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實錄:一位意大利華人親歷疫情的第一天

我叫齊斯敏,湖北武漢人,今年25歲,獨生子。

前段時間,我打電話問候遠在武漢的父母,得知他們一切都好,沒有感染疫情,我那顆懸著的心才稍微放下一點。

我2016年被公公司以勞務派遣制派到意大利出差,這一待就是四年多。

我本來買瞭四月初的機票回國的,現在因為疫情嚴重,機票已經延期到4月25日。

口述實錄:一位意大利華人親歷疫情的第一天

意大利米蘭封城前夕,很多人紛紛逃離米蘭。

我現在不打算回去,因為我不想給國傢添亂,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影響到傢鄉的父老鄉親。

我和同事已經宅傢半個多月瞭,生活方面一切還好,就是不敢出門。

生活物資在這裡有病例的時候就已經囤貨瞭,就是擔心疫情會像國內那麼嚴重。

口述實錄:一位意大利華人親歷疫情的第一天

我住在意大利米蘭周邊,距離米蘭高速二十分鐘車程。意大利情況很糟,感染的病例已經一萬多人,監獄出現暴亂,而且大傢也不戴口罩,說是正常人不需要戴口罩。

都說遊子思念故土,沒有在國外待過的人或許很難體會到我想歸國的迫切心情。

我身邊幾乎所有的同胞都討論過是否回國。

因為中國人在這裡的處境很糟糕,被歧視、被打等等,已經有一個六十多歲中國男性被打死,很多女性也被打。

醫療情況

意大利是公費醫療,雖然說治療免費,但是醫療設備和醫護人員極度短缺。雖然不收費,可是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到快要沒命也是常有的事兒。

有些中國人有新冠肺炎也要回國,因為不相信意大利醫療,而且醫療條件和醫護人員也急缺,很多意大利人有新冠也得不到及時治療,何況是被歧視、排斥的中國人。

而且,隻要看醫生就要提前預約,任何事情都要提前電話或者網上預約排號。急診掛號要等更久,我曾經等過七個小時左右,正常的也要等四五個小時。

政府部門態度比較懶散,前期沒有引起足夠重視。

口述實錄:一位意大利華人親歷疫情的第一天

眾所周知,意大利人倡導自由人權,政府部門辦事懶散,前半個月意大利政府到醫生都是一直誤導說新冠肺炎隻是普通感冒,而且每個人早晚都會得這個病,即使得病也可以自愈,還說隻有得病的人才戴口罩,正常人不需要戴口罩。酒吧、餐館正常營業到晚上六點,唯一要求,任何人必須保持一米距離,否則強制關門。現在政府采取封城瞭,手段才強硬一點,又引發瞭很多抗議。

口述實錄:一位意大利華人親歷疫情的第一天

而民眾普遍太傲慢,他們根本就不重視新冠肺炎,我從窗戶看到路上隻有三三兩兩的人戴口罩,百分之八九十的意大利人都不戴口罩,光是看著都頭皮發麻啊!

我剛去取快遞,旁邊好幾個人,直往我跟前湊,我趕緊躲的遠遠的,因為不想跟大傢近距離接觸,因為保護自己才是第一件大事。

不過隨著封國政策的實施和越來越多的死亡人數的增加,現在意大利戴口罩的人變得越來越多瞭。馬路上出行的人也變得越來越少瞭。真心希望疫情能早點結束!能自由漫步在街頭!

口述實錄:一位意大利華人親歷疫情的第一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