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白哈巴的回憶

北疆本想留在九月寫

應該更為應景

可整理相片時

回憶起叫白哈巴的村子

半年前留下的視覺記憶

還猶在腦海

那趁著還熱乎的勁兒

先和大傢分享

它帶給我的美好


原本一場臨時起意的旅行腳本,是去呼倫貝爾阿爾山,出發的前兩日,那裡一場突來的雪打亂瞭我的行程。不得已拿出珍藏已久的念想,原計劃來年新疆環線二十天自駕行壓縮到瞭這次九天的非自駕版本。

就這樣9月底,九天。

暫放南疆、直奔北疆。

北疆第一站是去一個叫白哈巴的村莊。

五小時直飛烏魯木齊,臥鋪十小時再達北屯,出站再包車途經佈爾津縣至賈登峪,換乘區間車去往白哈巴。。。一路向北,到達時已是第二天的傍晚,白哈巴可真遠。

來之前做過功課,白哈巴是一個圖瓦人小村落,位於中國與哈薩克斯坦接壤的邊境線上,這裡遊人不算太多,尚且保留著幾百年來固有的原始風貌,我想是這一份”原始“吸引瞭我。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去往白哈巴的路上,它已經開始散放著它的魅力。透過車窗玻璃,好似穿越季節一般,看見路上呼嘯而過的有青的草、綠或黃的樹、灰的房屋、白的雪山頂,它們好像都在宣告著:這是”我“最美麗的時節。

到的時候雖然已是晚上7點,天卻還是亮的,據說這裡的日落是8點以後。夕陽下遠遠的就看見馬路上兩頭牛悠悠的走在人後,一切都那麼安逸和諧。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先去民宿裡放下行李,村莊不大可以去邊境線轉轉。說是邊境線,其實中間還分別隔著和友鄰的兩座大山,但到瞭這裡,一般的民眾是不能再過去瞭,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邊境線瞭。

守衛的士兵告訴我對面的哈薩克斯坦是用直升機巡邏邊境,我們現在還是騎馬或走路的方式,這倒是讓我有點意外,看來,鄰居哈薩克斯坦天然氣、石油的產量還是相當可以。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白哈巴的美我是在次日清晨才感受到的,起瞭個早(其實已經八點多瞭,但對這裡來說,才是一天的開始),沿著村裡的路一點點向外圍走,這裡溫差極大,泥濘的土路此時都已結冰,凍得硬邦邦的,路旁的野草也結瞭冰珠,伴著白色的霜凍,踩上去咯吱咯吱的響。經過的村戶傢中基本都是不關門的,院子裡還有農耕的拖拉機,堆著要燒的柴火,栓著黃牛,晨起時分有農戶傢中還有淡淡的炊煙升起。。。

真好,充滿瞭踏踏實實的煙火氣。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就這樣經過一戶人傢,和熱情招呼我們的圖瓦村大爺合瞭影,又拐瞭一道彎後,我看見瞭一幅畫卷在眼前展開:幾株白樺樹凹著造型佇立在那,一片灰綠的山坡上霜露還在草上凝結,遠山也是露著白白的尖角,這分明是一幅油畫風景。站在那裡癡癡的看,想把這些清冷的色彩統統裝進眼裡,打包帶回傢去。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雖遲遲不舍把眼睛挪開這村外的美景,但路上遇見瞭一個騎馬而過的當地牧民,告訴我們應該去路對面的山頂上,那裡是觀看整個村莊全景最好的位置,時間已不多那就出發吧。

山坡不算很高,路卻並不好走,準確的說,這裡並沒有路,走的人多瞭就慢慢踩出瞭一個個印記,可以借力一片片小石頭慢慢往上攀爬,手腳並用,貓下身子可以保持點平衡。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邊走邊爬,此時太陽已經忽忽的升瞭老高瞭,中途停下來往下看,陽光照在山坡的銀杏樹上,金黃的,草地上的霜也還沒有化去,灰粉綠下烘托著沁人心脾的燦爛。

再往上爬,約一個小時以後,終於到瞭坡頂。該怎麼形容呢?一時間真找不到可以表述的詞匯。。。

就,真美!

從山頂看望村落,村民住的木屋和圈養牲畜的柵欄錯落有致的散佈在松林和樺林之中,在陽光溫柔的照射下安寧祥和。相機已經無法表述我所看到的,你們若下次去可以自己用眼睛找找感動你們的這一瞬間。

再看坡上,這是一大片的草地和樹林,樹很高很直,樹林後面連著另一座山脈。坡頂上靜悄悄的,沒有遊人,遠望過去幽靜而深邃。如果不是天氣實在冷,我真想光著腳丫在草地上肆意跑上幾圈,然後一頭紮進透過樹林的陽光裡。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停留瞭一會,有徒步的隊伍經過,整座山好像又變得更有生氣,就看著人與樹慢慢行至一條線,由近及遠。。。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有朋友後來看到照片問我這是不是在歐洲,確實這一片高原草甸像極瞭北歐的自然風光。斑斕的色彩、明亮的陽光、參天的高樹、遠處的雪山還有澄澈的天空,每一樣都令人深深著迷。

這裡是白哈巴

是北疆給我的第一份視覺盛宴。

那個叫白哈巴的邊境村落

原創文字,引用請註明出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