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大概前段時間裡大傢都看瞭太多生離死別,身邊能聽到的訴苦驟然減少。

快遞外賣不送上門,小區兩天限一個人出門,早起還是沒在app上搶到菜,在傢雲辦公比正常上班還累,復工後在公司被凍死……這些掛在嘴邊的更像是調侃,而不是抱怨。

要知道以往,我每天都能接收到無數關於“苦”的訊息啊,不是姑娘唉聲嘆氣求被老板虐的心理疏導,各種人又被愛情傷得稀裡糊塗,就是各行各業的朋友邊加班邊長籲短嘆這活兒又累又沒錢賺….更別提私信裡每日都躺瞭不少愁苦的長篇大論。

但每次看到大傢因為工作不順心,被愛折磨,父母不理解之類痛苦的事兒絮絮叨叨好久,我都還挺樂觀的。來信很簡短地回復一下,跟朋友們就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聽著,時不時開個玩笑。

我也不是一直這麼不近人情,從換著花樣安慰對方到嘻嘻哈哈,倒不是丟瞭同情心,隻是清楚地明白瞭一件事:

能說出口的,都已經不再屬於慘的范疇。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真正慘的人,哪有閑暇訴苦啊,甚至根本沒精力去想一想自己的處境,隻會用全身力氣去接著那些痛苦或重負,即便有餘力,那也隻夠浮上水面換口氣的。

所以時不時嚷嚷著慘的人們,雖然也該上心,但著實不需要太擔心。

真正的痛苦都是沉默的,他們往往一聲不吭就消失在你的視野裡。如果不是通過時境遷後的本人回憶,你可能壓根沒有任何機會知道他經歷瞭什麼。

世間真正的慘和苦難,大多來自命運本身。

在它們面前,我們日常說得那些慘簡直是不值一提。當然也難受,但這個難受程度和喜歡的菜裡好多沙子的難受程度沒什麼區別,不過是皺皺眉再挑出來。

可隨命運而來的慘,根本無法隨著人的意志、人的善意、人的努力而改變什麼。

疫情這種令人心碎的天災人禍不說瞭,發生在朋友們身上的事也足夠令人唏噓瞭。

意氣風發的哥們突然辭去工作,輾轉於都得瞭癌癥的父母床前,個中辛苦不說,用光瞭這些年的積蓄還得趁父母睡覺的夜晚給人兼職賺點小活兒的錢。看著其他後輩年輕人們吐槽老板,一句開玩笑似的羨慕後面也不知道藏瞭多少辛酸。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相識的一個姑娘,原本快樂富足活得無憂無慮。一傢四口自駕去玩,出瞭車禍隻剩下瞭她一個。在醫院養傷的時候幾次想自殺都被大傢攔得攔,救得救。她哭著跪在地上喊“你們說的我都懂,可我就是不想活瞭”,撕心裂肺。

任何一句“沒事的,別想不開”、“他們知道的話也會希望你好好地活”都會顯得那麼傲慢。

一位前輩過勞猝死,大傢去他傢探望妻兒,兩三歲的孩子靠在媽媽身邊,一點也不哭,也不知道穿著黑色衣服的我們是來幹嘛的。根本無法想象這娘倆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同僚們捐的錢頂多夠上一兩年,看著近乎絕望的她,也完全說不出“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種狗屁倒灶的話。

一切好不好得起來,哪裡是旁觀者這麼輕飄飄的幾句話啊。

我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捱過來,換瞭我又會是怎麼樣的光景?

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要如何熬過這些慘痛的時刻。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人在年輕的時候,總是相信自己的能量無比大,也會覺得每一次慘痛後復原都是自己的成長。

甚至相信雞湯裡說的,一切不好的經歷都是寶貴的人生財富,升級打怪才能佐證那愈發強大的自己。

我也是過瞭好久才不得不承認,看上去做得一切無比正確的決定,要麼是運氣,要麼就隻是在沒得選擇的情況下,做瞭那唯一的選擇而已。

所以完全有理由相信,那些熬過黑暗的人們後來說的“都是運氣”,即是謙詞,也是實話。

究竟是怎麼捱過命運帶來的苦難?

除瞭運氣這個答案,經歷過的人,大概也說不出其他的瞭。

就像前面說的,真正被命運給的苦難砸中的人,根本沒這功夫去記住一二三四五,命運給什麼就接住什麼而已。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很多時候真的不知道怎麼就過來瞭,還不如絕口不提啊。

我偶爾也會因為一些舊事被知情人覺得“太慘瞭”“你怎麼撐下來”,但每當面對“怎麼捱過那漫長黑夜”這種問題時,我內心都是一片茫然:天啊我怎麼知道啊。

我在想,問的人多半是希望聽到一些勵志的故事,或者是人為的奇跡吧。

可事實哪有那麼美,人有哪有那麼無所不能。事實上隻是:熬著熬著,就萬般幸運地過來瞭。

世界上這般那般的慘和苦,都沒有解決的辦法。

若真要提出建議,大概也就一個字:熬。

說到這,這樣的人生財富,要瞭何用。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所以相比那些無法主宰又無法說出口的苦,如今我更喜歡聽見那些細碎的不算真慘的苦痛啊。

我也從來不敢嘲笑那些常常覺得自己活得不好的人們,誰又沒有這樣微妙的時刻呢?

生病時起身取水摔倒的時刻,親密的人們突然離開的時刻,深夜翻遍通訊錄發現再也不是那個可以打給朋友訴苦的小孩子的時刻,甚至隻是一個人走在陌生城市的時刻,人或許都能體會到一種孤絕。

但你也清楚地知道,睡頓美的,吃頓愛的,就能過去,過去後會更生猛,更熱烈。或許這些隨時能覺察到的慘,才是活下去活得更好的念想吧。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寫到這,一個念頭就是,以後遇到那些“賣慘”的,我要更耐心些,更熱情些,不能讓人們隨時想說的慘成為沒有出路的慘。

真的賣慘往往真的不慘。但那些本質上是撒嬌的“賣慘”,又何嘗不是個好消息呢。

即使一輩子看到的,聽到的,需要消化的,都是這些翻來覆去的“破事兒”,也比那些不敢看、不敢聽、也不敢細想的慘痛來得強啊。

啊,還有,慌張著不安著絕望著“我要如何捱過這漫長的痛苦”的人們啊,其實真沒有人知道如何,但不知道的人大多數也都這麼不知不覺熬過來瞭,那還有什麼好去想的呢?退一萬步,誰都毫無把握做到的事,做不到又有什麼好慚愧的。

最後的最後,希望春天真的來瞭。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熬過那些真正慘的時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