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做賭徒到被綁架:一個傻瓜的西港回憶錄

本文為讀者投稿

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沒有夢想,何必西港。回憶起西港,這兩句歌詞就會不自覺地縈繞耳旁。西港,一個我很不願提起又很難忘記的地方。

今年十月,在這個美麗的地方我經歷瞭終身難忘的事,一個改變瞭我人生軌跡的事,我不知道是該感激還是該埋怨,一切像一場夢,很真實又很飄渺…….

1、沒有夢想、何必西港

抵達西港是10月上旬,此次去的目的有兩個,一個目的是去找人追債,另外的目的是想找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重新拼搏一下。因為自己的貪婪,做生意虧損加上踏入賭徒的世界,債務已經壓得我喘不過氣,後期已無心經營生意,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此次西港之行。

所有的賭徒在真的走投無路之前,都會幻想搏回來,心裡都有一份美妙的復仇計劃,我在當時也不是一個例外。

飛機順利抵達,習慣性地向四周觀察看,這個城市和我想象的美麗多少有些差距,但總體還算過得去。同行的中國人有一個老鄉,得知我一個人來這邊,便和我攀談起來問這問那。

來之前對於這個地方多少有些瞭解吧,我從他的言語中能感覺出他應該是做菠菜相關的東西,由於初到此地,想通過他瞭解一些當地的情況,便也沒有拒絕,勉強的和他應付交談。

大傢一起打的向市區行進,我讓司機幫忙找瞭一個相對便宜的旅館,並且和那個老鄉互相留瞭微信,也許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如果我沒有留他的聯系方式,後續的很多事情也許就不會發生瞭。

由於已經失去瞭拼搏的心氣,所以當時的狀態很頹廢。在小旅館連續呆瞭5天,當時每天就是兩點一線,去超市對面的四川菜館吃飯,然後回酒店睡覺。要找的人沒有找到,但少瞭國內的一些讓人喘不過氣的壓力,心裡也算舒坦自在。

人是貪婪的動物,貪婪驅動一個人,可以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第六天的時候,我實在忍不住,心裡泛起瞭邪念。

其實,這幾天內,那個老鄉一直有聯系我,但我都沒有理會。他的意思我其實蠻明白的,隻是不願意搭理。第六天,我的行為像是被惡魔支配瞭一樣,我聯系瞭阿寶(那個老鄉)。半夜他過來接我,聯系的目的很簡單,我想自己拿一萬美金,找他拿一萬美金,去搏一下。

因為我馬上要面臨很多還款的壓力,唯一的這點錢還是從姐姐那裡以做生意為借口騙來的(說到這裡恨不得打死自己,我不知道上天為什麼讓我接觸賭博,讓我像現在這樣沒有尊嚴)。

阿寶介紹瞭他的上頭大哥,大傢寒暄幾句,準備好資金馬上就投入瞭戰鬥,老天並沒有成全我,最終敗北收場。

第二天,也許覺得我還是有利可圖,他的大哥晚上請客吃瞭飯,大傢喝瞭不少酒,我的噩夢也從這頓酒開始瞭。

2、惹禍上身、求財保命

酒後,大傢出去洗瞭澡,期間有瞭一些小不愉快,我就返回瞭酒店。其實已經爛醉如泥,其實內心已經急得不行,因為我承諾朋友的錢明天就要還瞭,我很討厭自己當時人不人鬼不鬼的狀態,但確實沒有選擇,除瞭賭我想不到能一夜讓我籌集幾萬塊錢的辦法,還幻想著維系那存在不多的信任。

由於合作的失利,已經讓我基本身無分文,同樣也讓我失去瞭所有的理智。換好衣服,下樓轉,拿著僅剩下的1000美金,我準備搏回來。結局可想而知。

過瞭一會,一個女的坐在瞭我身邊,看我很失落,先是噓寒問暖,然後問我要不要出去,換個地方玩玩。

當時的我哪裡還有理智可言,我知道這樣的行為也許很危險,但腦中的惡魔已經讓我喪失瞭冷靜分析的能力。隻說瞭句我什麼抵押的都沒有,她說什麼都不需要。就這樣我搭上瞭差點葬送生命的快速作死列車。

釣魚女以及中國司機,我們三個人一起來到瞭XX賭場。見到瞭所謂的財務,雙方沒有說太多,他拿瞭30萬人民幣的籌碼給我,也沒有任何抵押和借條,也許在那一刻他就已經吃定我瞭。

口頭協議是60萬,他說先拿這些試試手氣。剛開始回光返照,手氣還真不錯,不大一會贏瞭10多萬,當時我就準備走瞭。但是我突然發現陪我玩的人,兩個變成瞭5個,並且說沒達到什麼他們的轉碼量,不能走。我當時確實沒有多想,想著怕什麼呢,運氣好。

可接下來很戲劇性,我拿著四十多萬基本上一把沒中,全還給瞭賭場。

我的內心已經很冰冷,但還有一點希望,我以為他們承諾的另外三十萬是真的。這時身邊的人說,這個賭場玩不瞭瞭,沒有錢瞭,去某賭場吧。我想去就去吧,去哪裡都行,隻要慢慢來我就能搏回來。

賭博真的能讓一個正常人喪失正常的思維,當危險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渾然不知。他們開著車帶著我一直轉啊轉,和我解釋說堵車。轉瞭很久來到瞭一個山上,這時候旁邊來瞭另外一輛車,讓我坐他們的車過去。

我傻乎乎的坐上去,他們解釋說先回公司財務那裡看一下,並且要求我帶上眼罩,我像一個待宰的羔羊,一步一步的被控制,到最後的失去自由,一切仿佛是在演戲,而我卻入戲太深。

到瞭他們所謂的公司,門打開的一剎那,我才終於知道自己已經到瞭絕境。摘下眼罩的第一刻,看到的並不是什麼公司辦公室,而是10來個人衣衫不整的被關在一起,有男有女。很榮幸我成為瞭新的一員。這個西港,和我想象的有點不太一樣,而一切,察覺的都太遲瞭。

沒幾分鐘,他們以非常暴力的方式帶進來一個人,也許是為瞭給這些人壓力,當著大傢的面給那個人手指紮牙簽,並拿著像是警棍一樣的東西不停的毆打。看著不停滴在地上的鮮血,我感覺到瞭恐懼,感覺到瞭我接下來有可能要面臨的是什麼。恐懼代替瞭以前所有的快感。於是我協商要打電話,求財保命。

3、傾囊相助 保命回國

借錢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順利,郭德綱有一句話,登天難,求人更難。說的很有道理。很多貌似關系很好的朋友,到瞭關鍵時刻都消失不見瞭,即使這次我真的沒有騙別人,這次真的是救命的錢。尤其是所謂的阿寶老鄉,更是跑得無影無蹤。

我才意識到我是有多傻多天真,賭博已經讓我喪失瞭一個人最基本的判斷,把我的智商變成瞭負數。

這些綁匪也是經驗豐富,聯系必須用他們的工作機,需要按照他們的話術聯系找錢,並且時不時的轉移陣地,因為警察局的內部他們是有眼線的,這樣的警匪勾結才能讓他們在西港的為所欲為變得更加安全。

被關的那些天挨打挨餓是傢常便飯瞭,當棍子敲打在後背,我並沒有喊叫,我內心把這些當成是對我靈魂的洗禮,我渴望通過這種體罰得到上天對我的原諒。

過瞭些時日,最終是傢裡和一些能幫我的人傾其所有幫瞭我,這些也是他們全部能為我做的瞭,代價是他們都知道我的事瞭,並且對我說,以後再出事,即使我死瞭,他們也沒有辦法瞭,因為真的沒錢瞭。最後,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回瞭國。

我曾經和很多人討論人到底該不該信命,因為我想把我所遭受的一切歸於上天。我埋怨老天對我的不公,為什麼讓我沾染賭博,曾經的我那麼優秀,為什麼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為什麼不是張三或者李四,而偏偏是我。靜下來之後,我意識到現在事已至此,曾經揮霍無度,現在吃頓飯也許都要求人轉錢,人生已經到瞭絕境,而我必須要重新站起來,彌補對傢人和朋友的救命之恩瞭。

前階段看新聞,那批綁匪被當地警察抓到瞭,後續的處理還沒有最新進展。我希望他們惡有惡報吧,傷天害理的事情做多瞭,不會有好的報應的。西港這個城市因為他們充滿瞭欺騙與謊言,當然,像曾經的我那樣爛賭的賭徒身上也有責任,被他們這樣算計也算罪有應得。

西港的朋友,如果你有緣看到我這篇文章,我有幾句話想和你說:

1.小賭怡情,切勿爛賭。曾經的我財務自由,有傢有房子有車子有存款,可現在一無所有,原因是什麼可想而知。做生意虧損也許隻是損失的是錢,而賭能讓你喪失人性,墜入無盡深淵。

十賭九輸,唯一的贏傢隻有是莊。在柬埔寨這種地方,人命真的不值錢,小賭怡情,輸多瞭借錢去賭無疑是自尋死路,這裡不比澳門還能和你講一講法制。等你被他們無情的折磨蹂躪,踐踏人最基本的尊嚴;當你的親人賣房子貸款等方式救你時,你才會知道我說的話沒有騙你。

2.如果你現在贏瞭,那麼我恭喜你,你運氣不錯,拿著這些偏財,好好的請傢裡人出去旅行或者報答一下對你好的親人或者愛人,從此以後盡量少碰吧;如果你輸瞭,那麼我勸你就此收手,就當買個教訓。你能撈回來的可能性很小,繼續賭隻能讓你越來越慘。

美麗的西港,再見不知是何時。離別的一瞬間,我望著航站樓留下瞭悔恨的眼淚。也許真的是上天註定吧,註定讓我身敗名裂才知悔改……

沒有夢想,何必西港。沒有夢想,何必遠方。(投稿作者:劉小白)

歡迎投稿!

原創文章一經采用稿費40-200美元

投稿地址:[email protected]

采編:豆豆

校對:沈星辰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