒斯是如何戰勝九頭蛇怪的呢?

他用熊熊燃燒的樹枝灼燒剛長出來的蛇頭,不讓其長大。

接著趁機砍下海德拉的那顆不死的頭,將其埋在路旁,上面壓上一塊沉重的石頭。

最後,將蛇身劈為兩段。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3.脆弱性包圍在我們身邊

脆弱性其實在我們生活中屢見不鮮。

比如:人到中年,看似個個事業有成,鮮衣怒馬,其實很多人是生活工作壓力集一身,甚至脆弱到不堪一擊,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下班後坐在車裡的男人”。

張愛玲在《半生緣》裡曾寫到:“中年以後的男人,時常會覺得孤獨,因為他一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塔勒佈在他的書中舉瞭一個例子,讓我們更為清晰地認知到脆弱性和反脆弱性。

有兩個孿生兄弟,哥哥約翰和弟弟喬治。

約翰在一傢大銀行的人事部門工作。

喬治是一位普通的出租車司機。

25年來,約翰不僅有著豐厚的薪水,還有很好的福利,以及帶薪假期。

每個月,他都會將自己的工資安排妥當,一部分還房貸,一部分生活支出,剩下一點點積蓄。

約翰對自己的生活滿意極瞭,總感嘆生活是多麼美好。

結果,金融危機來瞭,他被裁員瞭。

其實,早在金融危機之初,他見到太多即將退休的員工遭受辭退,職業生涯就此終結,結果他也成為瞭其中一員。

49歲的約翰,就像那隻精美的玻璃杯,突然掉在地上,再也無法復原。

喬治和哥哥住在同一條街上,駕駛一輛黑色出租車,為瞭獲得出租車執照,他花瞭三年時間努力記住大倫敦地區的街道和公路。

但是,他的收入存在極大變數,運氣好的日子,一天能賺幾百英鎊,運氣不好時則入不敷出。

但是,年復一年下來,他的平均收入和哥哥相差無幾。

由於收入的起伏性很大,喬治總是抱怨自己的工作沒有哥哥的穩定。

但是,金融危機來臨後,結果出乎瞭他們的意料,喬治的工作反而更穩定些。

這個例子其實反映我們絕大多數人的錯誤,也就是我們認為隨機性是有風險的。

有的人的工作今天賺一大筆,明天可能沒錢賺,我們會認為,他的工作太不穩定。

其實恰恰因為這樣的波動才能夠讓工作更穩定。

而像約翰,現實中不是沒有,2009年,希臘政府宣佈破產,大量捧著鐵飯碗的公務員失業。

4.反脆弱是相對的,且要有度

首先,脆弱和反脆弱是相對而非絕對。

比如:技術工人比小企業更具反脆弱性,但是搖滾明星卻比技術工人更具反脆弱性。

其次,事情的反脆弱性一般會以某個壓力水平為限。

例如:對肌體的打擊往往會讓身體受益,但從10層樓上被扔下來,結果就是喪命。

再次,反脆弱性是針對一個給定情況而言的。

比如:一個拳擊手的身體狀況可能很強韌,但如果他失戀後,卻可能成為一個感情脆弱,容易流淚的人。

還比如:許多女性非常柔弱,脆弱,但是,當她的孩子受到威脅時,她卻會表現出超常的強韌。

三、反脆弱第一大敵是穩定

塔勒佈認為,反脆弱的第一大敵是穩定。

他說,這個世界上最有害的三種癮是——毒品,碳水化合物和月薪。

為什麼月薪有害呢?

它人為地消除瞭隨機性,雖然帶來瞭清晰、穩定的收入,但是,它很脆弱,就像約翰一樣,這種收入經不過大的沖擊,隨時可能變成零。

也正是一份可能不好也不壞、不痛也不癢,但很穩定的工作,讓你衣食無憂,很有安全感,欲罷不能,舍不得離開。

這就是塔勒佈所謂的癮,真的會把人麻醉,這樣的工作死磕一輩子。

它最嚴重的後果是,慢慢殺死你的鬥志,殺死你的創新能力,讓你沒有瞭學習和改變的動力,就像溫水煮青蛙,以為自己在洗舒服的熱水澡。

正如坤鵬論以前舉過的例子,工作造成的穩定性幻覺,讓人們就像農場裡的火雞,活的時間越長,就越“確信”農場主的仁慈,直到感恩節來臨的那一天。

所以,中年危機,根本原因還是,之前所謂的穩定,其實越來越脆弱。

坤鵬論:你以為的穩定和堅固 其實最脆弱 比如你的工作

四、系統的反脆弱性以犧牲個體獲得

塔勒佈認為,“系統的反脆弱性是通過犧牲個體為代價取得的。”

系統指的是類似國傢、公司這樣的群體組織。

不管是國傢,還是公司,在遇到經濟衰退的情況,都是淘汰,國傢淘汰沒有競爭力的企業個體,企業淘汰沒有競爭力的個人。

系統通過犧牲一部分最脆弱的個體的利益,提高整個系統生存資源的利用效率。

理解瞭這個,你應該對“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詩句有更深刻的明悟。

有人說,大公司多穩定呀。

確實,越大的公司運行得越穩定,越不容易死。

其中的關鍵就在於,大公司會將自己打造成一臺大型機器,每個員工不過是其中的一個螺絲釘而已。

所以,任何一個員工的個人利益都是小事,隨時可以被犧牲,即使是CEO又如何,一樣可以被甩出去背大鍋。

就像曾經非常著名的“公司不是傢”。

但是,公司需要人才的時候,卻總是“真誠”地表示,人才,是公司最寶貴的資產。

不過,這個也沒辦法,所有群體性的生物,都具有這樣的特點,當遇到威脅時,任何個體可以被無情拋棄。

正如《槍炮、病菌與鋼鐵》和《人類簡史》所說的,農業就像潘多拉魔盒,它開啟瞭人類文明,人類越來越群體化,人類整體上越來越強,但並沒有讓人類個體更聰明、更幸福。

恰恰從開始農耕後,人們也自己給自己套上瞭枷鎖,辛苦不堪。

而且,還要不斷地遭受黑天鵝的侵襲,成為最受傷的個體。

關鍵是,除瞭二八法則中的那20%居於金字塔尖,80%的人成瞭整個人類社會的微不足道,出生是一個數字,死後還是一個數字。

大傢可以去看看坤鵬論以前寫過的《每天工作8小時太辛苦 這事隻能怨咱的祖先!》。

另外,脆弱有個特點是——越復雜,越脆弱。

所以,公司最怕多元化,多元化成功的案例鳳毛麟角,但是它給公司帶來毀滅性災難的卻比比皆是。

而幸存者偏差永遠讓人類對於基本屬於偶然存活、運氣爆棚的鳳毛麟角頂禮膜拜,從來不想它們身邊倒下的那一片片死者。

再加上天生自負,每個人都堅信自己會是最後的鳳毛麟角,結果多元化的錯誤不斷地重復、重復……

馬克·吐溫說:“歷史不會重演,但有其韻律!”

這個韻律的彈奏者就是人性。

(未完待續)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請您關註本頭條號,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傢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傢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餘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餘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