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1999年的時候,有一部講述病毒題材的國產電視劇播出。這是我國首部災難片類型的電視劇,該劇的導演是安健,男主則由獲得瞭19屆金雞獎影帝的滕汝俊出演。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這部電視劇講述的是在一個叫做十八裡坡河口村的地方,在一條幹涸的河床上兩位村民偶然間在河灘上挖出一個密封的盒子。

還以為是挖到寶貝的兩人,打開盒子後卻發現裡面不過是兩瓶發臭的黑水。失望不已的兩人回村後卻接連猝死,且死相猙獰,讓人害怕。就在人們為兩人的猝死恐慌之際,河口村的村支書傢中的牲畜也出現瞭大規模的死亡。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之後,河口村接連不斷出現不明原因人畜感染和死亡,整個村子仿佛已成絕地。消息上報到市裡,很快引起瞭政府和相關部門的重視,但因為種種原因,相關消息被某些人刻意封鎖,而為瞭阻止病毒河口村所在的十八裡坡也被軍隊戒嚴封鎖。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每個小時都在死人。恐懼情緒已超出瞭常人所能忍受的極限。死去的人是無辜的,活著的人則更是無辜,他們有權利保全自己的生命,但為瞭保證不將病毒擴散出去,村支委最終還是決定配合封村,將病毒封鎖在河口村之內。

病毒的來源已經查清,就是一開始兩個村民挖出的瓶子,那裡面裝的所謂“發臭的黑水”,其實是當年日軍侵華時候留下的細菌戰樣品。雖然找到瞭病毒來源,但短時間內依舊無法找到消滅病毒的方法。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各種勢力和村裡人,都圍繞著這封閉的河口村展開瞭角力。

防疫站年輕大夫季香肩負如山的重任,分分秒秒都在尋找和研制能夠消除這種病菌的辦法,自己最終卻沒能走出十八裡坡,村支書趙小駒帶領12名黨員在近千名群眾中往來奔走,安撫民心。關鍵時刻表現出的非凡氣概和英勇壯舉令人感到那面黨旗仍是那麼鮮艷和明亮。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生與死的關頭是對人性最直接和最真實的考驗,留下,還是跑出去?活著,還是死去?為自己努力,還是為別人奮鬥?每個人都必須做出明確的選擇,不容逃避。

當最終很多人為此犧牲,而剩餘的人們終究獲救之後,為瞭根除病源,整個河口村都被付之一炬。人們驚懼的目光在那沖天的大火中逐漸消融。本來代表著毀滅的火焰,在此刻卻是代表著一種重生的光輝。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而那熊熊燃燒的火光,也讓很多被這部電視劇留下瞭陰影的觀眾,感到瞭一些溫暖,無論怎樣,人民最終還是戰勝瞭這場災難。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這部電視劇並不是太過出名,或許和它其中一些驚悚的情節有關,畢竟對於很多80後90後的人來說,這部電視劇也是童年陰影之一瞭。

但作為史上第一部國產災難片類型的電視劇,這部劇集在豆瓣還是得到瞭8.4分的高分。除瞭關於病毒和疫情的恐怖描述,這部電視劇中關於各種人性和現實的刻畫也是它的一大亮點,或許,正是有這些內容的存在,它才能獲得這樣的分數吧。

首部國產病毒類災難電視劇,誰還記得這部1999年的《一級恐懼》

而除瞭那些嚇人的記憶之外,該片最讓人記憶深刻的一點,就是村裡人第一次召集起來開會的時候,在已經知道這是一場瘟疫的情況下,最終村民們還是決定自我犧牲集體留下封村。

沒有選擇四散逃離的村名是最讓人感動的,雖然離開河口村,他們生存的機會也許會大上很多,但毫無疑問也會把病毒帶到外界,感染更多的人。

這種自我犧牲的精神,或許就是中華民族始終能夠戰勝每一場災難的關鍵所在吧。

最後,大傢都來說說小時候看沒看過這部電視劇呢?讓你最害怕的鏡頭或者劇情你還記得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