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隋文帝打賭送命

  仁壽四年,隋文帝打算去仁壽宮避暑,按照以往的慣例,在臨行前隋文帝都要請術士來算一卦。

  這天,秘書省太史營長官正好病休在傢,當班的這個太史官員叫章仇太翼,剛上任不久,對隋文帝的脾氣也不瞭解,一聽皇帝讓自己卜卦,就趕緊擺起卦來。擺完瞭也沒多想,就跪下啟奏道:”皇上,卦象兇險,此行恐鑾輿不返。”意思是說隋文帝還是宅在大興城比較妥當,如果一定要出宮,很可能有去無回。

  他這話一出,朝堂上的其他大臣們都不由得暗暗搖頭:這個章仇太翼恐怕是要倒黴瞭。隋文帝雖然表面上讓術士來算卦測兇險,事實上,無非是想要聽些穿鑿附會之詞罷瞭。果然,隋文帝一聽完章仇太翼的話,立刻勃然大怒:”危言聳聽,真是好大的膽子!”

  章仇太翼嚇得趕緊趴在地上一個勁地喊饒命。

  隋文帝看著渾身發抖的章仇太翼,冷笑道:”你算我有去無回,我倒是算準你會在我回來那天被砍頭。等我從仁壽宮回來,就砍你的腦袋!看看到底是你算得準,還是我算得準!”說罷一招手,讓侍衛將章仇太翼拿下,關進長安城裡的死牢。

  呆在死牢裡的章仇太翼一心等死。也不知過瞭多少天,忽然來瞭一群人,把他從牢裡給放瞭出來。

  原來,隋文帝不聽勸阻移駕仁壽宮不久後,就感染瞭風寒。這個時候的隋文帝已經六十有四,年紀大瞭抵抗力也弱瞭,加上連日來旅途勞頓,小病很快就發展成瞭大病,沒幾天就到瞭臥床不起的境地。

  病榻之上的隋文帝,沒想到自己文治武功,到頭來卻被一場小小的感冒給打敗瞭。想到這裡,他就記起瞭被自己關進大牢裡的章仇太翼,趕緊召太子楊廣到自己床前,拉著兒子的手,嘆道:”想來我看錯瞭章仇太翼,他確實是個高人,隻怪我當初一意孤行,違抗天意,你趕緊去把人給放瞭吧,再把他接來仁壽宮,我有話要跟他說。”

  章仇太翼從牢裡一出來,就被侍衛門護送到瞭仁壽宮,章仇太翼一拜到地:”多謝皇上不殺之恩。”

  隋文帝讓太監賜瞭座,然後說當初自己不該對上天不敬,希望章仇太翼幫自己在神靈前祈福,借此化解劫難。

  章仇太翼回答說,皇帝是真命天子,而皇帝的後代是龍子龍孫,如果能把皇子皇孫們都集結在仁壽宮,然後一起向蒼天祝禱,或許能改變天數。

  隋文帝聽瞭覺得有理,就命人快傳旨下去,讓自己的兒子孫子們,都趕到仁壽宮來集合。

  章仇太翼就在大寶殿上擺下神壇,每天日夜不停焚香祝禱。沒多久,幾位皇子皇孫也都趕到瞭仁壽宮,其中也包括廢太子楊勇,大傢圍著神壇跟著章仇太翼一起燒香叩拜。經過這麼一鬧騰,隋文帝的病果然一天天地好瞭起來。

  隋文帝身體好轉瞭,就想著回都城,可是,當初他跟章仇太翼打賭,說隻要自己平安回朝,就要砍章仇太翼的腦袋,那現在這腦袋還砍不砍呢?隋文帝是多愛面子的一個人啊,他主意已定,面色也不由得凌厲起來。章仇太翼知道自己隻要回到大興城,恐怕小命不保。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章仇太翼決定去找一個人,那就是太子楊廣。

  章仇太翼見到楊廣後,躬身道:”太子您是天命所歸,但據我這幾日觀測天象發現,紫鸞星旁邊冒出瞭一顆新星,此星大放異彩,奪人眼球,恐怕會暗生變數。”

  這話可真說中瞭楊廣的心病。原來,自從他母親獨孤皇後去世後,朝中同情廢太子楊勇的大臣越來越多,隋文帝這次大病,楊勇就有機會天天在隋文帝跟前端茶遞水,慰問盡孝,難保不生變故!

  但楊廣城府極深,聽章仇太翼說完,面不改色,反而哈哈大笑起來:”先生真是杞人憂天,你要是有空操這份閑心,不如替我父皇多多祈福吧!”說著就讓侍衛們將章仇太翼押送回隋文帝跟前。

  誰知沒過多久,就有太監悄悄進來稟告隋文帝,說太子私傳密信,被宮門口的幾個侍衛給發現,截瞭下來。

  隋文帝一聽,立刻讓人把那封密信呈上來。不看則已,一看就氣得他龍顏大怒,原來,太子楊廣聽瞭章仇太翼的話後,畢竟放心不下,趕緊寫信給自己的心腹,也就是朝中的一把手宰相楊素商量對策。

  太子和大臣來往太親密本就容易引起皇帝的猜忌,隋文帝怎麼能不發怒!隋文帝沉吟片刻,扭頭看瞭一眼神壇前的章仇太翼,冷冷地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今天你去找過太子瞭,快說,你都跟他說瞭些什麼!”

  章仇太翼雙腿一軟就跪倒在地,連連叩頭,把什麼都給招瞭:”皇上啊,奴才該死,這一切,都是廢太子楊勇指使我幹的啊!是他讓我故意刺激太子!”

  隋文帝當然不信,道:”我那大兒子被貶為庶人,幽禁在深宮裡,你們又是怎麼扯上關系的?”

  章仇太翼嘆瞭口氣說,他其實是廢太子的寵妃雲氏的表哥,為瞭表妹夫能有咸魚翻身的一天,更重要的是為瞭賭一把自己的前程,他改名換姓,伺機活動。那天在朝堂上說不宜移駕仁壽宮,也是因為楊勇不想讓隋文帝離開大興城。因為楊勇雖然被幽禁在深宮,但他的住處離隋文帝的寢宮並不遠,有時候趴在樹上都能彼此望見,這樣的距離,是非常有利於他接近父親的。而要是來瞭仁壽宮,那隋文帝肯定隻會帶著太子一個兒子出行,想要接近皇帝,那就難瞭。

  沒想到的是,誤打誤撞,隋文帝到瞭仁壽宮真的就大病瞭一場,章仇太翼便乘機說需要皇子們共同祝禱祈福,於是就給楊勇爭取到瞭和父皇套近乎的機會。

  隋文帝聽完章仇太翼的話,一股火氣就完全沖著大兒子楊勇而去瞭。可就在這時,忽聽寢宮門口一陣女子的哭喊聲,宣華夫人衣衫不整地跑瞭進來,跪在隋文帝跟前哀哀哭個不停。

  隋文帝一驚,忙問是怎麼回事。宣華夫人又羞又氣,抹著眼淚道:”太子無禮……”

  隋文帝氣得直拍大腿,下令去把那個不肖子押來!但隋文帝英雄一世,卻忘瞭這個關頭,自己已經是個大權旁落、大病未愈的糟老頭子,而太子的勢力早已是盤根錯節、羽翼豐滿瞭。太子沒廢成,自己反而被楊廣囚禁起來,又驚又怒的隋文帝,病情急轉直下,當天晚上就被楊廣派去的人,用弓弦勒死在大寶殿的孤燈之下。

  老皇帝死瞭,新皇帝忙著搶班奪權,一時間人們都沒顧得上寢宮裡的章仇太翼和宣華夫人。章仇太翼是楊勇這邊的人,知道自己最終難逃一死,可他實在想不通宣華夫人唱的這一出又是什麼戲。宣華夫人見四下裡沒有閑雜人等,又覺得章仇太翼是個死定瞭的人,便嫣然一笑,索性透瞭底:”太子深謀遠慮,謙恭守禮,當然不會對我有什麼輕薄之舉,這一切,都是他故意佈下的局。”

  原來,發現自己的密信被隋文帝截獲後,楊廣就知道自己的太子之位恐怕不是那麼安穩瞭。可是隋文帝不發難,自己主動去逼宮總有點理虧,倒不如徹底將隋文帝激怒。宣華夫人本是南朝陳的公主,楊廣在揚州時,兩人私交已久。看著英姿勃發又正當壯年的楊廣,再看看白發蒼蒼的隋文帝,宣華夫人沒費多大力就做出瞭選擇,隋文帝果然中計。

  章仇太翼聽完大嘆,可惜自己卻站錯瞭政治隊伍。就在章仇太翼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之際,順利登基的隋煬帝楊廣卻對他拋來瞭橄欖枝,不僅對章仇太翼幫著楊勇詆毀自己不加怪罪,反而給他升瞭官。

  看著一臉疑惑的章仇太翼,隋煬帝哈哈一笑,道:”世人都知道你當天跟先皇打的那個賭,先皇駕崩,是因為他違抗天命,我若降罪於你,不就是向世人表明,先皇的死另有原因嗎?所以我必須嘉獎你,隻有這樣,人們才會知道,天意不可違,先皇之死,是他自己賭輸瞭一條命啊!”

  章仇太翼叩頭謝恩,可沒幹多久,就找個借口辭官退隱山林瞭。可是,還沒等章仇太翼的馬車離開大興城城門,隋煬帝麾下的一隊精兵早已經等在那裡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