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香港 | 22 Ships

灣仔這地名挺有趣的,小時候總是覺得是什麼明星,類似“華仔”(粵語讀wah zai)。華仔跟灣仔自然沒啥關系瞭,後者早就存在,意為“小港灣”,因為這裡以前的確是個碼頭。灣仔碼頭水餃就是在這兒起傢的,創始人臧健和女士是山東人。

周邊有些街道命名就源於港口、船塢等元素,比方說Amoy廈門街、Swatow汕頭街以及Schooner捷船街,不過最直白的要數Ship Street船街。但是填海後這些地方已經不再是岸邊,而是內陸。

如今船街演變成另一種碼頭,停靠在這兒的艦隊包括“船籍”登記在法國的Akrame、由前米其林“三星上將”掌舵的廚魔等等,不過當晚“艙位“最搶手的兩艘都屬於英國大廚Jason Atherton,一是載滿西班牙火腿和50多種雪利酒的Ham & Sherry,二是斜對面系泊在船街22號的tapas餐廳22 Ships,店名與街名一樣直白。

炙手可熱的一方面確實是因為僅能容納35位顧客,又不接受預定,而且據傳叫號後得五分鐘內出現,還必須全員到齊才允許入座。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無疑餐吧最受歡迎但空間較擁擠,我們當天三人拎著大包小包,傳統方桌更合適

然而餐廳亦確實一直保持超高熱度,自從2012年創辦後總是一席難求…當然還不至於黃牛代排隊的程度。不過能理解,J.A.在上海的Commune Social一直是我非常喜歡也經常推薦的西餐廳。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22 Ships的餐牌與C.S.幾乎同出一轍,亦是印在桌墊紙上,甚至連菜單排版幾乎也是套瞭同個模板。一頁紙的食物選項,以及黑板上的幾樣限時特款,產品線貴精不貴多,也的確普遍精湛。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某些菜品也是克隆,例如烤乳豬配菠蘿和甜辣椒,連上桌用的長方形烤盤貌似亦跟Commune Social一模一樣,記得配料也是有菠蘿和辣椒之類的酸甜辣組合。不過就像麥兜唱的,再來一碗(盤)也無所謂。

西班牙的烤乳豬發揚於羅馬帝國時期,以卡斯蒂利亞-萊昂區域的尤為著名,有些廚師還會用盤子邊沿而不是刀具來切割,以炫耀乳豬的軟嫩,隨後盤子還要扔碎在地上,為作秀畫上感嘆號!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切開後的烤乳豬

不知道船街這頭小麥兜,盤子能否割開呢?皮較厚,但烤得非常脆,而且厚度反而賦予特殊的口感,好比薯片一片一片吃vs十片同時吃。說實話,再來一盤純豬皮也能吃得下。

然而肉也不可輕視、不容錯過。感覺這是港式乳豬與西班牙乳豬的一明顯區別,前者幾乎隻顧皮,因此很多時候片皮乳豬的皮一旦吃完,剩下的肉就直接端走。

麥兜的嫩肉既誘惑也幼滑,充滿邪惡的脂肪,搭配的菠蘿與源於西班牙北部的“小鳥喙”piquillo甜紅椒自然就是為瞭解膩的。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關於辣椒,吃日式燒鳥的時候愛點獅子唐幸子辣椒,吃tapas就常點經典的烤padron小青椒。一般是橄欖油裡煎炒,這裡應該是煎完再灸,所以比較幹身,鐘意此做法,油被瀝得更徹底。記得以前C.S.使用蔥和檸檬,這裡是蒜和海鹽。

小東西哪怕外表毫無區別,有的會較溫順,有的則是苦辣,但這種目測無法判斷的差異屬於正常。如果阿甘吃過padron,或許會告訴他孩子“生命就像一碟小青椒”。

但有小道消息說,八九月份采摘的比起前兩個月的會有更多籽所以更辣,也有人提出大概5%會是屬於明顯更辣的,不過如果是美國加州種植的話這個比例又會攀升。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火腿松露鵪鶉蛋吐司也與魔都基本雷同,隻不過兩地用的芝士不一樣,這裡是曼徹格羊奶酪,而上海則使用類似風格的伊比利亞奶酪。

相當好吃,不過其實傢裡自己也可以做,還會多配幾隻鵪鶉蛋,也要多放幾片西班牙火腿。

少是少瞭些驚喜,但大廚的神韻還在,所以每道菜都值。不過也有幾樣是之前在C.S.一直沒見過的。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脆鴨蛋配谷物和油封鴨腿相當有意思。名叫脆鴨蛋,也有像炸豬扒的外層,卻是溏心的內核,這油溫和時間把握精準。想起瞭蘇格蘭蛋。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切開後的脆鴨蛋

墊在下面的是燴飯,顆粒嚼著帶勁兒,混合瞭油封鴨腿肉,本身就已非常香,摻入瞭溢出的蛋黃後就更上一層樓。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焗骨髓配鳳尾魚膏和洋蔥醬是抹在吐司上吃的。欣賞這樣縱向砍開的骨頭,不用啃得滿臉都是粘糊糊的油水肉漿。邊沿打磨得十分光滑,估計是反復利用的容器。

應該沒人會整根骨頭端起來,往嘴裡直接扒吧?這樣吃,未免有點…太野(痛)蠻(快)瞭吧!

因為實在是美味。骨髓先挖出來,再羼入面包糠,後放回骨頭裡。猶如披上瞭黃金甲,軟組織變得更硬朗,多瞭以往沒體驗過的砂石口感。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焗骨髓的面包片與洋蔥醬

不過骨髓大概80%是脂肪,肥潤無法抵擋,所以搭配瞭酸得隱隱約約、烤得酥化掉渣的酸面包,味道淡質地輕,乖乖地襯托主角。甜甜的糖化洋蔥醬和骨髓在吐司片上親密擁抱,在嘴巴裡水乳交融,極致的甜與膩淌滿瞭口腔。

罕見如此風味濃烈的骨髓,可每人僅小小兩口,讓大傢都愛不釋手。

我們除瞭點地上的,也有吃水裡的。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海鱸魚配小胡瓜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切開後的海鱸魚

海鱸魚配小胡瓜。火候很棒,微焦略脆的皮下魚肉可見亮澄澄油光光,水分悉數保留。但奇怪的是魚肉沒想象中豐腴,可能是調味太搶鏡瞭。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炸魷魚配墨汁蛋黃醬。炸衣不算額外輕盈,魷魚不算特別軟嫩,但整體也還是蠻贊的。

然而最喜歡的反而是墨汁蛋黃醬,黑墨的香氣被高度提煉,而蛋黃醬則不怎麼膩,單獨光吃也挺享受的,絕對喧賓奪主,but in a good way。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唯獨失望的是燉口利佐香腸,咸得好像鹽是天掉下來的。紅酒的酸澀與香腸的咸辣在慢煮過程中互相渲染,可惜兩者並沒有因為糅合而變得柔和,反倒是變本加厲,十分齁。

當晚的口味都偏重,所以消費瞭不少酒水,也故而跳過瞭甜品。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白桑格利亞和裝在錫杯裡的Estrella生啤

香港:灣仔船街的英格蘭x西班牙tapas餐廳,骨髓和乳豬美味到翻船

升級紅桑格利亞

▲不過這些酒水都蠻值得。Next Level Red Sangria升級紅桑格利亞被標榜是“有質感”的,表面撒上瞭極速冷凍樹莓打碎而成的粉末,加入瞭卡瓦酒和調過味的君度酒,另外再配瞭整根肉桂,所以味道比起普通版的紅sangria更有菱角。

22 Ships這艘小艇隻是中國香港這片驚濤駭浪的美食汪洋中的一葉扁舟,但它就是不翻船,興許已經找到屬於自己的避風塘瞭吧。

晚餐前還本來打算飯後去對面Ham & Sherry酌兩杯nightcap,但顯然“船上”夥食豐富,留到以後吧。

地址:灣仔船街22號

電話:+852 25550722

人均:HKD 537

PS: 在我主頁搜搜你感興趣的城市,興許我去過吃過寫過的,也會合你胃口。Ludia小姐持續更新ing~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