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與成長的輪回

這是前段時間非常流行的一個段子:
一價值風格基金經理去請教禪師:“半導體5G雲計算消費電子連創新高,我堅持價值投資但是壓力極大,請問該如何是好?”禪師一言不發,拿出一瓶茅臺酒打開請他酌飲。基金經理拿著酒杯若有所悟:“大師您的意思繼續堅持價值股投資,好的公司終將會像茅臺一樣再創輝煌?”
禪師搖頭說道:“錯瞭,每一輪科技股的頂部,都是由價值風格基金經理買醉之後沖進去決定的。”


實不相瞞,這個段子確實是我寫的,而它其實是去年6月另一個段子的鏡像版。
風格輪動一直是A股一個非常重要的策略,尤其是今年行情演繹到現在,大傢又開始討論成長與價值的風格切換瞭。
你要理解什麼時候風格開始轉回科技股的,先要理解當年風格是怎麼倒向價值股的。
首先是2012年底前,那時創業板從開始的1000點,最終一路跌到瞭585點,所有人都在嘲諷唾棄科技股。那時的當紅炸子雞,是茅臺五糧液等價值股,以茅臺為例,從2012年初的130元一路漲到年內最高的190元。
結果2013年,茅臺等白酒股迎來瞭八項規定與塑化劑事件,當年股價就跌瞭35%,並最終帶動消費股的沉淪。而創業板,在2013-2015年上半年則恰好啟動瞭為期兩年半的絕對牛市,期間成長股大幅跑贏消費股。
在這一期間,我定期都能見到價值風格基金經理離職,以及看銀行地產消費的研究員換崗,包括2014年底參加策略會,白酒會場都沒幾個人,臺上的專傢還苦口婆心的說:
未來三年(15-18年)白酒行業還是會很困難啊!”
然後我們就迎來瞭2015年下半年的兩輪股災和2016年初的熔斷,這段時間嚴格上說是是空窗期。
2016-2017年,為期兩年的價值股絕對牛市,茅臺是從2016年初的188元開始啟動的,高毅為代表的一批優秀機構從2016年開始成為這一輪行情的最大贏傢,4年時間就擴張成為百億級別私募。在此期間,除瞭電子偶爾有一些行情外,剩下的成長股幾乎全滅。
2018年是一個大級別的熊市,起點是興全合宜300億巨無霸的發行,成立當日即為市場頂點,這一年有點像2015年下半年,嚴格上講是空窗期。
2019年上半年,一度妖股橫行,但是很快風格轉回瞭價值股,標志性事件是2019年10月,茅臺站上1200元。這一輪價值股牛市,如果撇開2018年的空窗期,合計為期2年10個月。(創業板那一輪是2年6個月)
然後在2019年10月後,風格再次大幅倒向瞭成長股,目前為期5個月。


2012年底時,科技股研究員是非常慘淡的,尤其是2012年還是4G的商用首年,也是蘋果產業鏈的爆發年,但是股價依然糾結,創業板照樣跌到585點。
2014年,如果沒有年底券商行情的爆發,我可以和大傢說,金融地產消費的研究員,日子非常非常慘,我身邊甚至真有看銀行的買方研究員轉行去看策略或者去當財經自媒體的。
但是2019年6月,就在這一輪成長風格切換的3個月前,我在當時申萬策略會的科技分會場上看到,裡面稀稀落落隻坐瞭7-8個研究員,而那邊傢電白酒調味品的分會場,連人都擠不進去。

價值與成長的輪回

包括網友提供的圖片顯示:2019年年中上海麗思卡爾頓的策略會上,消費分會場上人山人海,隔壁TMT會場(下圖)裡連一排人都坐不滿。

價值與成長的輪回

真的,2019年年中的時候,科技風格基金經理的聲音幾乎都滅絕瞭,那時根本聽不到任何人在討論科技股,市場上也發不出來任何科技風格基金,幾乎每一個成長風格的基金經理都在投委會的“建議”下進行轉型。所以當時我寫瞭最初的那個段子:
一TMT風格基金經理去請教禪師:“醬油白酒保險接連新高,我每天研究產業趨勢和公司動態,但是依然被殺估值、止損、失眠,請問該如何是好?”禪師一言不發,拿出最新的IphoneXS在空中揮舞瞭一個拋物線。基金經理若有所悟:“大師您的意思繼續堅持科技股投資,終將會像蘋果公司那樣抓住拐點再創輝煌?”

禪師搖頭說道:“錯瞭,每一輪消費股的頂部,都是由TMT基金經理決定的。”

價值與成長的輪回

——誰知道半年以後,2019年公募冠軍就由成長風格的基金經理拿走瞭,你要知道,2019年9月,大傢都還在為茅臺站上1200元狂歡,認為冠軍必然由哪位價值風格大佬拿下。
這就是兩個鏡像版段子的前世今生。
A股就是這麼有意思,風格輪回,到底是誰讓客戶一會在追逐價值風格,一會在追逐成長風格呢?
最後仔細一看,哦,原來還是賺錢效應。


聊完瞭前面風格輪動的問題,再回來看這張圖,萬得全A指數。

價值與成長的輪回

其實看這個指數走勢就非常清晰,A股的指數,長期看依然是底部逐步抬高的過程(998-1664–1849-2440-2850),因為無論怎麼樣,我們的GDP還有6個百分點的增長。
但是由於A股牛短熊長的特征,使得指數更容易繞著合理的估值中樞,更大幅度的上下震蕩搖擺。也就是估值中樞波動的幅度,遠高於EPS波動的幅度。
當然,許多人會詬病我們很久沒見到6124瞭,這是因為上證綜指的編制問題,其實看萬得全A等指數,我們已經遠遠超過2007年的頂部和底部區間。
舉一個細節,萬得全A 2007年的頂部點位是4100點,目前我們在4609點。也就是說,我們遠遠超過瞭2007年的山頂位置。
以招行為代表的部分優質個股,在2017年前後,陸續突破瞭2007年的歷史高位。——招行目前的估值是比較合理的,也就是公司用瞭10年時間,通過10%以上的歷史業績復合增速,15%以上的ROE回報,完全消化瞭2007年的泡沫估值。
如果看完上面的這些信息,你可能會有一個直觀感受:A股是一個長期看能反應經濟基本面、但是短期走勢特別依賴估值波動、情緒擾動效應特別大的市場。
頂部和底部在不斷抬升,但是震蕩幅度極大,這樣的一個市場,最好的操作手段,就是要加一定程度的擇時,或者說大級別的波段。
在頂部區域附近悲觀一些,在底部區域附近樂觀一些。
在一個底部逐步抬升、上一輪底部是2440點的市場,那麼現在的你,要恐慌一點還是樂觀一點,答案其實並不難得到。
再加上前面風格切換的案例,可以再加一句,在板塊熱門到極致的時候冷靜一點,在板塊悲觀到極致的時候樂觀一些。
——在A股,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對普通人而言,是最重要的、能學會、而且最有效的炒股技巧
還有一個簡單的小技巧:某個板塊,他們如果一直強調這說國之重器、必須突破的方向,當邏輯需要用這種東西來驗證,那就說PEPBPS跑道市值法國際類比都已經失效瞭,所以要講玄學才能解釋的通瞭。


所以有大V給大傢喂毒雞湯,說經濟下行周期你是普通人就別想著資產保值增值瞭,不被收割就不錯瞭。
我個人是不認同的,因為我們不需要跑的比獅子快,我們隻需要跑的比其他人快一點就可以瞭。

——在A股,冷靜一點,隻要你冷靜一點,你就比95%的人更優秀瞭。

畢竟這種兩年去追逐價值、兩年去追逐成長、又兩年去追逐價值、再兩年去追逐成長的市場,哪有什麼理智可言呢,都是人性的輪回。

除瞭極少數的苦修者,價值對於許多人而言,也隻是一種風格,想明白這一點,你就對醬油股都能漲到60倍PE/20倍PB不意外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