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著國軍官銜的東北土匪頭目 最後都是啥下場

早些年看現代京劇《智取威虎山》,記得打進匪巢的楊子榮給座山雕獻上聯絡圖後,座山雕立即封他為威虎山“老九”。

這時,八大金剛中有人說:“三爺,咱們是國軍,總的有個軍銜吧?”於是,座山雕說:“好,我封你為濱綏圖佳保安第五旅上校團副···”。

戴著國軍官銜的東北土匪頭目 最後都是啥下場

座山雕一夥,明明是占山為王的土匪,怎麼成瞭“國軍”瞭呢?

翻閱抗戰勝利後的東北歷史資料可知,當時,國民黨為瞭搶奪抗戰勝利成果,進攻解放區奪取地盤,不惜廣羅土匪和日偽殘餘勢力,以封官許願等形式予以收編。於是,諸多惡行昭著的土匪搖身變成瞭“國軍”。

有統計數字表明,截至1945年底,被國民黨收編的土匪劃分出16個系統,收編為“地下軍”“挺進軍”、“光復軍”、“先遣軍”、“救國軍”等37種番號名目。加委各匪首為正副司令、總指揮32名,軍長3名,旅長團長等官職達220多人。

正是在國民黨的縱容支持下,東北土匪數量一度激增至三十萬眾左右。

國民黨特派員秉承蔣介石指令,讓這些土匪配合國民黨正規軍進攻東北民主聯軍和民主政權。文藝作品中威虎山上的座山雕,就是其中的土匪形象代表之一。

從清末民初開始,東北的匪患就不曾間斷。綠林出身的張作霖主政時,曾下力剿過一陣子。

東北淪陷期間,有些土匪武裝也曾拉起抗日旗號打過鬼子;有的則幹脆當瞭漢奸。

抗戰勝利後的1946年3月,入境蘇軍逐步撤回國內,蔣介石開始向東北大舉增兵。5月,我東北民主聯軍因戰事不利被迫從四平、長春撤退。

各路土匪乘我軍主力忙於正面作戰、後方較為空虛之機,在松江、嫩江、合江等地乘勢活躍起來。

日寇投降後,混亂中丟下大批武器彈藥。盤踞東三省的土匪武裝,有的甚至獲得瞭坦克、裝甲車、平射炮、擲彈筒等重型武器。

從1945年8月至1947年4月,東北我軍累計剿匪作戰超過1300次,殲滅土匪六萬七千多人,繳獲大批槍支彈藥和火炮、汽車、馬匹等裝備。

從1947年5月開始,東北軍區轉入第三階段剿匪戰鬥,重點放在肅清潰散土匪、緝拿匪首、鏟除匪根等方面,並一直持續到1949年3月,此後逐漸轉為地方政府的常態化治安管理。

當年這些被解放軍部隊捕獲和消滅的土匪頭目,都曾被國民黨給封瞭些什麼官銜呢?

不妨挑選出幾位盤點一下:

小說《林海雪原》中盤踞威虎山的土匪座山雕,其原型名叫張樂山

雖然真實張樂山並不沒有小說中座山雕那樣擁有強大的土匪勢力,也沒有險要的威虎山,但張樂山的確是縱橫東北山林多年的慣匪,有些過人本事。

戴著國軍官銜的東北土匪頭目 最後都是啥下場

(劇照)

張樂山原籍山東昌濰,兩歲時隨堂兄闖關東來到東北牡丹江。他15歲進山當土匪,18歲當瞭匪首。歷經清末、北洋、偽滿三個時期,有近50年的土匪經歷。他老謀深算,詭計多端,在匪徒中以槍法準、眼睛毒、腿腳快出名,土匪內部稱其“三爺”。

當年,張作霖和日本關東軍軍都沒有將其消滅。日本投降後,他接受國民黨委任,當上瞭“國民黨東北先遣軍第二縱隊第二支隊司令”

解放軍剿匪部隊進駐牡丹江後,對張樂山這股土匪進行瞭多次圍剿,消滅瞭他的大部分人馬。

後來,他帶著身邊二三十個親信,隱蔽在深山老林裡,企盼國民黨大軍到來享受榮華富貴。期間,他時常出沒山林,搶掠百姓,殺害土改幹部,繼續作惡。

1947年2月7日,張樂山一夥被解放軍剿匪小分隊裡應外合消滅。張樂山被活捉。當月11日召開公審大會後,張樂山被押在牡丹江監獄服刑,後病死於獄中。

在小說《林海雪原》中,座山雕被封為“中央先遣軍濱綏圖佳保安第五旅旅長”,而書中的國民黨的這個“濱綏圖佳保安總司令”,也就是座山雕的頂頭上司,則是大名鼎鼎的土匪頭子謝文東。

謝文東和座山雕(張樂山)一樣,不是虛構的人物,真實歷史中的土匪謝文東,比小說中的官職更大

謝文東1887年生於遼寧丹東寬甸縣永甸村。後來全傢遷入黑龍江東部的勃利縣碾子河村。

他早年在傢參加種地,養蠶。“九一八”事變後的1932年,他參加瞭抗日自衛軍,任騎兵旅團長,後曾任民眾救國軍總司令、東北反日聯合軍軍事委員長,還曾經當過東北抗日聯軍第八軍軍長,但於1939年3月變節投敵。

抗戰勝利後,謝文東被國民委任為新編第二十七軍第八十五師師長、第五戰區中央先遣軍第三軍軍長、第十五集團軍總司令、合江省保安軍第二集團軍中將司令官

1946年,為瞭剿滅謝文東匪幫,解放軍部隊在林海雪原展開瞭艱苦戰鬥。其中著名的359旅是剿滅謝文東的主力。經過幾場惡戰,謝匪所部被殲滅無幾,隻剩下謝文東及少數匪首逃入深山老林。

1946年冬天,牡丹江一帶正是冰封雪裹,氣溫零下三十多度。一天,解放軍一個剿匪分隊得到情報入山搜索。他們看到林子裡有一個小廟,有幾個衣衫襤褸的人躲在其中,一個胖子正跪在地上祈禱。

戰士喝令他們舉手繳械,可是這幾個人不但不聽,還開槍射擊。經過一陣槍戰,兩個土匪被擊斃。剩下那個胖子,以一棵大樹為依托繼續頑抗,戰士分幾路包抄過去。

這個胖子正靠著大樹射擊,猛地看見一隻大口徑的“武器”已經瞄準瞭他。嚇得他一哆嗦,槍也掉到雪裡瞭,不由自主地舉起瞭雙手。原來,他誤把電影攝影師的鏡頭當成瞭新式武器。

戰士們上去將這人捆瞭個結實,經盤問辨認,這人正是匪首謝文東。

戴著國軍官銜的東北土匪頭目 最後都是啥下場

1946年12月3日,在謝文東被俘虜一個月後,經勃利縣公審大會宣判,他被立即執行槍決。

匪首薑鵬飛,東北講武堂畢業,“九一八”事變後投靠日寇成為漢奸。1940年被派到華北任偽綏靖總司令部副司令、唐山行營主任、冀東特別行政區長官等職。

曾指揮汪偽軍和偽滿“鐵石”部隊,對冀東抗日根據地反復進行滅絕人性的大掃蕩。他秉承日寇旨意,參加制造瞭潘傢峪慘案。

冀東老百姓對薑鵬飛無不恨之入骨。

日本投降後,蔣介石於1945年9月簽發任命狀,委任薑鵬飛為陸軍新編27軍軍長,並電令其火速退卻關外,盡量收容偽滿軍。1945年12月,國軍新編27軍與28軍合並,薑鵬飛被委任為第十一戰區中將高參。但仍以新編27軍軍長名義到東北組織地下軍,以配合國軍搶占地盤。

薑鵬飛在北滿多地封官許願,先後收編瞭大批散兵遊勇、土雜武裝、日軍殘餘,拼湊成十餘個師番號,成為實力最大的“中央胡子”頭。

1946年7月,東北剿總杜聿明命令薑鵬飛配合新一軍進攻,同時進駐哈爾濱。

薑鵬飛於是潛入哈爾濱,準備裡應外合。8月10日,他見新一軍仍未發動進攻,決定自己單獨動手。8月18日,薑鵬飛命令拼湊的土匪兵分四路,對哈爾濱形成包圍態勢。在市內,他策劃在8月28日早晨,於三棵樹、太平橋、道外、道裡、顧鄉屯等地舉事。

豈不知,東北民主聯軍早已通過打入敵人內部的情報人員,掌握瞭薑鵬飛的計劃,決定當機立斷,將敵匪一網打盡。

8月26日晚,在哈爾濱市區的光復飯店,薑鵬飛正在召見一個叛變的東北民主聯軍幹部,並任命這個叛徒為師長。正當他們得意忘形的時候,潛伏在飯店的我黨特工人員從天而降,一舉將這個罪大惡極的匪首擒獲。

戴著國軍官銜的東北土匪頭目 最後都是啥下場

在對薑鵬飛的突審和偵察中,又發現薑鵬飛與反動會道門頭頭李明信早已勾結起來。此人自封為“ 皇帝”,制作瞭龍袍,封瞭“娘娘”,操縱道徒數千人,準備配合薑鵬飛在香坊、太平橋一帶舉行暴亂。結果,李明信的皇冠未及加頂,也束手就擒。

孫榮久,匪號孫訪友,是合江一帶有名的慣匪。他17歲當土匪,“九·一八”事變後成為漢奸,殘害過抗日志士。

日本投降後,他又乘機拉起隊伍,自立為頭目。1945年11月,中共中央東北局派孫靜宇等人到合江地區開展工作,並組建瞭三江人民自治軍,孫靜宇任司令員。孫榮久是孫靜宇的伯父。孫靜宇想借孫榮久之力收編地方殘匪和武裝,於是委任孫榮久為三江人民自治軍獨立團團長。不久又任命孫榮久為三江人民自治軍勃利衛戍司令員,勃利、寶清、林口、密山等縣收編司令員。

不久,土匪頭目張雨新,帶著國民黨第十五集團軍先遣軍司令的頭銜來到勃利。張雨新與孫榮久接觸後,即以先遣軍司令的名義委任孫榮久為國民黨第十五集團軍第一先遣軍中將軍長,並給孫手下的頭目委以團長、營長等各種官銜。

孫榮久非常狡猾,他抱著觀望的態度,搖擺不定。心裡想:共產黨讓我當什麼收編司令,可是兵沒擴編多少,有名無實。共產黨的軍隊又窮又苦,紀律又嚴,不許撈錢,不許玩女人,當一個官也沒什麼意思。

他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當國民黨軍可以升官發財。隨後決定於1945年12月12日在勃利發動叛亂。

這一天,他組織所屬土匪殘忍殺害瞭我黨派到部隊的幹部多人,制造瞭影響極壞的“雙十二事件”。

孫榮久叛變後,帶領殘匪主要在勃利、樺南一帶流竄。1946年我軍在青龍山、雙河與孫匪發生過幾次戰鬥。經過我軍不懈搜剿,這位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土匪自知難逃,隻好俯首就擒。勃利縣為此召開公審孫榮久萬人大會,會後將其執行槍決。

東北最大的悍匪之一張雨新,綽號“張黑子”。早年在東北軍中當差,做過團副官,當上土匪後主要在依蘭、勃利等地活動。日軍占領東北,他無恥投靠並成為日本特務。

抗戰勝利,張雨新及時地搭上瞭國民黨第十五集團軍司令何柱國,被國民當局任命為“東北第十五集團軍先遣軍中將總指揮”。

戴著國軍官銜的東北土匪頭目 最後都是啥下場

之後,張雨新極為囂張。他通過各種手段,拉起十幾個團土匪武裝。在打下勃利縣城後,慘無人道地下令搶掠奸殺3天,雙手沾滿瞭人民群眾鮮血。更不能容忍的,他還帶隊襲擊瞭刁翎鎮我軍獨立團團部,造成很大傷亡。

為瞭徹底肅清張雨新土匪武裝,從1946年2月中旬起,由359旅及合江、牡丹江兩個軍區組成的剿匪部隊,開始瞭東北剿匪鬥爭史上著名的“三打刁翎戰役”。

經過三打刁翎,張雨新匪夥被徹底擊潰,張雨新逃往牡丹江一帶躲藏。我剿匪部隊窮追不舍,很快抓住瞭他的副官,進而把他這位匪首活捉。

張雨新被抓後,上萬名群眾冒著零下40度的嚴寒,趕到刁翎參加公審大會。群情激憤的老百姓一面控訴,一面用棒子打他的腦袋···。當時的東北電影制片廠,專程趕來拍下瞭處決這個匪首的歷史鏡頭。

土匪頭目李華堂,河北灤縣人,曾是東北軍的營長,東北淪陷後拉起一支隊伍抗日,後期對抗日前途失去信心。1939年下山投降當瞭漢奸。東北光復後,李華堂重新出山組織軍隊,被國民黨任命為東北挺進軍第一集團軍總司令。

他與東北民主聯軍為敵。結果於1946年11月,被合江軍區剿匪部隊圍擊於依蘭東部地區,負傷後被捕,在押解路上被受驚的戰馬壓死。

在《林海雪原》小說中的土匪馬希山,歷史真實是大鍋盔山匪穴大當傢的。後來被國民黨委任為“濱綏圖佳地下先遣軍第一旅旅長”,在大鍋盔李鯉宮戰鬥中被少劍波擊斃。

土匪李德林,是濱綏圖佳地下先遣軍第二旅旅長,也在大鍋盔被消滅。

盤踞奶頭山的土匪許大馬棒,是小說《林海雪原》中的匪首之一,他是杉嵐站人,當地的著名惡霸。被委任為國民黨濱綏圖佳保安第三旅旅長,在奶頭山戰鬥中被剿匪小分隊活捉。

土匪徐九彪,是濱綏圖佳保安第五旅旅長,在夾皮溝被地雷陣消滅。

小說中的國民黨“侯專員”侯殿坤,原籍山東費縣崮山後村,年青年時與人闖關東,因性情狡悍而聚眾為匪。1946年初,侯殿坤被國民黨委任為濱綏圖佳中央國務專員,做瞭許多助紂為虐的壞事。後曾潛入蘇聯,被抓獲歸國後接受改造,晚年不知所終。

作傢曲波在創作小說《林海雪原》時,寫的侯殿坤侯專員,即以他為真實原型。

衷心感謝各位朋友閱覽《掌心春秋》,如果您喜歡,可點擊欄目右上角的提示“訂閱”或“關註”。我們共同賞析歷史趣聞,回憶歷史往事…(聲明:文中配圖均源於網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