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文|白曉輝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烏衣巷》

唐·劉禹錫

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

飛入尋常百姓傢。

我覺得這首詩描寫的南京秦淮河畔烏衣巷景色和開封市小紙坊街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附近風景很像。

二月末的一天下午,閑來無事,就去逛老胡同。

穿過大南門往北,過朱雀苑,到小紙坊街,街兩旁是低矮瓦房和兩層高灰色樓房,和淺藍色天空相互輝映,仿佛回到瞭舊時光。沿東口往西走瞭一百多米,看到路北五間高大的磚瓦房,房門緊鎖,墻壁出現多條裂縫,屋脊塌陷,瓦片也殘缺不全。

走近看到瓦房東山墻上掛著“開封市不可移動文物”的標牌,就進去看看。

院落沒有大門,迎面是東邊廂房的南山墻。山墻中間用黛瓦堆砌一條美麗的鏤空墻花,和上方的山墻構成一個等邊三角形,墻花既能裝飾,陽光又能透進屋裡。墻花上方扣瞭一道筒瓦,下方又扣瞭一道筒瓦,既阻擋雨水,又不會覺得墻花單調、突兀。筒瓦下面是突出來的瓦當,雖然殘缺不全,卻依然精美。

左拐,進入院子。迎面是一間兩層高紅磚樓,風化嚴重,樓旁一棵老葡萄樹,光禿禿的枝丫橫在半空。紅磚樓和臨街的瓦房間有條向西的小路 ,走進去是兩個廢棄的小院落,裡面有幾幢危房。

原路返回。紅磚樓北鄰是面闊三間高兩層的新樓房,住著一戶人傢,看到有陌生人來瞭,一位老漢出來打招呼。我問他:“這是誰傢的院子?”“我在這裡租房住,不清楚。”老漢說:“隻聽說是民國一位大官的老宅子。”“民國?”我突然想起幾年前看到的一則消息:民國大總統徐世昌故居在小紙坊街。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徐世昌祖籍寧波鄞縣,1855年生於河南輝縣,1857年隨祖父徐思穆移居開封市雙龍巷,5歲時搬到理事廳街居住,11歲時因父親病故,傢境貧困,移居小紙坊街表兄傢居住二十多年,隻到出任朝廷命官。徐世昌任袁世凱政府國務卿時,在小紙坊街為其五位表親修建瞭五座深宅大院,現在隻剩下這一座瞭。

徐母為安徽桐城派古文傢劉大櫆之女,劉氏幼從傢學,旌表節孝。雖然傢境貧寒,靠針黹紡績度日,但重視教育,甚至變賣首飾,仍請老師教育徐世昌和弟弟徐世光(早年任知府等職務,晚年致力慈善事業,任中國紅十字會會長)。徐母經常告誡徐世昌:“汝祖宅心寬厚,居傢必先忍讓,報國不避艱險。汝父至孝,要像其父那樣盡忠盡孝。少有高志,英果嚴毅、不茍言笑,雖至親無私語,鬱鬱而終。其所以振傢聲紹先業者,唯爾等是望。”徐世昌聽完這些諄諄教誨,“肅然志之,終身不敢忘。”徐世昌國學功底深厚,著書立言,研習書法,工於山水松竹,一生編書、刻書三十餘種,被稱作“文治總統”。

繼續向前,是隔開前、後院的三間房子,當年應是雕欄畫棟,宏偉壯觀,可惜年久失修,早已面目全非,房頂瓦片殘破不全,房簷露出很多腐朽不堪的檁條、椽子。房子中間是門樓,門樓裡橫七豎八地放著幾個鐵籠子,還有壘砌的灶臺、雞舍。門樓為四梁八柱結構,聽說梁、柱間曾經有精美的雕花、雀替,可惜都被紅衛兵砸掉瞭。門樓兩邊用木板隔成廂房,東廂房山墻搖搖欲墜和前墻形成巨大裂縫,山墻前有一個向東開的小門,房門緊鎖、門前堆滿雜物,在小門後的房頂和東廂房山墻之間,居然在半空中長出一棵合抱粗的桐樹,碗口粗的枝幹伸向天空。西廂房也破敗不堪,窗前長瞭幾棵碗口粗細的雜樹,樹旁堆滿雜物。

穿過門樓,到後院。後院東側是一排低矮的磚瓦房,西側是一個院門緊鎖的小院落,小院落北面又有兩幢兩間寬的兩層小樓,兩座小樓的院墻又圍成兩個小院落,墻根長出一棵碗口粗細的樹,斜搭在南面院落的圍墻上。沿著南、北小院落間的小路往西走,盡頭又是一個大門緊鎖的廢棄院落。恰巧樓上一戶中年夫婦出門,向他打招呼,那男人說:“解放後,這院子成瞭職工傢屬院,我1969年搬來的時候,這院子和房子可漂亮瞭。你看那磚雕!”他指瞭指那門樓房簷下的後墻給我看,接著說:“隨著住戶私搭亂建,年久失修,就成瞭現在的樣子。”搬進來的住戶還在院子裡砌出幾個小院落,現在多數搬出去住瞭,院落也荒廢瞭。

後院最北面是一排高大的瓦房,是徐世昌故居主房。可惜,瓦房大部分擋在這兩幢小樓和小樓西側的院子後面,能看到的僅三間,房前堆滿雜物。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我們一起到前院,他又指著那有著精美山墻的東廂房說:“這房子當年多漂亮啊!帶圍廊,屋裡還有一口井。後來,住戶在圍廊邊緣砌上墻,不知道那口井還有沒有?”房門緊鎖,他從窗戶往裡探望,什麼也看不到,惋惜地嘆瞭口氣道:“咱站的位置原來是一排石榴樹。”石榴樹早砍掉瞭,原址建起瞭樓房,住著剛才跟我打招呼的租房老漢。

到大門口,他說:“當年門樓四梁八柱,門口還有兩座威武的石獅子。”現在石獅子不見瞭,西側的門墩還剩下三個,東側的門墩剩下一個。“門口的東、西墻壁裡各鑲嵌一塊四方青石塊,石塊中間有碗口粗的插門栓洞。”他邊說邊熱情地找那方石,西邊的方石不見蹤影,東墻根有個廢棄的雞舍,透過雞舍窗戶看到瞭那塊鑲嵌在墻壁裡的方石。

“那時門前還是土路,比現在的水泥路低多瞭,門坎用石條堆砌起高高的臺階,我們小時候常常在臺階上爬上爬下玩。可惜門樓後來拆瞭,臺階的石條也不見瞭。”他惋惜地說。幾十年前徐傢大院的高門臺門樓,附近幾條街都很聞名,隻要提起高門臺院子,都知道是指徐宅。

事實上,民國人物是值得尊重和紀念的!他們的故居也應當好好保護和修繕!

光緒五年,二十五歲的徐世昌在河南淮陽遇到瞭二十一歲的袁世凱,秉燭夜談,抵足而眠,發誓永不相負、義結金蘭。徐世昌為袁世凱出謀劃策立下汗馬功勞,然而,在民族大義前,又能堅守立場。民國四年,袁世凱欲恢復帝制,徐世昌卻認為不得民心,但看袁世凱勁頭,隻得緘口不語,並辭去國務卿一職。徐世昌對日寇深惡痛絕,曾極力反對袁世凱與日本簽訂賣國條約《二十一條》,並“罷工”十餘日。日寇侵華期間拒絕其拉攏……

因此,國民政府下令褒揚:“徐世昌,國之耆宿,望重群倫。比年息影津門,優遊道素。寇臨華北,屢思威脅利誘,逞劂陰謀,獨能不屈不撓,凜然自守,亮風高節,有識同欽。”

民國人物,風骨猶存!

然而,古城卻正在失去它的味道!隨著土地財政興起,開封不斷推平老胡同、老房子、建造仿古建築、大型商場、高檔住宅,把窮人趕出去,富人請進來,要重現所謂的“大宋東京夢華”!又對大多數文物古跡沒有好好修繕,任憑風吹雨打,漸漸坍塌!

遊完徐世昌故居已近黃昏,夕陽的餘暉輕輕地灑落在斷壁殘垣上……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 end –

簡介

旅遊 | 遊民國總統徐世昌故居 | 白曉輝

白曉輝,男,漢族,河南省魯山縣滾子營鄉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