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明白的人、活的輕松快樂、隻需要知道這三點

一、黑格爾的那麼一部厚書,其實就講瞭一句話:神是真理。

但這裡不要誤解,黑格爾的神不是宗教的萬能神靈,不是基督、佛陀或安拉,而是一種帶有理性和純思的絕對精神,是一種通過理性認識世界,走向人生巔峰的絕對意志和絕對理念。隻不過黑格爾把它叫做絕對精神而已。

做一個明白的人、活的輕松快樂、隻需要知道這三點

黑格爾提醒我們說,人最終的目標都是為瞭建立自己的宗教,這種宗教是經過感性與理性的互相融合後形成的一種新的人生高度,一種絕對的意志存在,這種絕對永恒的東西才是我們作為人最應該追求的一種宗教。(也許在康德那裡,這些被理解為一種道德律令。即便是上帝也是為瞭道德的完善,是一種人類為瞭實現道德自我所作出的公共預設。)

二、南懷瑾在一次演講中說瞭那麼多,其實就表達瞭一個觀點,即幸福在別人眼裡,唯有痛苦在自己心中。說的生活化些,就是這山望著那山高,吃著碗裡看著鍋裡。

做一個明白的人、活的輕松快樂、隻需要知道這三點

再說的具體點,就是大傢都想獲得幸福和清福,但是隻有那些擁有瞭智慧的人才能真正獲得。迷茫無知的普通百姓估計下輩子也沒戲瞭。為何呢?因為南懷瑾認為一個人要想享受幸福或清福的前提是要忍受孤獨與寂寞,而常人是做不到的,他們喜歡社交,喜歡紮堆和熱鬧,此種情況下,何談清福呢?

總之,在他看來,一個人隻有先過瞭寂寞那關,充分地瞭解瞭人生,才能進入到更高的心靈世界,才能相見清福至福。並且橫在我們面前的還有另一個難關,那就是要有厭離心和超脫心,如果我們對塵世心存眷戀,對情思割舍不斷,對人間的七情六欲、悲歡離合仍有執念,那是無法進入佛道的。

心裡裝的太多放不下,即便幸福來瞭,我們也無福消受。

三、、整個《論語》的核心其實就兩個字:一個是仁,一個是樂。

說的淺顯點,就是做人要安貧樂道,仁義治心。無論處境如何,自己都要保持心中的快樂,不改自己的志向和品格。富貴是虛幻的,轉眼即逝,隻有仁愛或仁義才能恒久播散。

做一個明白的人、活的輕松快樂、隻需要知道這三點

所謂知足常樂不自累,審視自得無憂思。孔子認為一個人雖然出身窮苦,但依然可以通過精神的豐盈來完善自己,依然可以在面對權貴時保持獨立與本真,就像亞歷山大大帝問第歐根尼“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賜給你”,而第歐根尼輕淡地說“請別擋住我的陽光”。

為何孔子那麼喜愛顏回呢?因為顏回隻需要一瓢水、一盒飯、一張床,就能生活的很好,快樂自足。如此好的內心認識和如此簡樸的生活,可比現代人強多瞭。

心不為外物所奴役,怡然自得,自成一體,享受自己組建起的一方天地,簡單生活,輕松快活。像魯迅身心最暢快的那一刻一樣——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