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瞭需要盡快調整隔離及交通限制措施的時候瞭

到瞭需要盡快調整隔離及交通限制措施的時候瞭

陳小洪 黃培/文 根據中央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和復工復產兩手抓的指導思想及國內現狀,建議調整現行的隔離和交通限制做法,全面推進復工復產及經濟生活的正常化。

一、疫情表明已經可以全面推進復工復產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和復工復產兩手抓,已經到瞭可以盡快全面復工復產的階段,即基本取消實質限制復工復產的措施,讓企業根據市場的需要生產和經營。

從疫情及其防治角度看,全國已經具備全面復工復產的基本條件。全國湖北以外地區疫情已被全面控制至極低水平,至3月7號24點的統計(下同)現有確診數823人,新增確診數3人,多數省已多日為零,現有疑似病例數163人;疫情傳播模式和規律已基本掌握(主要靠飛沫和密切接觸傳播,密切接觸確診比例 1-5%,無癥狀感染者極少);疫情監測信息網絡和早發現早診早治的防治體系已經形成,有利於科學有效地防治疫情;已有復工復產時防控疫情的辦法及能力。

湖北疫情也已被全面控制,湖北武漢以外地區現有確診數1938人,新增確診數持續為零,現有疑似病例數37人;武漢現有確診數17772人,占全國 87%、湖北 90%,新增確診數41人、現有疑似病例數258人仍然相對較高,醫治任務仍然較重,但新增確診數已連續數日下降至兩位數,且多來已經掌握的疑似病例,早查早診早治能力大幅提升,已經出現“病床等人”。

可以認為湖北武漢地區以外地區疫情水平已與全國相近。武漢疫情水平從現有和新增確診數看仍高於全國水平,從趨勢看不日將降至與全國接近的較低水平。

基於疫情現狀和趨勢,可以認為湖北,包括武漢現在已有條件可以開始全面復工。

二、推動全面復工復產需要調整隔離和交通限制措施

目前實施的防止疫情的非醫治措施有多種方式:隔離、交通限制、行為限制(去商業及公共場所和人多處測體溫、戴口罩等)、集聚限制、信息公開、宣傳引導等。隔離和派生於隔離要求的交通限制措施,疫情防止作用最直接、對各方面的影響也最大。

隔離和交通限制及各種行為限制措施,出臺於疫情突然爆發急劇擴大的 1 月下旬。果斷出臺這些措施,是已經處於高危態勢的疫情開始可控並且逐步進而全面好轉的關鍵,獲得專傢及全國的好評。

現在的問題是,近50天前出臺的以武漢及湖北為重點並在全國程度不同實施的隔離和交通限制措施,因為疫情防治供需矛盾的根本轉變功能作用已經變化,但措施體系基本未變。隔離和交通限制措施體系,在疫情水平已經大幅下降、疫情監測信息網絡和早查早診早治體系形成以後,其疫情防治意義已經明顯下降,其不利企業解決缺員和人流及物流不暢等問題的副作用卻日益變大,已經成瞭企業和地方認為對全面復工及經濟生活正常化有不小影響需要解決的重要的問題。

為瞭減少存在的問題,2月中旬以後,主要是湖北以外地區,一些省開始用政府對接、政府和企業及交通機構合作,用“點到點”的鐵路、巴士直通車和網上招聘等多種方式解決復工困難問題,這些做法已經取得成效。

據3月7號疫情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介紹,目前民工返崗復工數已達7800萬人,占全國春節返鄉的60%;長三角、珠三角返崗比例已達60-70%。但是這樣做,從需要盡快復工復產乃至真正恢復經濟的角度看還遠遠不夠。一是中小企業及服務業復工需求復雜,難用“點到點”交通方式解決。二是即使復工瞭,城鎮企事業就地工作出行和眾多商務、專業及公務人員(估計應有數千萬人)的異地出行仍然困難。某北京企業的員工出差到外省隔離 7 天,回京又隔離 14 天,企業運行效率很難提高。三是不利於商業和服務業的恢復。因為有用工問題,還有因為各種隔離、消費方式規定(如餐飲規定隻能外賣、一人一桌)人們正常消費活動受限問題。四是影響交通物流系統的運行及經營。因為物流快遞需要人,交通系統乘客減少帶來的損失不小。

在湖北及武漢,上述不利影響更大。湖北及武漢是隔離及交通限制的重點,除必須保證的基本生活供應企業外,其餘工商企業至今上班受限、民工返崗困難。由此使該地區復工復產困難,還由於其在全國工商業及交通領域的重要地位,對全國供應鏈等的正常運行產生不小負面影響。某知名汽車企業一款新車因為湖北9個和武漢3個零部件不能正常供應已於2月底被迫停產,改用進口件,單車成本將提高 3000-5000 多元。

還有一個突出問題,就是一些地方搞的變相的隔離規則,使已經復工上班的企業很難有效工作。北京某區這樣做:將提倡行為變為強制行為,規定在傢及遠程辦公後現場上班員工上限比例為50%;隨意修改規則,一周多前修改上限比例降為30%;本大樓企業不得接受非本大樓的外人來訪;要求企業領導保證執行的包括覆蓋在傢上班員工的行為的條款多達20多條,要承擔相應的“領導責任”;隨時抽查。問規定依據何在,回答是出現瞭突然增加病例的新問題,必須進一步嚴格規則堵住漏洞。

上述做法及問題已經影響當下,經濟和出口1、2月份與去年同期相比已經明顯下降(海關數據出口總值降16%);會有更長時間的負面影響,因為一些企業受現狀和預期不定的影響,下半年的訂單已經減少不少;持續下去還會帶來各種社會心理問題。

隔離和交通限制措施,當時為瞭控制疫情的急劇擴大必須果斷出手,現在則因為弊端日益顯著,也同樣需要果斷出手進行必要調整!

三、 調整隔離和交通限制及相關措施的建議

調整隔離措施規定。主要是縮小隔離范圍,明確僅對出院患者、疑似和密切接觸者隔離 14 天(或必要時28天);其它的當地異地隔離措施全部取消;禁止各種變相隔離;在繼續進行必要的測體溫、戴口罩等行為限制的同時取消可以出行限制。如此調整規則,仍然能做到疫情可防可控。因為已經具備保證可防可控的基本和關鍵條件:已有的防治及相應的信息系統,以各種隔離記錄為基礎,能夠幫助預期變化趨勢、幫助明確防范重點及識有關對象;能夠有效控制已有的和新的可能的病情源頭,因為人們疫情意識提高瞭,病愈後傳染很少,復陽比例隻有0.1%(中央指導組童朝暉3月4日在央視的介紹);不可能也不必要保證一定沒有新增病例,重要的是已經有瞭早發現早診早治系統,發生問題能夠及時處理,從根本上解決瞭病情源頭控制和可能的疫情發生及擴大問題。

由於國情、疫情及疫情出現發展的階段不同,中國采取的防治措施和韓日美新等國有所不同,共通的是都將病情發現、診斷及相應的治療視為關鍵。根據中國已有的能力、經驗和國際的專業共識,取消各種不必要的隔離措施是科學可行的。即使在疫情重災區武漢,現有確診數1.8萬人,加上其它各種隔離者,估計有3、4萬人在一段時間仍然需要隔離。這部分人不到武漢人口0.4%。對這部分人繼續必要的隔離,讓其餘的人自由行動,疫情仍能控制,可以開始全面復工復產,不日病後重生欣欣向榮的武漢就會再現。

基本取消交通限制,做好必要的行為限制,改進交通設施疫情防止辦法。基本取消交通限制的根本理由是對大多數人取消各種規定的和變相的隔離限制措施以後,繼續搞交通限制已無意義。基本取消指除針對個別地區的交通外,省市內外的交通限制全部取消:交通設施班次、站點等正常化;取消私車出行限制;取消貨運和物流限制。與此同時仍然需要進行乘客測體溫、戴口罩等相應的行為限制的管理。不要增加一些沒有必要的限制,如有些城市要求地鐵進出及換乘都要手機掃碼以防乘客交叉感染。在繼續保持必要隔離的情況下,這樣的強制規定既沒有意義,又操作煩雜(沒有手機怎麼辦?)。在7號疫情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上交通部官員表示在疫情結束前為保證出行安全交通工具按乘客率50%進行數量限制。建議在進一步研究基礎上評估該規則的意義及相應的條件。

做好行為限制。這是直至疫情過去之前都必須堅持的基本措施,是調整隔離和交通限制措施的必要條件。需要依法明確對違反限制規則者及提供虛假信息者的處罰規則。根據疫情情況還可以適時優化限制措施以提升出行的方便性。

科學嚴格落實好企業等工作場所的疫情管控措施。這是復工復產同時防控疫情再發的必要條件。主要措施包括建立相應的疫情防治及應急處理的措施體系及其執行體系、信息系統;落實防控物資的準備及供應;對員工進行必要的身體及出行檢查和相應的信息驗證管理等。在這方面,包括一些武漢的在產企業都已有很多成功經驗。

發揮信息及信息技術的作用。目前一些地方的疫情監測系統及一些省及企事業機構的健康碼、行程碼等信息系統,加上大數據技術,對監測疫情、支持政府和企業及員工進行疫情防控管理已經發揮瞭重要的支持作用。利用基於疫情和個人行為的信息,經個人同意後使用,符合個人信息保護原則。

改進督促和問責規則,搞好措施落實。全面復工復產以後,疫情防治檢查工作重點會有所調整。對準備和剛剛復工的企業,督促工作的重點是介紹經驗、幫助解決防控措施落實的困難。問責,包括政府“上級對下級”、政府對企業、企業對員工的問責的規則及其實施十分重要。合理的問責,首先要符合科學、經濟及社會心理的規律,符合實際。新增為零後不能再有患者、隔離 14 天後一定不能復陽的要求,出現幾個新病例就要變化規則的做法,都不科學。因為這些要求和規定,其基礎都是基於概率意義的統計判斷,實際或者抽查數據有些不同或者出現一些意外事件而影響每個時候的數據,都是正常的。要求和規定,如果有違規律和實際,要麼做不到,要麼逼人做假。據此如此問責,不利於真正解決問題責任落實。

合理獎懲。獎懲的對象主要是人們可控的行為及相應的結果,不是無法控制的事件及其相應的結果。嚴格疫情防控必須鼓勵反映真實情況以便改進工作,必須懲罰提供虛假信息的行為,應該明確地告訴應被隔離者、返程員工和有關或者下級部門,提供虛假信息必有懲罰。不能懲罰由於信息不對稱下級或企業難以負責的問題。不合理的問責及獎懲實際上是不負責任,是懶政推責。

有序調整隔離和交通限制措施。武漢及湖北以外地區可以盡快調整到位。武漢及疫情相對較重的近鄰地區,要多做些準備,而後進行有序調整。為防止取消隔離和交通限制措施後某些地區因為高疫情地區來者可能較多,以至出現病情發現及診斷甚至能力不足的問題,有必要評估這些地區的相應能力和進行必要的調整補充安排。

依法依規進行調整。這次疫情是一級應急響應事件,主要政策措施由中央政府決定。調整隔離及交通限制措施,需要國務院或者得到授權的主管部門決定。地方政府可以決定本地區有關的特殊規定及措施,不能超過法定權限和中央政府授權制定一些對沒有疫情防治意義又直接幹預企業及民眾基本權利的措施規則。

(作者陳小洪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黃培為e-works 數字化企業網 CEO)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