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船頭尖尖,船尾尖尖,漂泊在清澈見底的長江支流大寧河,恰似一片柳葉。

船頭一隻長櫓,船尾一隻長櫓,柳葉在激流中跳蕩。前櫓把向,後櫓作梢,縱是回漩險灘、急灣河道,前後兩位船工也能從容不迫,默契配合,化險為夷。

試想,坐這樣的柳葉舟,能不感到新奇愜意麼?

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上世紀八十年代老照片

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赴三峽庫區考察文物古跡淹沒情況,曾在巫山縣城租用柳葉舟,沿大寧河北上巫溪,領略過寧河七峽的絕妙風光,並親自清點過沿岸懸崖上雕鑿的六千多個古棧道石孔哩。乘坐無機動力牽引的柳葉舟,從巫山至巫溪,單向行程240裡,且又是逆水行舟,三名船工從早到晚不是下水推船,便是向前拉纖,一路折騰不止。幸是夏天,船工光著脊背穿條花褲衩(以往是一絲不掛),倒不礙事。若是冬春,水冷刺骨,他們可就慘瞭。

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柳葉舟上行,船工著實辛苦。那次從早到晚兩頭摸黑的旅行,真切清晰地留在腦海,宛若昨日。蜿蜒曲折的大寧河,瑰麗多姿,兩岸奇峰璧立,層巒迭嶂,秀色可餐。眼看累瞭,脖子仰久瞭,我和同伴也樂與船工為伍,或下來拉纖,或幫忙撐篙,卻充其量不過是獵奇或者幫倒忙。

柳葉舟下行則是驚心動魄的歷險瞭。大寧河峽谷河彎多,河床變動大,因河勢變化而形成的深潭和落差較大的險灘也多。飛流直下,正愜意時,前方突遇彎道,眼見著躲閃不及要觸礁瞭,可一雙鐵臂揮舞著的長櫓不早不晚點在礁石上,小船便箭似地折過灘頭,隨著激流奔騰而去,你一顆懸浮的心瞬間落下,幾多感慨欲說還休?!

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一隻柳葉舟,便是一部傳奇。遺憾的是,那些年月,景在深山不未知,大寧河流淌的唯有貧困……

如今不同瞭。伴隨三峽工程的興建,三峽旅遊升溫,大寧河的小三峽已遊船如織、遊客如雲。每天進出小三峽的遊船統一裝扮,統一艙位且動力牽引,遊客們大半天即可往返其間,覺快捷便當得多瞭。

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但枯坐在船艙裡不得動彈,既無拉纖之奇亦無推舟之樂,甚至連獨具風味的柳葉舟也鮮有所見,這種旅行,豈不短少瞭許多情趣?愈是古老的東西,愈是珍貴;愈是獨特的東西,愈有開發前景和存在價值。幽靜秀麗的大寧河,旅遊資源得天獨厚,造型優美且古色古香的柳葉舟,是神奇大寧河旅遊線上的絕妙風景,焉能舍棄?依我看來,舍棄柳葉舟,代之以目今淺倉平底的“方舟”,主事者非是不懂得大寧河之個性,亦屬貪圖眼前利益的“近視眼”。

最難忘:大寧河上柳葉舟|船頭尖,船尾尖;船頭櫓,船尾櫓

小小三峽

柳葉舟是大寧河的“專利”。沒瞭柳葉舟的大寧河,那些急流和險灘便失卻瞭招惹遊客的魅力,可有可無瞭。

哦,柳葉舟,杳然無蹤跡,且在夢裡尋。有朝一日,但願你能重現大寧河,給我一個意外的驚喜!

#長江三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