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觀察|美海外駐軍飽受疫情困擾,真正的問題卻藏在大後方

新冠肺炎在全球呈現蔓延趨勢,美軍海外基地正受到疫情威脅。2月下旬至今,美軍駐韓國、意大利的基地已發現多例確診。美國國防部認為,相比美國國內,海外基地受新冠病毒的威脅更大。

軍情觀察|美海外駐軍飽受疫情困擾,真正的問題卻藏在大後方

盡管美軍對大規模流行疾病的防控擁有豐富經驗,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仍有不少難題要解決。與海外駐軍的緊張防疫態勢不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屢屢稱疫情“不嚴重”,並對反對者口誅筆伐,引發輿論憂慮。專傢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淪為瞭大選年兩黨鬥爭的口實,孤懸海外的軍事基地也不免遭到池魚之殃。

歐亞基地都出現確診,防疫經驗難以套用

3月6日,駐歐美軍報告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美軍駐意大利基地的一名海軍士兵的新冠檢測呈陽性。此前,美軍駐韓國基地的相關人員有7人確診。美國國防部和美軍境內軍事基地也陸續出現確診。

嚴峻的防疫形勢下,美軍加大瞭對軍隊和相關工作人員的檢測力度。美國國防部指出,主要的疫情威脅來自於海外基地而不是國內。在疫情嚴重的韓國、意大利、德國等地,由於擔心大規模感染,美軍正對海外基地采取不同程度的封鎖。

首例與美軍相關的新冠肺炎病例就來自海外基地。一名居住在韓國大邱的受撫養美軍遺屬,在訪問當地的美軍沃克基地內的郵局後確診。大邱是韓國第四大城市,也是韓國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駐韓美軍通過篩查,隨後又在基地內共發現瞭包括1名在役軍人在內共7人確診。

駐韓美軍官網顯示,韓國境內所有的美軍人員2月26日起被強制要求禁止外出就餐和娛樂活動。文職人員和軍事承包商不作強制性限制,但鼓勵“非必要”崗位人員停工。

美媒指出,美軍在新冠肺炎蔓延至全球前就已密切關註,對疫情有充分準備。根據2017年發佈的《美國國傢安全戰略》,美國應阻止大規模傳染病對國傢產生威脅,導致“民眾對政府喪失信任”。1月30日,美國國防部據此發佈《新型冠狀病毒部隊防護指南》,要求各部隊采取疫情防控措施。

近年來,美國海外駐軍在實戰中積累瞭一些防疫保護的經驗。海灣戰爭期間,美軍戰時衛生防疫部門實施五級階梯制,以應對中東地區的瘧疾、血吸蟲等流行病。這套機制在與多國部隊一同進行的軍事行動中取得瞭良好的效果,在後續的伊拉克戰爭中也有運用。

2015年,中東呼吸綜合征疫情蔓延至韓國。在韓美共用的烏山空軍基地,一名空軍士官被確診為陽性。駐韓美軍迅速啟動瞭相關預案,最終病毒沒有在駐韓美軍中蔓延。美媒指出,駐外美軍在處理諸如中東呼吸綜合征、埃博拉等疫情的過程中做出瞭專業的應對措施,但新冠肺炎與已知的其他傳染病相比,呈現出一些新的特性。

軍事專傢李傑認為,美軍應對傳染病經驗較豐富,反應速度快、應對機制健全,但面對強傳染性、存在無癥狀傳染者的新冠肺炎,現有的預案未必能及時發生效果。駐外美軍需要一套更有針對性的防疫預案,否則疫情仍可能在基地封閉的環境內快速傳播。

篩查疫情壓力大,暫停軍演難實現

由於新冠肺炎具有高度易感性和隱蔽性,駐外美軍在防控過程中遇到瞭瓶頸。美國國防部4日表示,海外基地可能有更多人已經被新冠病毒感染,尚不清楚要進行多少檢測才能全部查清。試劑盒生產能力不足和實驗室的檢測設備短缺,成為制約美軍落實防疫機制的兩大難題。

路透社稱,美國軍方實驗室生的試劑盒產量,難以滿足境內外現役軍隊超100萬人的檢測需求,且這個數字還不包括隨軍傢屬和其他工作人員。目前,美軍有12個軍方實驗室可做檢測,其中隻有2個位於境外,分別位於韓國和德國。其他的實驗室要麼不具有檢測設備,要麼缺乏專業的檢疫人員。此外,所有的測試必須由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指導進行。

疫情難以在短期內被發現和控制,讓駐外基地的諸多防疫薄弱點暴露出來。海外基地的物流供應難以避免地要與基地外的供應商人員交流,更加嚴格的封鎖措施能阻斷危險,但也可能造成基地物資短缺。美國物流協會3月2日就表示,若海外基地面臨物資稀缺的情況,軍事供應商將被迫與市場供應者爭奪貨源。

海外基地頻繁的人員流動是另一個隱患。封鎖前,美軍海外基地內的現役軍人被允許前往當地商業場所。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韓國、日本的美軍基地外附近均形成瞭一定規模的商業街區。軍人還允許攜帶隨軍傢屬,這些傢屬通常在基地附近的城市居住。不少在基地工作的文職人員也是所在國國民,擁有在附近居民區的住宅。

軍情觀察|美海外駐軍飽受疫情困擾,真正的問題卻藏在大後方

2月26日,在日本橫須賀停泊的美國第七艦隊擴大瞭疫情篩查力度,將進入艦隊負責區域的平民、訪問者都囊括在檢查范圍內。這種篩查方式又增大瞭美軍在檢測上的壓力。美國“軍事”網站指出,在檢測出新冠病例的意大利軍事基地附近居住有約7000名工作人員,其中70%的人有隨軍傢屬,其中還包括兒童。

駐外美軍同所在國盟軍的聯合軍演也容易造成交叉感染。韓國軍隊中檢測出的新冠肺炎病例已增至35人。美軍國防部稱,已經推遲瞭與韓國、以色列的聯合軍演行動,若疫情持續,可能有更多軍演要推遲或取消。

不過,美軍與北約多國的“歐洲捍衛者-2020”聯合軍演如期舉行。歐洲北約國傢出動3.7萬名士兵,美國出動近3萬人參加瞭此次軍演。

軍情觀察|美海外駐軍飽受疫情困擾,真正的問題卻藏在大後方

李傑指出,停止軍演對控制疫情很重要,但把所有軍演和軍事合作都停止是美軍難以做到的。在2019年北約國傢產生較大分歧、法國總統馬克龍推出北約“腦死亡”論後,美軍更需要以軍事演習維持美軍在歐洲的軍事存在,拉攏歐洲至同一陣線。

在亞太地區,由於駐韓美軍在韓國政府要求下逐步歸還軍事基地,將駐韓軍力整合至平澤和大邱,美國也趁機在疫情期間施壓,以駐韓美軍內韓籍雇員休“無薪假”為談判籌碼,確保亞太政策的穩固。李傑認為,即便疫情進一步惡化,特朗普政府亦不會坐視任何削弱美軍主導地位的可能性。

特朗普保選票壓制輿論,軍方人士表示擔憂

《紐約時報》指出,歷史上的戰爭中軍隊因流行病造成的非戰鬥傷亡遠超過槍傷,軍隊因此發展出一套健全的公共衛生系統。軍隊人員身體素質更好,可選擇的防疫措施也更多,但圍繞這些措施的選擇也容易引起爭論。

美媒指出,美國國防官員對駐外美軍可能因疫情削弱軍事實力的問題表現出擔憂。這種擔憂源自2000年一份名為《全球流行病威脅對美國的意義》的情報評估,它預測“流行病將威脅駐外軍隊,在一些對美國有重大利益的國傢和地區造成政治動蕩。”

軍情觀察|美海外駐軍飽受疫情困擾,真正的問題卻藏在大後方

基於這種擔憂,一些美國海外軍事指揮官要求主動出擊、迅速應對疫情,但這明顯不符合特朗普政府的現行政策。《紐約時報》稱,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在聽取駐韓美軍的防疫方案後,要求海外指揮官的方案必須先獲得“五角大樓的批準”,和白宮保持步調一致。駐韓美軍司令艾佈拉姆斯則警告國防部長埃斯珀,他可能會“先斬後奏”,在收到白宮的最終許可前自行應對疫情。

《紐約時報》批評,特朗普有意淡化新冠肺炎對美國造成的影響,一些與美國政府現行防疫政策相抵觸的言論經常引來特朗普的指摘。例如,特朗普與美國國傢衛生院院長托尼·福西就新冠肺炎疫苗研制問題發生爭吵,因為特朗普更希望聽到研制成功需要“幾個月”而不是至少一年。

軍情觀察|美海外駐軍飽受疫情困擾,真正的問題卻藏在大後方

特朗普多次公開宣稱美國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有力,指責媒體和民主黨誇大瞭疫情的危險性。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趙國軍分析,特朗普政府的疫情政策早已和他的選舉利益捆綁在一起。

隨著新一屆美國大選的到來,特朗普為謀求連任,一再聲稱病毒已得到控制。在美國疾控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爾呼籲疫情可能在美國蔓延後,特朗普頭戴印有競選口號的帽子視察疾控中心,對媒體表示自己的競選集會不會因疫情取消。

“現在的美國是疾控專業人士緊張,政治人士放松。”趙國軍指出,特朗普因擔心疫情擴大影響股市和經濟造成自己大選不利,盡力壓制疫情相關輿論,但這給瞭反對黨更大的反擊餘地。兩黨都想操縱疫情選題以獲得選民支持,使美國的疫情防控淪為政治題材。

趙國軍認為,美國國內圍繞疫情的政治鬥爭已經波及到海外軍事基地的安全。軍營內的疫情防控分秒必爭,要求美國海外軍事指揮官完全服從白宮,既不利於美國國內的防疫工作,對全世界的防疫形勢也是一種威脅。

【駐京記者】泠汐

【策劃統籌】李勁 祁雷 邵一弘

【作者】 泠汐

【來源】 軍情觀察南方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