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問月,情歸何處?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

  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滅盡清輝發。

  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雲間沒?

  白兔搗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惟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裡。

今日,中秋佳節。黎明,睡眼朦朧。側瞇窗外,天幕低垂,一窗灰蒙。依舊早早起床,洗漱完畢,匆忙早餐,車行在晨間陰冷的秋風裡,擦肩而過的車水馬龍,全然沒瞭童年記憶裡的節日氣氛。

車間生產熱火朝天,辦公樓略顯冷清。忙裡偷閑。車間熱身回來,望著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搖曳的景樹和那秋風中瑟瑟的圃草,傳統的節日情結自然牽絆,不由得憂慮起陰晴圓缺來。念及這個一樣而又不同的中秋,忽然記起瞭李白先生的《把酒問月》。

疲於奔命,分身無術。工業化進程的延展,葬送瞭許多傳統節日的美好情結。人心不古,世道澆漓。時代的格式化,在定位著人們的每個瞬間。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年代,滿目浮躁的人流,充斥著浮躁的情感。渴求古色古香的知己,在放松的心態下,在都市的某個角落,一杯香茗,促膝而坐,傾心交談,淡淡地相處,淡淡地交談,穿越傳統與現代,少瞭一種人為的羈絆和功利,多瞭一分情感的釋放和掛牽,在綠色中享受陽光的溫潤,在寧靜與淡泊中體味生存的詩意。之於我,這一切都成瞭奢侈。

渴望著,在這個浮躁的年代,許多紛繁的來日裡,真誠的友情是一本可以慢慢閱讀的書,豐富、雅致、有內涵。翻開它,墨香襲來沁人心脾;閱讀它,如浴甘霖心心相印;回味它,歷盡滄桑無怨無悔。心靈在這裡放松,困惑在這裡化解。為彼此遇到的難題提一些建議,或者僅僅是想給平實的日子增加瞭一抹光亮、一分溫暖、一種慰藉。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一如這千古長存的明月,之於人間,之於友情,彼此都應明白,適當的安全距離,妙不可言的分寸感,值得生世珍惜。也許,摯友之間的關系原本很難把握,可是一旦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面時,短暫的物性的東西似乎在恒久的精神層面前淡然瞭,脫離瞭物質與情感關系的俗套,沒有瞭傷害與負累,不用擔心孱弱的雙肩去擔當沉重的情感,不用害怕怯懦的心靈難以承受愛的狂瀾,因此彌足珍貴。能真正達到這種至高境界的,必有著深厚的涵養與德行,像一口老井,歲月打磨出他健康而豐富的心靈,能用智慧和心情去關註、理解和他們一起生活著的人,品位不俗,修養到位。這很惟美的境界不知幾人能遇,又有幾人能夠一生擁有? 物以稀為貴,情以純為珍。華燈一城夢,明月百年心,人生到極致,始得見純真。

今夜無月,情歸何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