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一個單純的軍事詭才

韓信——一個單純的軍事詭才

韓信,無論哪個排行榜,他的軍事能力總是能排進前三的,劉邦對他的評價是“戰必勝、攻必取”,稱他為漢初的戰神也不為過。他的最終被呂後誅殺的下場也被視為狡兔死走狗烹的典型案例,他自己在死前也是這麼說的。有人說他死的非常冤,劉邦就是借機誅殺功臣,韓信如果有反心他早就反瞭,在攻下齊之後,項羽那麼勸他都沒有反,怎麼會在貶為淮陰侯之後才反瞭呢?我認為正是這樣的一個過程才真正反饋瞭韓信這個人軍事上詭詐、政治上單純的性格,也是這種單純最終讓他自己害死瞭自己。

韓信用兵有一個特色,從不使蠻力,能使陰招絕不強打。他的開山之作就是這樣,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後有名的背水列陣也是如此,雖然看似非常的大膽和魯莽,有賭博之嫌,可是他早在作戰的前一天已經安排好瞭奇兵。背水列陣隻不過是他要引趙軍空巢出擊的障眼法,當然為瞭讓這些人演的逼真,就是要真的要置他們於死地,這樣才能激發這些人的小宇宙。趙軍搶瞭一堆軍用物資,但是又沒取得什麼大的戰果的情況下退軍,可是回到營前才發現,大營之上全是漢軍的旗幟,於是軍心大亂,韓信趁機大敗趙軍,典型的以奇詭之謀以少勝多。從這些案例可以看出,韓信是一個鬼心眼非常之多的人,按說他在政治上不應該是一個小白,沒有張良那麼機敏,至少應該有蕭何一樣的眼力價吧。可是他用一步步的錯棋證明自己就是一個政治小白。

滅趙是他個人的軍事事業頂峰,其後用計不戰而使燕投降,之後就開始瞭他的政治犯錯生涯。燕滅之後就該齊瞭,齊拿下北方就全部被韓信平定瞭。此時劉邦派出瞭一個說客把齊給說服瞭,不戰而使齊投降。韓信初聽此消息的時候也是松瞭一口氣,準備接著休息,此時他的手下給他出主意,降服齊這麼大的一個功勞不應該讓一個說客就這麼輕易的拿去,劉邦派人勸降齊的時候也沒跟韓信打招呼,所以理論上他們可以當此事並沒有發生而接著攻齊,韓信居然聽進去並照做瞭。此時的韓信幾乎憑一幾之力平定的北方,劉邦一直與項羽好死不死的在南方纏鬥,韓信就算不滅齊,當時他的功勞已經大的無法封賞瞭,那他武力滅齊搶所謂的功還有何用?這是第一個他沒有想明白的。

滅齊之後,他又給劉邦去瞭封信,大意就是齊太大,不派個王鎮不住,請劉邦先假裝封他個王鎮一鎮。這種事就叫脫褲子放屁,劉邦多麼鬼的一個人,他能不知道韓信到底想要什麼,所以先大怒,然後聽別人勸之後說幹什麼封個假的,要封就封真的。但是,此時劉邦應該已經動瞭殺心,韓信無疑在此時已經被劉邦踢出瞭信任白名單。韓信這麼做真的不能讓人理解,他的功勞已然這麼大,就算自己不說劉邦也不可能不賞他王的待遇。可是他現在這麼做,無疑讓人覺得他已有不臣之心。果然,此後項羽來信請求他反劉邦或者與他和劉邦三分天下,他手下一個謀士說他的背相貴不可言,在種種的勸慰之前,韓信徹底暴露瞭他小富則安的小農思想,滿足現狀。當上齊王就是他人生最高的理想瞭,他功勞這麼多, 項羽這麼勸他,他都沒動心,劉邦應該會滿足他的願望的。

從這個問題上可以看出,盡管韓信用兵如神,並且多詭計,可是他在政治上太小白瞭,他應該從來沒有看過歷史方面的書,不知道君心難測。他的內心可能還有一份狂傲,認為劉邦離瞭他不行。可是很快劉邦就用計奪瞭他的軍權,並且將他的土地換瞭個地方,改為楚王。這是個有著強烈暗示作用的行動,劉邦雖然平時沒正行,可是他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事情。奪軍權改封地,已經證明劉邦對韓信非常的不滿,此時如果韓信清醒一些,就應該主動認錯,不管有沒有真犯錯,然後請求減小土地,削爵自保。

可是,韓信依然沒有清醒,到楚之後封賞當時幫助過自己的人,連讓他受過胯下之辱的人也當瞭官。然後他又像一個怨婦一樣,知道劉邦已經對他有所忌憚還說一些報怨的話,就像被貶之後的年羹堯一樣。或許此類人讓他們平凡的活著就跟殺瞭他們一樣,所以才會在明知道危險的情況下,依然向作死的大路上邁進。馬上報應就來瞭,劉邦再次抓瞭他,貶為淮陰侯,此時韓信才開始真正有瞭反意。但是可笑的是,當陳豨約他一起造反的時候,他居然還是退縮瞭。最終居然是被呂後用計騙他隻身被捕,他還怨蕭何騙他,那時造反的他的前同事可不隻一個,他還看不出來局勢對他們這些開國功臣不利,這不是政治低能又是什麼呢?

雖然大多數人對誅殺開國功臣這件事都持批判的態度,但是做為集權制的國傢來說,這麼做也是不得以而為之的事情。各朝可能就是宋沒有對功臣進行誅殺,可是杯酒釋兵權的後果是宋對軍事控制的非常變態,造成宋軍的戰鬥力極差,也是從宋開始,遊牧民族對內地漢族的絕對優勢建立瞭起來,其後的三個朝代中有兩個均是遊牧(漁獵)民族。

一個王朝的創立,肯定會有一些居功至偉功臣,但是國土面積和國力都有限,這就像NBA的工資帽,沒有那麼多的資源分配,國傢還要發展。所以如果真的公平的封賞瞭這些人,可能國傢也就被瓜分完瞭。再者,建國之後,需要能建設國傢的人,這些人可能在戰時並沒有什麼用,所以沒什麼功勞,但是如果國傢的各項利益已經被之前那些功臣瓜分完瞭,那這些人肯定沒什麼動力再建設國傢瞭。另外,過去的封地和官爵是可以世襲的,這些官二代、三代可不一定是什麼好鳥,如果國傢被這些人把持,那滅亡也指日可待瞭。晉就是最好的例證,由於國傢被王、謝等平定蜀、吳的功臣傢族控制,新鮮血液無法進入政府體系,造成政府快速腐化,政權很快就完蛋。

再說一個題外話,劉備臨死托孤給諸葛亮,並且直接告訴諸葛亮“能輔則輔,不能由自取之”,這被認為劉備偽仁義的表現之一。實則不然,這實際是劉備為自己的後代下的最大的一個賭註,他馬上就不行瞭,傢族中也沒有可以立刻頂的上的人,關張又都已經死瞭,此時僅剩諸葛亮可以托付。可是前有曹魏的前車之鑒,劉備心理很清楚托孤弄不好就會給別人做瞭嫁衣,那與其這樣還不如事前言明,如果真有那一天,諸葛亮或其後人能看到劉備之前有這一句話的份上留他劉傢後人一條命。

政治就是哪些的陰暗與復雜,韓信雖用兵無人能敵,可是他對未來的政治走向完全判斷錯誤。他自己的為人處世也是有問題的,過於狂傲,身邊沒有一個能及時警醒他的人。蕭何當初那麼的看重他,在他一步步走向深淵的時候為什麼不出言提醒他呢,他自己很明白劉邦和呂後的為人的。所以,韓信死於他簡單的政治頭腦和高傲無朋的性格。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