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承上:仲巴.最美大草原的蒼茫與柔情)

今曰目標:仲巴到普蘭。7:30從仲巴出發。

我們奔馳在遼闊的仲巴草原。朝霞輝映著天地,陽光柔美瞭村莊,炊煙蘊含著生機,水草滋養著牛羊……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仲巴到普蘭約400公裡。海拔3700m

天與地,山與村莊,一片蒼黃。相比馬上要進入的阿裡地區,仲巴草原已算草色豐潤之地瞭。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西行的路已走向縱深,艱苦的旅程其實剛剛開始。內心,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渴望見識高原的地老天荒。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啊……草原精靈總於出現瞭。羚羊……羚羊……兩隻!我的心,提到瞭嗓子眼上……車,嘎然而止。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藏羚羊,背部呈紅褐色,腹部為淺褐色或灰白色。

金巴輕聲說:快看,那邊……。我們順勢看去,啊,還有一群野驢呢。輕悄悄的荒原上,野驢們或行或停……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藏野驢頭部較短,耳較長,嘴圓鈍,顏色偏黑。上身以紅棕色為主,下身污白色,與軀幹兩側顏色界線分明。

金巴駕車順路追去,我們車上瞄準……越過山頭,掠過湖泊,與野驢們賽跑……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外形似騾,體形和蹄子都較傢驢大許多,顯得特別矯健雄偉,因此在當地人們常常把它們叫做“野馬”。

另有幾隻竟然波瀾不驚,僅僅略略把我們回望。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還有一隻野犛牛呢。隻見㸰身披長毛,胸腹部的毛幾乎垂到地上,可奇怪的是沒有瞭雙角。被偷盜者活砍,還是打架折斷?我分明看到瞭他的哀傷。金巴告誡我們不能下車。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野犛牛四肢強壯,可遮風擋雨,舌頭上有肉齒,兇猛善戰。典型的高寒動物,性極耐寒,為青藏高原特有牛種。

正午到達帕羊小鎮。帕羊鎮是日喀則通往阿裡的門戶,帕羊前面就會見到納木那尼峰、岡仁波齊和聖湖瑪旁雍措瞭。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帕羊鎮,位於219國道仲巴縣段,帕羊擁有獨特的地理位置,使得小鎮成瞭聞名的“神山驛站”。

等待午餐之際,我們仨又一起打街。這是一個很有高原味道的小鎮,具有濃鬱的商業氣息。綿陽餐館、 四川菜館……外加各種小商店。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小鎮更多的是古樸。土屋、斷墻、寺廟、巾幡、轉經筒,更有生活在這裡的最質樸的藏族人民。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對我熱情微笑著的小女孩兒,高原特有的膚色,不失健康陽光。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當地人最平常的居傢生活,母親最平常的傢庭勞動。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輕輕進門打量一下,母女聊天的畫面多麼的溫情感人。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於小鎮不足一小時的匆匆停留,我們依依不舍告別小鎮。村口遇見一位美麗的姑娘。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紅頭巾在荒原中特別耀眼。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在金巴狂野的藏歌聲中,我們在帕羊草原上奔跑。一路有草原精靈藏羚羊的伴隨,曠野充滿瞭脈脈溫情。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納木那尼雪峰映入我們的眼簾。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草原上有大片的牧場,處處是青草和牛羊,遠處是皚皚雪山。 金巴說,我們的左側是喜馬拉雅山脈,右側是岡底斯山脈。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帕羊草原,位於日喀則的西部,仲巴縣帕羊鎮附近,這裡是世界最高海拔河流——雅魯藏佈江的發源地。

心在放飛。追光情不自禁引吭高歌 :草原的風,草原的雨,草原的羊群。草原的花,草原的水,草原的姑娘……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我們一起盡情享受西部草原的遼闊、蒼茫、浪漫……同行的友誼象花兒一樣盛開。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神山納木那尼峰和聖湖瑪旁雍措就在眼前,當地藏民與聖山聖水相依相靠。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約14:00多一點,通過著名的馬攸橋邊防檢查站,這是沿219國道進入阿裡地區的第一道關卡。此處嚴禁拍照。這裡是219國道旁,坐落於馬攸木拉山腳下,駐地海拔4960米。聽金巴說,這裡的冬季時長達七個多月,自然環境十分惡劣。由於這兒空氣含氧少、氣候幹燥、嚴重缺乏蔬菜水果,當地人與駐防者們嘴唇幾乎都是烏的,嘴唇開裂。大雪覆蓋之時,經常有車輛陷落到路邊的溝裡,此時被社會力量救援的可能性非常小。於是這個小站又成瞭無人區的救援站。

我們排隊出示邊防證、身份證,嚴格的接受檢查。然後,車隊一起又向前奔去。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路邊駐足,與聖山聖水留個影吧。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這裡,距離最近的日喀則仲巴縣帕羊鎮已經在100公裡以上瞭,屬於典型的無人區范圍。大傢似乎都心生豪邁之感。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車隊登上瞭馬攸木拉山,海拔5211m。狂風肆虐,雙腿沉重。我們激情挑戰著新的高度!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又一群藏野驢眼前出現。悄悄的停車,悄悄的舉槍,下車的不要!我為這合諧的自然、為我們一再的幸運,熱淚盈眶……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金巴又提醒著我們遠看,那就是岡仁波齊啊!聽說藏地山峰中唯一能被四大教派共奉為“神山之王”的,就是岡仁波齊峰。實在太遠瞭,但我與你的心很近。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岡仁波齊是岡底斯山的主峰,海拔6721米。據說被公認為這是就是世界的中心。

早就聽說,每年來自印度、不丹、尼泊爾以及我國各大藏族聚居區的朝聖隊伍,絡繹不絕。來此朝拜、來此轉山。岡仁波齊的標識為:峰頂有一條筆直的巨大冰槽,與一橫向巖層構成瞭人們說的佛教萬字格,代表著吉祥與護佑。我們目前所在的位置還沒能完美呈現峰頂奇觀。隻待明天。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岡仁波齊並非這一地區最高的山峰,但是隻有它終年積雪的峰頂能夠被陽光照耀。

17:30我們車隊突然離開公路,向一邊砂礪地沖去,向山坡沖去,左沖右突,再順勢而下,於瑪旁雍措懸崖前,嘎然而止……這是一種怎樣的瘋狂!藏族駕駛員的神勇、張狂、車技那真真是酷斃。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瑪旁雍措、納木那尼峰,完整的呈現在我們面前。其壯美無以言表。狂風呼嘯,我左搖右晃,努力穩定身體,腳架是架不住的瞭。隻能手持!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我與石頭又驚喜的發現一種小花,在山石的夾縫之中,是那麼的頑強著,給我們又一陣欣喜。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這應該就是長葉點地梅,杜鵑花目報春花科植物,生於多石礫的山坡、崗頂和礫石質草原。

這就是海拔7694米的納木那尼峰,這就是瑪旁雍措。我熱切地投入瞭你們的懷中。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瑪旁雍措位於岡底斯山主峰──岡仁波齊峰和喜馬拉雅山納木那尼峰之間,西藏自治區普蘭縣內。

據說這是中國蓄水量很大的天然淡水湖,湖水透明度也高。金巴說,聖湖很寬很寬,如果徒步轉湖需時4-5天。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瑪旁雍措有“世界江河之母”的美譽,是唐朝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稱為“西天瑤池”的地方。

這個在教徒中最神聖的地方,這個被他們稱為是心靈中盡善盡美的湖,我們也終於見識瞭你的真容。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傍晚,湖邊,奇冷。手有些不聽使喚,腳也僵瞭一樣,周身透著風。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我們在凜冽的寒風中瑟瑟發抖,我堅定的守望著夕陽,直至日照金山的最後一縷陽光……我才無比傷感的離開。

普蘭:與羚羊野驢同行,與納木那尼峰瑪旁雍措初遇*阿裡大北環線6

21:40天已全黑,啟程繼續普蘭之路。還有約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們在車內暖和著,慢慢才緩過氣來。到瞭普蘭,吃瞭洗瞭睡下,12點。睡神很快來臨。

明天目標:札達 (待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