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傢協會揭竿而起,要求美團降低抽成!是他打響“圍攻戰”第一槍

2月下旬,美團被眾多餐飲人圍攻,餐廳酒店控訴抽成太高、外賣小哥抱怨扣罰嚴重,各地餐飲協會更是揭竿而起強烈呼籲降低抽成,一時間把美團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小編收集線索、追根溯源,發現打響“美團圍攻戰”第一槍的,竟然是山東餐飲與住宿行業協會。小編獨傢訪問會長張文魁,看看該協會與美團到底經歷瞭哪些恩怨糾纏。


2月下旬,美團在朋友圈、微博上被餐飲人圍攻,一時間,餐廳酒店紛紛現身,“控訴”美團抽成太高,使得自己無利可圖,淪落成美團的免費打工仔;也有一些外賣小哥發文,“抱怨”平臺扣罰嚴重,出力賺不到錢。

事實上,美團的超高抽成一直被人詬病,尤其是疫情出現之後,餐廳日子更加艱難,堂食關閉,營收增長點轉移到外賣,此時美團的高抽成讓商傢進退兩難、哀鴻遍野。

與商傢站在一條戰壕的是各地餐飲協會。

據小編瞭解,

2月18日重慶市工商聯餐飲商會1987傢企業聯合發出公函,呼籲美團點評等外賣平臺降低抽成。

2月20日南充火鍋協會向當地相關部門遞交瞭關於美團公司壟斷經營及不正當競爭的舉報信,矛頭直指抽成過高。目前南充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已經受理。該協會會長何偉表示,一般餐飲行業的凈利潤能做到10%~20%就很不錯瞭,在此背景下美團不僅抽走20%傭金,同時還要求商傢推出優惠活動以及承擔部分配送費,飯店餐廳幾乎吐血。

2月22日雲南省22萬餘傢餐企發佈致美團外賣等平臺的公開信,直言“超高傭金讓餐企苦不堪言、雪上加霜”。

……

沿著線索追根問底,小編發現,打響“美團圍攻戰”第一槍的,竟是山東省餐飲與住宿行業協會,他們於2月17日向美團等外賣平臺遞交瞭《關於餐飲外賣平臺全面降傭的建議函》,並且這場要求降傭的談判,早在一年前就開始瞭。

40傢協會揭竿而起,要求美團降低抽成!是他打響“圍攻戰”第一槍

山東省餐飲與住宿行業協會向美團遞交的《關於餐飲外賣平臺全面降傭的建議函》

據瞭解,這傢協會與美團的談判已經持續一年多。2020年2月,因疫情影響,雙方再次就普降傭金問題交涉,在進展原地踏步的情況下,會長張文魁在中國餐飲行業社團群裡分享瞭該協會遞交的《關於餐飲外賣平臺全面降傭的建議函》掃描件,獲得瞭兄弟協會的聲援,全國各地近40傢餐飲協會紛紛揭竿而起,由此引發瞭這場“美團圍攻戰”。

近日,大廚微閱讀獨傢訪問山東餐飲與住宿行業協會會長張文魁。聽聽這一年來,該協會與美團到底進行瞭怎樣不懈的鬥爭。


1

張會長介紹,近兩年,山東省的餐飲業發展迅速,2018年,全省餐飲營收3995億元,躍居全國第一,超過瞭廣東省。其中,全省的外賣平臺訂餐,營收達到600億。

2019年,山東省餐飲營收增長30%,網絡外賣平臺交易額也水漲船高,達到800億元

與餐飲營收一起漲的,還有美團在山東地區收取的傭金。2015年至2016年,美團推廣之初,傭金在3%~5%。而到2019年底,美團抽傭比例平均已經超過20%

據不完全統計,在山東地區,美團外賣約占市場份額65%餓瞭麼平臺約占30%

也就是說,2019年美團在山東抽走約800億×65%×20%,等於104億元

2

美團賺得盆滿缽滿,商傢卻幾乎被抽幹瞭利潤。餐飲人都知道,對於小門店、社會餐飲來說,這20%幾乎就是餐廳的全部純利潤

張會長說:“外賣傭金太高,商傢利潤太薄,這對不可調和的矛盾,逼迫某些餐廳偷工減料、以次充好,於是頻頻出現外賣菜品分量變小、食材不夠新鮮等質量問題,影響瞭消費者的利益。”

3

2018年12月31日,山東餐飲與住宿行業協會聯合省內16地市的相關協會以及100多傢餐飲企業,成立瞭山東省餐飲行業網絡訂餐聯盟

面對美團的高昂抽成,“聯盟”揭竿而起,為省內24萬傢外賣商戶請命。張會長來到美團總部,與公司副總展開談判。

張會長說:“我們的訴求是與美團合作,協會負責監管外賣商戶的出品質量,保證食品安全,美團則要在山東普降傭金5%。我們為何能監管出品質量?這依托於山東龐大的協會網,各地市均有地方餐飲協會,大部分商傢都是會員單位,很多會員本身就是當地餐企的老板。協會通過制定行規行約,能有效監管出品質量和食品安全。這是美團所不具備的優勢。美團作為一傢外賣平臺,幾乎無力監管外賣菜品質量,因此就出現瞭‘光收錢,不管質量’的情況。”

談判結果如何?“美團副總的回復是,考慮考慮!”張文魁說。

除此之外,張文魁還將同樣的要求遞給瞭餓瞭麼平臺,同樣要求降低傭金。

4

從2018年底第一次談判至2019年底,張會長又多次在不同城市與美團負責人交涉,表達訴求。但結果卻是原地踏步,毫無進展

張會長說:“美團的管理層頻繁換人,因此一年來,我們就一直處於談判、美團主管離職、再接洽、再談判、又換人、無進展的循環之中。”

5

2020年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國,餐飲業陡然走進瞭寒冬。堂食關閉,為春節訂餐備下的食材卻堆滿瞭倉庫。

張會長說,2月上旬,美團、餓瞭麼主動找到我們,希望協會組織麾下餐企“線上極速建店、開展無接觸配送活動”,將堂食轉移到線上外賣。

這一舉措符合當前形勢,因此我們迅速發出通知,16個地市共有100餘傢餐飲企業響應號召,入駐外賣平臺,開始瞭線上營業。

借此機會,我們再次向美團、餓瞭麼提出降低抽成的要求——

1)疫情期間極速線上建店的100餘傢餐廳,請務必給他們減免傭金5%起

2)山東省24萬餘傢外賣平臺商戶,請同樣務必給他們減免傭金5%起

截至目前,兩個外賣平臺給予的答復都不理想,我們都沒有接受

美團的做法尤其苛刻:減免傭金,僅限於此次線上極速建店中的連鎖品牌中的優秀企業。此次線上建店、連鎖品牌、優秀企業,三個關鍵詞缺一不可,一下子將減傭金的范圍縮小瞭幾百倍

因此,我們沒有答應,此事再次擱淺。

6

2月17日,張文魁會長將要求外賣平臺普降抽成的公開函發到餐飲協會社團群內,這一下擊中瞭餐飲人的痛點,引發強烈共鳴,於是有越來越多的行業協會加入其中,抗議美團(包括餓瞭麼)的“吸血行為”。

張文魁會長:

第一次與美團談判時,我就直言不諱:你們在山東地區的傭金平均高達20%,商戶是山東的,顧客是山東的,你們隻搭建一個平臺,一年就拿走100個億,太狠瞭!

我們希望美團、餓瞭麼提供平臺服務,收取合理傭金,給商傢一定的利潤空間,而不是隨意漲價、漫天要價,說多少就多少。我認為平臺收取10%的傭金是合理的。

受疫情沖擊,餐飲經營更加困難。此時,美團更應彰顯企業擔當,履行社會責任,普降傭金,與餐廳飯店一起渡過難關。

7

據某財經媒體報道,美團目前日賺傭金近2億

而美團方面則對外表示:傭金一路上漲的主要原因是公司運營成本和人工費用的增加,與海外同行相比,美團的傭金仍然較低,處在健康水平上。

8

美團是否真如餐飲人形容的這般“瘋狂吸血”“不近人情”?

爆發疫情之後,2月26日,美團推出瞭“春風行動”,包括 “無接觸配送”“安心碼”服務。

3月9日,美團發佈升級版“春風行動”,包含七項舉措,涉及餐飲、酒店、旅行等行業,其中明確談到瞭“外賣提點”的問題:

從3月起,美團外賣啟動“商戶夥伴傭金返還計劃”,對全國范圍內優質餐飲外賣商戶,尤其是經營情況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商戶,按不低於3%~5%的比例返還外賣傭金。

返還的傭金,將直接打入商戶的美團賬戶,可用於線上營銷和流量推廣,幫助商戶提升單量,增加營收,促進消費復蘇。

同時,對武漢地區所有餐飲外賣商戶,美團將在3月持續推行此前的免傭政策,直至解除封城。

9

針對美團推出的春風行動,小微再次致電張會長,他說:“這和之前給我們的答復一樣,降傭的范圍是‘優質餐飲外賣商戶’,給誰降不給誰降,還是他自己說瞭算。我們的訴求是普降,針對山東省的全部外賣商戶,普降傭金5%。”


不少餐飲人認為,美團的所謂“春風行動”僅僅是作個姿態、擺擺樣子,所謂的部分返還,也隻是左兜出右兜入,惠及的餐廳九牛沒有一毛,得到的實惠比毛毛雨還小。對此,你的感受如何?眾多餐飲協會圍攻美團降傭金,能管用嗎?要求普降傭金是餐飲人對美團的道德綁架嗎?你怎麼看呢?小編在留言區等你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