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康熙菱角辨奸臣

  這天,康熙皇帝退瞭朝,來到南書房,卻發現侍候他的不是老太監阿桂,而是一個小太監,隨口問:”阿桂怎麼沒來呀?”小太監忙說,阿桂今天請假出宮去瞭。康熙皇帝也想聽聽宮外的新鮮事,就吩咐下去,讓阿桂回來馬上見他。

  直到黃昏,阿桂才急急忙忙地趕回宮來,先跟康熙皇帝請安。康熙皇帝看到他風塵仆仆的樣子,就問他為什麼非要出宮去。阿桂就笑嘻嘻地說自己聽說京南的良鄉長出瞭一棵菱角樹,覺得稀奇,就去看看熱鬧。

  康熙皇帝一聽,哈哈大笑:”菱角樹?這也太稀奇瞭。快說說,你見到的菱角樹是什麼樣子的。”康熙皇帝知道菱角是長在水裡的。他記得梁朝的簡文帝蕭綱作過一首《采蓮曲》,其中就提到瞭菱角。”晚日照空磯,采蓮承晚暉。風起湖難度,蓮多摘未稀。棹動芙蓉落,船移白鷺飛。荷絲傍繞腕,菱角遠牽衣。”那菱角要是長在樹上,又怎麼能跑到水裡牽住瞭采蓮姑娘的衣服?

  阿桂卻沒笑,一本正經地講瞭起來。他也是聽到這個傳聞後覺得匪夷所思,就趕過去看熱鬧。他到瞭良鄉,還真見到瞭那棵菱角樹。隻見樹上長滿瞭菱角,實屬奇怪。

  康熙皇帝取過紙筆,讓阿桂形容樹的模樣,他就畫下來。待得把這棵樹畫好瞭,他又臨摹瞭一張,隻是把樹上的菱角都去掉瞭。他仔細端詳畫上的樹,轉臉問阿桂:”你可曾見過這樣的樹?”阿桂想瞭想說,好像在皇陵裡見過這樣的樹。

  康熙皇帝點點頭,說他也在皇陵裡看到過這種樹,別的地方沒有,心生好奇,特意問過園丁。園丁說這種樹名叫苦梨,乃是做果木嫁接用的,如果不嫁接,結出的果子又酸又澀,根本不能入口,所以沒人種養,自然就難以見到。

  阿桂忽然有點明白瞭,那棵大苦梨樹長在良鄉鎮子外面的荒灘上,沒人理會,它才得以活下來。康熙皇帝暗自思忖:這樣一棵沒人待見的苦梨,怎麼一轉眼變成瞭奇異的菱角樹呢?他不覺興趣大增,悄悄讓阿桂做好準備,明天一早就出宮。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康熙皇帝就帶著阿桂悄悄地出瞭皇宮。

  他們來到良鄉,找到那棵菱角樹,但那棵菱角樹已經被衙役們看管起來瞭,不準任何人靠近。康熙皇帝踮起腳尖兒,遠遠眺望,但見一棵苦梨樹上長滿瞭菱角。畢竟離得遠,看不清那些菱角是怎麼長到樹上的。他悄悄塞給衙役二兩銀子,請他尋個方便。那衙役收起銀子,卻笑嘻嘻地擺擺手,說:”今天有位大人要來拜祭菱角樹,知縣太爺下令瞭,誰都不能近前。等那位大人走瞭,一定放你過去看。”

  正在這時,官道上響起瞭兩通爆竹聲,接著就是鼓樂齊鳴。康熙皇帝扭頭看去,但見幾頂大轎不緊不慢地到瞭菱角樹下,從轎中下來幾位官員,其中官兒最大的就是河道督察秦甫銘。康熙皇帝怕被秦甫銘認出來,忙躲進人群。 隻見一群官員簇擁著秦甫銘來到菱角樹下,秦甫銘恭恭敬敬地上香、叩頭,口中念念有詞,康熙皇帝這才聽得明白。原來,當年秦甫銘進京趕考,半路上被強盜劫去瞭盤纏,一路討飯來到良鄉,餓倒在此,幸虧菱角成熟,有幾顆掉到地上,他撿起來吃瞭,這才勉強有力氣趕路,一舉考上榜眼,才有瞭今天。

  康熙皇帝聽瞭,不覺暗暗好笑。這個書呆子,當時不知是哪個農人趕集去賣菱角,在樹下歇息時遺落瞭幾顆,被他撿起吃瞭,他竟以為菱角就是這樹上長的,實在迂腐。更可氣的是他當瞭好幾年的河道督察,竟還不知道這菱角是長在水裡的,真不知他這督察是怎麼當的,還有人說他政績卓著,還要保他高升。康熙皇帝強忍著怒氣,接著看秦甫銘拙劣的表演。

  秦甫銘感慨之後,又作詩兩首。兩旁的官員們一個勁兒地拍手叫好,知縣於錦滿更是不肯放過這個討好秦大人的機會,忙喚來師爺,讓他把這兩首詩記下來,刻在碑上,立在菱角樹旁邊。還要圈起圍墻,把這棵菱角樹好好保護起來。於錦滿諂媚地笑著說:”這棵樹上結出的菱角,味道原也一般,可自打大人從此經過,它沾上瞭大人的才氣,竟也卓爾不凡,味道極是鮮美,非它樹可比。”

  秦甫銘也大為驚喜:”果有此事?”

  於錦滿忙摘下一顆菱角,剝開遞給秦甫銘。秦甫銘嘗瞭一口,一個勁兒地點頭稱妙。於錦滿即刻命衙役把菱角采摘下來,讓秦大人帶走品嘗。秦甫銘拜祭完瞭菱角樹,一行人就坐回大轎,風風光光地走瞭。

  康熙皇帝湊到菱角樹下,舉頭張望,卻見那棵菱角樹上的菱角已經被摘瞭個幹凈,有些失望。那個收瞭二兩銀子的衙役笑嘻嘻地湊過來說:”我看你這位先生跟那些當官兒的一樣,也是讀書讀傻瞭。那菱角本是長在水裡的,怎會長在樹上呢?”康熙皇帝指瞭指菱角樹說:”剛才我就看到這棵樹上長滿瞭菱角,難道有假?”

  衙役湊近他的耳朵,小聲說:”不瞞先生,這樹上的菱角,都是我們掛上去的。”康熙皇帝細問根由,衙役才告訴他,於錦滿為瞭討好秦大人,這才在這棵樹上做起瞭文章。前些日子,他就命心腹跑到安新縣,高價購買瞭幾十斤上好的白洋淀菱角,事先偷偷粘到瞭這棵樹上。

  康熙微微搖搖頭說:”秦大人也不是傻子,你們往樹上粘菱角,他能看不出來?”那衙役就笑瞭,說那秦大人既然相信菱角是長在樹上的,又怎會看出這些菱角是粘上的?說著,衙役還從衣袋裡掏出幾個菱角,遞給瞭康熙皇帝,說這幾個就是他懶得再往樹上粘,悄悄留下的。康熙皇帝咬破瞭一個菱角,不覺更是咋舌,那菱角竟還是煮熟瞭的。他氣得把菱角摔到地上,轉身就走。

  康熙皇帝回到宮裡,怎麼想怎麼覺得這事兒太別扭。不懲治一下這兩個人,心中的怒氣難消。他眼珠子一轉,很快想出瞭一個主意。他馬上擬瞭一道密旨,說自己最近心火上旺,太醫說需食用水裡生長的菱角來消火,這個任務就交給正在吏部候任的秦甫銘。他特意讓阿桂去宣旨,還有一句話讓阿桂當面交代。

  秦甫銘接到皇帝的密旨,當即就呆住瞭。他喃喃地說:”我隻知道菱角是長在樹上的,哪還有長在水裡的?陰陽不可互生,樹上長的東西就絕對不能長到水裡。這可為難死我瞭。”阿桂就把康熙皇帝交代給他的那句話當面告訴瞭秦甫銘:”於錦滿既能找到長在樹上的菱角,就一定能找到長在水裡的菱角,你找他就是。”

  秦甫銘看皇上早已給他指點好瞭,那是要給他個機會,讓他建立一點功勛,這樣才好抬舉他呀。這麼一想,他就興奮異常瞭。他原是河道督察,使瞭些銀子,買通瞭朝中大員,保舉他當吏部侍郎,隻等朱筆禦批瞭。現在看來,自己的銀子使對瞭地方,連皇上都偏向著他瞭。他不敢怠慢,馬上趕到瞭良鄉,把皇帝的密旨展給於錦滿看瞭,還說瞭康熙皇帝給他指點迷津的那段話,然後問他到哪裡才能找到水裡生長的菱角。

  於錦滿一看到皇帝的密旨,再聽到秦甫銘轉述的那段話,當即給嚇得兩腿發抖,”咕咚”一聲癱倒在地。秦甫銘忙著把他扶起來,驚詫地問他這是怎麼啦。於錦滿不敢說出實情,隻得假托自己犯瞭頭暈的老毛病,要靜臥片刻。他辭別瞭秦大人,慌慌張張地溜到後堂,一屁股就癱坐在太師椅裡,嘴裡嘟囔:”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皇上讓秦甫銘來找生長在水裡的菱角,還特意讓他來找自己,那明擺著是皇上知道瞭他假造菱角樹逢迎秦大人的事呀。皇上沒有點破,不把他抓進大牢去法辦,就算給他留足面子瞭,自己還等什麼呀?於錦滿趕緊脫下官服,拿出大印,收拾瞭金銀細軟,帶著夫人從後門溜出瞭府衙,逃之夭夭瞭。

  秦甫銘等瞭半天,還不見於錦滿出來,到後堂一看,於錦滿已經掛印而逃瞭。這個於錦滿,在搞什麼鬼呢?他百思不得其解。但皇帝的密旨還得執行啊。他隻好一路往南走。走出不遠,就到瞭文安縣。他給知縣展示瞭皇上的密旨,然後問知縣到哪裡能找到水裡生長的菱角。知縣好生奇怪,帶著他來到集市上,隻見集市上擺著許多賣菱角的攤子。知縣說,那些菱角都是水裡生的,要找樹上生的,那才難死個人呢。

  秦甫銘聽瞭,腦袋不覺一大。他忽然明白瞭,於錦滿為瞭巴結自己,才弄出瞭一棵子虛烏有的菱角樹。康熙皇帝為瞭懲罰他們,這才密令他們去找水裡生的菱角呀。他羞愧難當,再也沒臉回京去見皇上瞭,直接回瞭自己的老傢。

  康熙皇帝再也沒接到過秦甫銘的奏折。

  從那以後,康熙皇帝也就不那麼信任官員們的奏折瞭。他經常喬裝打扮,溜出皇宮,微服私訪,甚至多次下到江南,瞭解各地的風土人情和百姓的疾苦,免得再發生菱角樹那樣的滑稽故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