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華:何必浪費時間去迎合卑鄙的流氓?

何必浪費時間

去迎合卑鄙的流氓?

?|叔本華

倘若一個人的人生目標是在政治生活中獲得成功則另當別論。為瞭一步一步往上爬,首先必須獲得他人的贊同,贏得朋友,建立人脈,通過他們的幫助一步一步加官晉爵平步青雲——有這種鴻鵠之志的人最好出身一文不名。

一個並非出身名門望族的人,有抱負,並且具備一定才能,那麼貧苦的生活絕對會把他的優勢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甚至因此獲得貴人提攜。

人與人之間在日常接觸中,最喜歡做的就是證明其他人都不如自己——這種情形在政治生活中是多麼的司空見慣!隻有一個絕對的窮光蛋,會從各個角度分析,確信自己從頭到尾、從裡到外沒有任何優勢可言,確信自己無足輕重一錢不值,隻有這樣他才可以心安理得地成為政治機器中的一顆螺絲釘,他可以毫無顧忌地卑躬屈膝奴顏諂媚,必要時甚至還可以匍匐在地。他就是那個可以無條件服從一切、並且嘲笑一切的人,榮譽對他而言毫無價值;在和上司或任何官居高位的人交談或通信的時候,他會用最響亮的嗓音和最醒目的字體來吹捧對方——就連那些人隨便寫瞭幾個字,他也準備將其捧為傑作大力鼓掌。

叔本華:何必浪費時間去迎合卑鄙的流氓?

他從青年時期開始就知道該如何點頭哈腰搖尾乞憐,他就是歌德筆下那個通曉所有隱秘真理的大祭司:抱怨卑鄙和下流有什麼意義呢?整個世界都歸它們統治。那些免於生存之役的富傢子弟們,通常在思想上會有某種程度的獨立性,不受約束。他們習慣於昂起自己高傲的頭顱,還未曾學會上述為人處世的藝術。

即使擁有某些才華,但實際上他們應該也意識到瞭:才華,永遠無法與討好逢迎的本事相匹敵。最終他會辨認出那些爬到他頭上的人是多麼平庸卑劣,每當遭受那樣的人侮辱時,他就會羞憤難當,可這顯然不是適於這個世界的生存之道。

他們和伏爾泰一樣喟嘆:“人生苦短,何必浪費時間去迎合卑鄙的流氓?不值得!”但是,哎呀!讓我來這麼說吧,世上絕大多數人都是“卑鄙的流氓”,這已然成瞭一種社會屬性。尤維納利斯說:“才華在貧窮面前不堪一擊。”比起政治和社會野心,這番話用在文學和藝術生活領域更合適。在談到“人擁有什麼”時,我並沒有把妻子和孩子包括其中——與其說一個人擁有妻兒,還不如說他為他們所有。把朋友歸到這一類更容易一些,既可說他屬於朋友,也可說朋友們屬於他。

熱愛思想的人都在讀的書

重要聲明

圖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後臺聯系刪除。本文僅供交流參考,不保正確無誤。文觀點不代表本平臺及編輯個人立場。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