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之真心不易——論曹魏政權的正朔性

曹操及其所創的曹魏政權,在中國歷史中一直沒什麼好名聲,尤其在民間,動不動就被指責為“漢之奸賊”、“操莽之流”,造成如此局面的主要責任拜羅貫中的那本《三國演義》所賜,《三國演義》的主體思想就是“抑曹揚漢”,其實這是封建傳統思想在明清兩朝達到頂峰後的畸形表現,忠君和傢天下的思想毒害所致。

然而有趣是,歷史是公正的,對於曹魏這麼一個逼迫漢獻帝禪讓的政權,後世諸多王朝及史學界,罵歸罵,但仍視“曹魏”為正朔政權。

正朔,是由於我國古代天命理論,大一統思想,以及華夷之辨等古代思想理論的發展而產生的政治概念。即”正統“的意思。象征著一個王朝統治、代表中國的合法性與唯一性。而其他同時期並列的政權,則往往被稱為是”番“、”虜“、”夷”、“賊”等等。

目前的歷史和教育觀點,習慣是正統順序是:夏商周秦漢三國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

曹魏政權的建立,是完全符合正朔理念的,後朝通過推翻或禪讓的形式而替代瞭前朝。況且,曹操之創業,也是符合正朔思路。

曹操之真心不易——論曹魏政權的正朔性

一、腐敗下的一股清流:曹操積極救亡

東漢末世,國傢腐敗,民不聊生。公元174年,曹操22歲,被舉為孝廉,入洛陽開始從政。

1、廉政執法、整肅都城

洛陽為東漢都城,是皇親貴戚聚居之地,很難治理。曹操一到職,就申明禁令、嚴肅法紀,造五色大棒十餘根,懸於衙門左右,“有犯禁者,皆棒殺之”。即使皇帝寵幸的宦官蹇碩的叔父蹇圖違禁夜行,曹操毫不留情,將蹇圖用五色棒處死。於是,“京師斂跡,無敢犯者”。

2、積極進諫、志在救國

公元180年,曹操被任命為議郎。此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謀劃誅殺宦官,不料其事未濟反為宦官所害。曹操上書陳述竇武等人為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滿朝,而忠良之人卻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辭懇切,但沒有被漢靈帝采納。爾後,曹操又多次上書進諫,雖偶有成效,但東漢朝政日益腐敗,大多未采納。

3、平叛起義、治理地方

公元184年,黃巾起義爆發,曹操被拜為騎都尉,受命與皇甫嵩等人合軍進攻潁川的黃巾軍,結果大破黃巾軍,斬首數萬級。隨之遷為濟南相。濟南相任內,曹操治事如初。濟南國(今山東濟南)有縣十餘個,各縣長吏多依附貴勢,貪贓枉法,無所顧忌。曹操之前歷任國相皆置之不問。曹操到職,大力整飭,一下奏免十分之八的長吏,濟南震動,貪官污吏紛紛逃竄。“政教大行,一郡清平”。

這個時期的曹操,完全是一個積極救亡東漢政權的青年才俊、腐敗官場的一股清流。

二、 亂世之中,創業基本盤

公元188年,漢靈帝為鞏固統治,設置西園八校尉,曹操因其傢世被任命為八校尉中的典軍校尉。後續的事情,大傢通過《三國演義》都瞭解:大將軍何進被宦官殺害、外地軍閥董卓進京專權、曹操不願意與董卓合作,逃離洛陽。

曹操之真心不易——論曹魏政權的正朔性

1、曹操“散傢財,合義兵”:

首倡義兵號召天下英雄討伐董卓。然後關東十八路諸侯討伐董卓,失敗後,各自創業。

2、 四處征戰,創業基本盤:

公元191年,曹操在東郡大敗於毒、白繞、眭固、於扶羅等;公元192年,打敗青州黃巾軍大獲發展;公元193年,曹操在匡亭六百裡大追擊大敗袁術、黑山軍、南匈奴。徐州牧陶謙率軍攻入兗州南部的任城,曹操率軍征討陶謙,攻克徐州十餘城。公元195年,曹操整軍戰呂佈,三敗之,破定陶(今山東定陶)、廩丘(今山東鄆城西北)等,平定兗州。

此時的曹操,白手起傢,已經占據瞭山東東部、河南中東部等地區,屬於中原地帶的較強軍閥。

三、迎漢獻帝的是是非非,延續東漢30年國祚

這個時候的中央政權,漢獻帝經歷瞭董卓被殺、王允被殺,被小軍閥李傕、郭汜的搶來搶去,一直顛沛流離。

天下已經分裂成諸多軍閥混戰的局面,東漢政權在公元190年前後,實質上已經滅亡瞭,漢獻帝隻剩下一個名號而已,中央的政令無法貫徹,甚至連自身的生計都無法維持。

1、 迎回漢獻帝、接手燙手山芋

公元年196年八月,曹操迎漢獻帝。漢獻帝封曹操為司隸校尉,錄尚書事,後封曹操為司空,行車騎將軍事,百官總己以聽。

關於曹操迎回漢獻帝的這個事宜,後人一直從“事後諸葛亮”的角度,認為曹操是挾天子以令諸侯,為最後的篡位做準備,這應該是一種誤解。

當時的曹操,並不是北方最強大軍閥,勉強算是能夠自保的較強者,至於以後能不能統一天下,都是未知數。

當時的漢獻帝,簡直是一個燙手山芋,很多軍閥都不願意接收,引回天子不僅需要花費一大筆錢,還需要遵守漢朝的禮儀制度。而且容易成為各個諸侯的眾矢之的,對自己實力的發展提供不瞭益處。

這個時候,曹操力排眾議,接納漢獻帝,個人認為,更多的是一種出於救亡天下的士大夫之志,忠心東漢朝廷,渴望扛起大義的旗幟,從而建功立業,封侯榮耀。

2、“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誤解

曹操接回漢獻帝,這個決定是相當明智的,一方面,給予漢獻帝極大的生活優待保證,讓漢獻帝真正安穩瞭下來。另一方面,因為東漢的名義還在,曹操關心皇帝的作為,樹立瞭正面標桿,吸引瞭全國有志之士紛紛來投靠,直接推動瞭曹操軍事實力的發展,一步步的打敗袁紹等各路軍閥,逐漸的統一的天下。

至於“挾天子以令諸侯”,完全是《三國演義》的一種後人“黑曹”說法。對於各路軍閥混戰的局面,天子之令能指揮的動誰呢?

曹操和其他的軍閥不同,曹操對待

漢獻帝可以說非常客氣,所以反對曹操的力量並沒有特別強烈,導致曹操的力量逐漸的得以加強,最後封為魏王,為最後推動曹丕最後的“禪讓”,提供瞭合法性基礎。也算一種間接的雙贏。

3、關於曹操和漢獻帝的糾紛

受《三國演義》的影響,民眾一直認為曹操如何迫害漢獻帝,如何專權,個人認為這也是一種後人的猜測,關於曹操和漢獻帝的糾紛,可以說是各說各理。

必須要承認的是,公元190年後,東漢實質上的統治已經滅亡瞭,曹操的勢力基本面並不是依靠皇帝任命或冊封的,是曹操一點點的打拼出來的,散盡傢財,鄉親故朋,一起打拼出來的。曹操不可能把權力讓渡給漢獻帝,曹操背後的部屬幕僚們也不會認可的。

漢獻帝作為一個沒有任何基本力量的空頭皇帝,即使去投靠任何一個軍閥,都一樣是傀儡,如果是袁紹或劉表或劉備,這些軍閥寡頭會讓渡權力給漢獻帝嗎?肯定不會。可以說漢獻帝終其一生,都逃不過被擺佈的命運

漢獻帝作為一個年輕人,有自己的熱血,在曹操保證其溫飽之後,肯定也有自己的權力欲望,糾結一些親皇派(國舅董承、劉備等、伏國丈)屢次圖謀加害曹操,也是正常的利益沖突。

幾經較量和流血犧牲,漢獻帝真正認命和臣服曹操,不再圖謀奪權。曹操也基於名義考慮和殘存的漢臣之心,沒有加害漢獻帝,兩個人達成一種平衡的存在。曹操把自己的三個女兒都嫁給瞭漢獻帝,一方面也許是監控,另一方面應該也是關心漢獻帝。

曹操的做法,也影響瞭後續的曹丕代漢,整個曹魏政權都一直善待漢獻帝。漢獻帝去世在公元234年,比曹操、曹丕都要長壽。

曹操之真心不易——論曹魏政權的正朔性

三、 治理成就遠超東漢末年

東漢末世,可以說是亂世,混戰中社會經濟遭到空前的破壞,百姓遭屠,土地荒蕪,幸存者被迫離鄉背井,流落他方。可謂“名都空而不居,百裡絕而無民者,不可勝數” ,“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 。面對這種悲慘景象,曹操在世時實行瞭一系列政策來恢復經濟,穩定局面。從曹操在政治、軍事、經濟各方面的表現來看如推行屯田,興修水利,實行鹽鐵官賣制度,對社會經濟的恢復和經濟的整頓起瞭積極作用。

曹魏政權政治豪強、穩定社會局面;選拔官吏中唯才是舉,不重虛譽;尚禮重法、推行屯田、改革戶籍、興修水利、提倡廉潔薄葬、重視藏書、興辦文化、推進民族融合等。可以說,曹魏一世,治理成就遠超東漢末世。

《結束語》

無論從實力基本盤的創業、或從繼位的“禪讓”合法性,或是治理天下的成就,對後世政治經濟文化的影響,曹魏政權都是無可爭議的正朔。

即使從一直善待漢獻帝的做法,也是後世之楷模。曹操的一步步創業,真心不容易,被後世“黑”瞭千年,更是不容易,所幸近些年,逐漸有正面化的報道或論述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