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殺:面殺作為三國殺發跡的起源,為何如今沒落瞭?

各位小夥伴大傢好,我是吳下阿蒙,為你帶來精彩有趣的三國殺資訊。

相信有不少小夥伴都和阿蒙一樣,最初認識三國殺的方式是面殺。面殺作為一種斷斷續續的伴隨著我中學時期和整個大學時期的娛樂方式,它的魅力遠非網殺能夠比擬的,爾虞我詐卻又笑料百出,以及各種奇葩的村規,都給我們留下瞭許多快樂的回憶。

三國殺:面殺作為三國殺發跡的起源,為何如今沒落瞭?

可如今,作為三國殺的起源之地,面殺已經逐漸沒落瞭,很難再看到一堆歡樂的年輕人,圍著桌子嘻嘻哈哈,拍出一堆黑白紙牌的場景瞭。

面殺究竟是因何而沒落的呢?

一是因為本身的遊戲機制,桌遊吸引人的地方在於規則簡單卻又不失趣味,給玩傢操作空間,重復耐玩。三國殺當年火爆的原因就在這些方面都做得不錯,5分鐘內就能講清遊戲規則,很好的降低瞭桌遊的門檻。

三國殺:面殺作為三國殺發跡的起源,為何如今沒落瞭?

但是易學難精,5分鐘講清楚的規則僅限於標準版,後續進階之路相當漫長。因為每一個武將的技能都不同,後續的武將技能又多是長篇大論,導致學習成本大幅提高。

但對於老玩傢來說,標準版的內容早就失去瞭吸引力(除非醉翁之意不在酒),這就使得新老玩傢之間產生瞭隔閡,導致三國殺逐漸演變成瞭一個熟人遊戲,不太適合很難吸收新鮮血液。

一個遊戲在最開始的時候,是理論和套路最少的時候,也是最能讓人歡樂的時候。隨著摸索與成熟,打法不像剛開始那麼靈活多變,那麼遊戲的新鮮感自然而然也會減少,直至被新的娛樂方式取代,這是很難避免的。

強勁的競爭對手

當年三國殺的熱潮席卷高校時,桌遊還未盛行,面殺算是應天時地利人和而出現的爆款。而如今,很多大型的商場內都有桌遊店,花幾十塊錢就能體驗一整天、成百上千種的桌遊。從遊戲、影視等各領域的IP制作的桌遊,教父、血源詛咒…不斷地帶來新奇的體驗,同類型的更有UNO、狼人殺這種強力競爭對手。

三國殺:面殺作為三國殺發跡的起源,為何如今沒落瞭?

雖然三國殺對於桌遊市場的崛起功不可沒,但終究被後浪拍在瞭沙灘上。如今的桌遊市場百傢爭鳴,很難再出現爆款,誰也無法占據統治地位。

而除開桌遊之外,現代的年輕人還有多不勝數的娛樂方式可以選擇,碎片化的時間也不適合動輒幾個小時的桌遊。

面殺沒落的第三點,是因為運營方的懈怠

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想靠發行紙牌版賺錢根本不可能。

當年三國殺第一個印刷版出來時,敏銳的商傢們聞風而動,猖獗的盜版占據瞭大部分銷售渠道,是轉型為網殺(線上運營)才拯救瞭三國殺的團隊。

三國殺:面殺作為三國殺發跡的起源,為何如今沒落瞭?

另一方面,隨著線上玩傢群體的穩定,各類豪將可以賣出極高的價格。比如移動端的神曹操,需要99個史詩寶珠兌換,也即是消費1萬RMB獲得。

而在線下情況卻有所不同,失去瞭遊戲環境營造出來的虛擬感體驗,一張頂級強將司馬徽的卡牌,制作成本和一張印著武聖的關二爺基本上沒有差別。價錢一旦變高,玩傢根本不會買賬,甚至覺得買一張也能接受,反正不影響體驗。

紙質版失去瞭盈利空間,自然也就失去瞭耐心經營的可能,成為被冷落的對象。

線上推出的新武將動輒牌堆抽取,或是隨機發動的技能,更有禰衡、龐德公、馬鈞這種根本不可能紙質化的奇葩武將,對面殺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三國殺:面殺作為三國殺發跡的起源,為何如今沒落瞭?

種種原因的醞釀之下,曾經為我們占據著我們學生時代的面殺,已經逐漸淡出視野。

面殺的衰落,似乎也象征著一代人青春的逝去,那盒珍藏版的三國殺紙牌,終究在某個角落裡堆起瞭灰塵。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