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的販毒集團,在如今這樣的文明世界中,其殘暴與兇狠讓世人震驚。去年12月,我微博上發瞭一條駭人聽聞的新聞,在美墨邊境,一戶摩門教傢庭隻因為誤闖入瞭墨西哥販毒集團的地盤,9人慘遭屠殺,其中包括6名兒童,一對雙胞胎嬰兒…三輛車遭到瞭毒販的機槍掃射,之後屍體被焚燒…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從2000年以來,墨西哥的兩任總統先後采取瞭強硬的態度打擊毒梟,但是效果卻適得其反:從2000到2013年,就有21萬5千人被謀殺,這些未包括幾十萬人的失蹤人口,在墨西哥的一些地方發現瞭惡名昭著的千人坑。而且他們被處決的方式也異常殘忍,每1萬人中大約就有200人遭到斬首。

警察人人自危,法官聽聞要審判毒梟當夜跑路,新市長上任僅6小時後就曝屍街頭,犧牲軍警剛被國葬之後,傢人因為電視上露面而慘遭毒販滅門…從2017 年 9 月份選舉伊始,已經有132 位參選人因參與選舉慘遭殺害,這其中包括48 名總統參選人。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公開處決在墨西哥毒販之間已經常見不鮮

墨西哥販毒集團的殘忍,墨西哥政客的貪婪以及墨西哥執法機關的腐敗固然是這一切的原因,但是,美國龐大的毒品市場,成為大量大麻,海洛因以及可卡因的最終消費地,所有的毒品金額總數高達1000億美元,而作為全球的武器第一大賣傢,美國的武器市場每年會有至少20萬支槍流入墨西哥,墨西哥販毒集團火拼或者對抗墨西哥政府的裝備也都來自美國。

在墨西哥,政治與經濟不斷的影響並作用於毒品的貿易,正如同大熱Netflix劇《毒梟Narcos:Mexico》中所拍攝的這段往事所揭露的冰山一角…這部劇小王強烈安利給大傢的同時,也盡量避免劇透…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兩季的《Narcos:Mexico》海報

Netflix為瞭拍攝《Narcos:Mexico》付出瞭慘重的代價。外景制片主任卡羅·穆諾茲在墨西哥為第四季尋找取景地點時慘遭槍殺。他被發現時坐在車上,渾身多處被子彈打穿…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不幸遇害的制片人穆諾茲

一切起始於墨西哥70年代的經濟危機

墨西哥離天堂最近的時候,是從1940年-1970年這段黃金時期,這段時間內國民生產總值增長瞭6倍,在《Narcos:Mexico》第一集的開始,DEA緝毒探員卡瑪雷拉一傢人來到瓜達拉哈拉,可以感受到這裡的的繁華和美麗,但這也是墨西哥衰落之前的最後輝煌。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當時的埃切維裡亞總統在6年任期裡(1970至1976年),將包括汽車制造,酒店,出版社,影視公司等600多傢企業國有化,並且開始大規模的開啟基礎建設。在國有化與基建的這些項目中,政府大舉從世界銀行開始借債,國傢債務也因此增長瞭3倍。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前總統埃切維裡亞

讓埃切維裡亞總統如此有信心的原因,在於當時墨西哥在塔巴斯科州草原以及坎佩切灣發現瞭儲量巨大的油田,“小科威特”的名號很快就傳瞭出來。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但是當時全球的經濟衰退直接影響瞭墨西哥的工業出口,1976年墨西哥比索貶值50%,國內通貨膨脹橫行,外資紛紛逃離。就在此時,墨西哥的兩處油田開始出油瞭。

不過,這成瞭墨西哥滑向萬丈深淵的開始:1979年,坎佩切灣油田一天可以產油150萬桶,墨西哥國傢石油公司從1976年的5億美元年收入暴漲至130億美元,而據1981年的報道,墨西哥新油田的石油儲量可達2000億桶。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時任總統洛佩茲·波蒂略繼續延續著前任的樂觀,采取瞭以石油換發展的戰略,繼續舉債發展,到瞭1980年,墨西哥國傢石油公司得到瞭126億美元的國際貸款,僅僅這部分貸款就占到瞭墨西哥所有外債的37%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但是墨西哥政府的低效和貪腐,讓大部分的投資貸款被揮霍與貪污,雖然當時的原油產量提升瞭77年的4億桶,到瞭80年的19億桶,但是由於伊朗石油回歸供應,油價卻從78美元/桶直接跌到瞭32美元/桶。於是,墨西哥的外債,從1976年的200億,到1982年時變成瞭590億,債務已經占到瞭當年GDP的30%,經濟面臨崩潰。

墨西哥從此面對的是一個長達10年的蕭條期,許多行業崩潰,大概有80萬個崗位被削減,農民們背井離鄉,從蕭條的農村來到城市尋找機會。從此,形成毒梟集團的大量人力就這麼聚集起來。

美墨聯合的“禿鷹行動”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我們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 墨西哥前總統波菲利奧·迪亞斯

正如《毒梟:墨西哥》開篇:一群警察在錫那羅亞州追捕當地農民,焚燒田地。其實尼克松上任總統之後,美國開始瞭對毒品的打擊。他先是通過立法,頒佈瞭《藥物濫用綜合預防法案(Comprehensive Drug Abuse Pervention and Control Act)》。

1973年尼克松再次入主白宮時,成立瞭美國緝毒局(DEA),不過,當時新成立的DEA是處在一個又小又偏的辦公室裡,而樓上甚至是一層脫衣舞俱樂部…而如今的DEA擁有5235名特工,在美國本土設有227個辦公點,每年預算25億美元。

尼克松政府還不斷的向當時的墨西哥時任總統埃切維裡亞施壓,要求墨西哥政府盡快根除位於錫那羅亞州將近30萬塊的大麻種植地。1977年,一萬多名政府武裝向錫那羅亞,杜蘭戈和奇瓦瓦三個州的大麻種植地發起瞭進攻,這就是當時著名的“禿鷹行動”。墨西哥的政府計劃一石二鳥:一來可以討好美國政府,顯示出墨西哥打擊大麻的決心,二來可以鎮壓農民起義,趁機打壓不同政見者和遊擊隊等。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1977年 墨西哥士兵從直升機直接跳進罌粟田

但是墨西哥政府最大的錯誤,在於讓飛機在這裡的大麻地上噴灑美國提供的“百草枯”化學試劑,最終毀掉瞭成千上萬塊土地。福特總統從“水門事件”後接任尼克松,他對於“禿鷹計劃”大加贊揚,但是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次行動促成瞭墨西哥販毒集團的形成。

散戶沒有瞭,更大的頭目在這場行動中毫發無傷,於是他們“隻能”將生意從山區裡轉移到瞭大城市瓜達拉哈拉,更集中的大賣傢也可以讓他們有能力收買警察,軍隊,國傢安全理事會與墨西哥的政客。

錫那羅亞集團的崛起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毒梟》劇中為拉法設定瞭一段浪漫的愛情

第一個登場的主角是拉斐爾·昆特羅,這位曾經是卡車司機的農民,天才般的嫁接出瞭“無籽大麻”,更小的體積也讓他的產品橫掃瞭市面上的其他競爭對手,人送“大麻話事人”稱號,他在瓜達拉哈拉的大麻種植園達到7000公頃,僅曬幹大麻的種子,就需要7個足球場這麼大。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一代梟雄菲利克斯·蓋拉多

在他身後的是一代毒梟米蓋爾·菲利克斯·蓋拉多,墨西哥販毒歷史最臭名昭著的一位,他有兩個稱號,第一個是El Padrino,翻譯成英文是The Godfater,教父的身份對應的是他的江湖地位,另外一個稱號是El Jefe De Jefes(對應英文The Boss of Bosses),即大佬裡的大佬,這個對應的是他的歷史“功績”:他是首位聯合墨西哥各個區域的販毒,形成統一生產,運輸和銷售的人,從而形成瞭壟斷集團,人稱墨西哥卡特爾(Cartel)。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DFS的標志是虎頭

美國的DEA公佈瞭三大卡特爾毒販集團,前兩個位於哥倫比亞,分別是麥德林卡特爾和卡利卡特爾;另一個就是由菲利克斯領導的,由錫那羅阿搬到哈利斯克州的瓜達拉哈拉卡特爾,瓜達拉哈拉卡特爾聯合瞭單幹的黑幫和各地的小幫派,幫助統一瞭各個“廣場(Plaza)”,從規模上還談不上大型的政治或經濟組織。

瓜達拉哈拉卡特爾的崛起,墨西哥政府在背後所起的作用不容忽視:大舉受賄的墨西哥國傢安全理事會充當瞭保護傘(DFS,堪稱墨西哥的國傢蓋世太保),他們利用墨西哥國傢的無線電系統攔截美國警察的監控信息,以確保載有毒品的卡車可以順利通過邊境。此外,他還向瓜達拉哈拉販毒集團的頭目分發軍官證,確保瞭毒販們在各個場所的行動都暢通無阻。

CIA親自參與販毒

墨西哥的毒梟不僅僅是得到瞭本國政府的大力支持,甚至連當時美國的裡根政府,都直接支持瞭瓜達拉哈拉販毒集團,不過《Narcos》劇中對這一段也非常謹慎的輕描淡寫而過。

從1982年開始,以埃利奧特·艾佈拉姆斯領導的中情局CIA一直在想方設法的繞過美國國會,來援助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裝軍。在CIA眼中,毒販的小打小鬧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他們更關心的是中南美洲的共產主義與左翼政權。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勇敢揭露CIA參與販毒的記者Gary Webb

他們的決定是,聯合墨西哥毒販:通過菲利克斯·蓋拉多的販毒飛機,偷偷的把武器運動給反政府軍。在這段時間裡,瓜達拉哈拉集團的飛機會裝著4噸可卡因從墨西哥飛向美國。卸貨之後,飛機的貨倉會被重新裝入大量的重型武器與現金,飛機的下一站是尼加拉瓜叢林,在將這些武器與現金交付給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尼加拉瓜的當地部隊會有人員再登上飛機,飛至墨西哥,在拉斐爾·昆特羅的大麻農場,由墨西哥國傢安全理事會的人員對他們進行訓練。

一個DEA警探之死

這一切,都讓一位有著墨西哥血統的美國DEA探員恩裡克·KiKi·卡瑪雷納沮喪不已。他從1980年來到瓜達拉哈拉開展緝毒工作,但是自己眼睜睜的看著毒梟日益猖獗,而自己卻束手無策。在經過瞭4年的不斷努力之後,卡瑪雷納終於說服瞭國傢安全理事會的死對頭-聯邦司法警察偷襲瞭昆特羅的大麻農場。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DEA警探奇奇·卡瑪雷納警探一傢

1984年的11月,450名武裝人員乘坐直升機,對瓜達拉哈拉沙漠的“水牛農場”進行瞭突襲,當場銷毀瞭1萬多噸,價值10億美元的大麻。取得瞭DEA對於墨西哥毒梟第一場大勝,但是這場大勝的代價卻是慘痛的。

Kiki警官被瓜達拉哈拉的毒梟頭目綁架,進行瞭慘無人道的折磨:頭骨,顴骨,下頜以及鼻梁骨折,生前還遭受瞭點擊,鉆孔,體內有大量的利多卡因與安非他命。在他臨死前,毒販的醫生還向他的心臟註射腎上腺素以確保在被折磨時保持清醒…最後,他的屍體被拋在米卻肯州的一個養豬場的水溝裡。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時代》雜志將Kiki的照片放在封面上,配上瞭《緝毒警察之死》。美國人民徹底憤怒瞭!美國對他舉行瞭國葬,而裡根本人親自接見瞭Kiki的遺孀。但是,歸結起來,裡根也需要為Kiki之死承擔責任,畢竟是他的指令,讓中情局的“反共牌”壓住瞭緝毒局的“販毒牌”。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裡根總統接見DEA去世探員Kiki遺孀

在美國政府的巨大壓力之下,墨西哥政府在哥斯達黎加抓住瞭卡羅·昆特羅與豐塞卡·卡瓦略,這是錫耶納羅集團的二號與三號人物,但是頭號人物菲利克斯·蓋拉多卻從墨西哥政府的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

一場被毒販操縱的墨西哥大選

墨西哥政府抓不到菲利克斯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隻是因為,菲利克斯與時任墨西哥革命制度黨關系已經盤根錯節,所以墨西哥政府已經無法對他直接動手。

電視劇中,菲利克斯對著墨西哥時任國防部長放出狠話:“墨西哥的國傢石油一年出口額是80億美元,而我的集團賬戶裡就有150億美元,如果我把銀行裡的錢都取出來,國傢的經濟就會陷入崩潰。”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祖諾(圖左)參與瞭DEA探員Kiki的謀殺

Kiki被殘害的農場歸菲利克斯所有,而另一個動手的同謀者名為魯本·祖諾·艾克爾(Rubén Zuno Arce),此人的身份是墨西哥前任總統埃切維裡亞的妹夫…在劇中,祖諾接受美國探員審訊時,說出的名字都被“嗶音”消聲。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城1985年發生地震

DEA在Kiki去世之後,對媒體曝光瞭墨西哥革命制度黨的腐敗行動,也讓該黨的聲譽和形象大受打擊。屋漏偏分連夜雨,1985年,一場8.1級的地震幾乎讓墨西哥城毀於一旦,政府拒絕瞭美國的援助,但是卻無法為災民提供有效的援助,這也讓本來就不滿於革命制度黨的人民轉化為憤怒。

1987年的全國大選之前,革命制度黨依然我行我素,選擇瞭卡洛斯·薩納裡斯作為接班人。但是在陣線的另一端,從密切肯州分裂出來的議員卡德納斯帶領著一些左派的小型政黨,組成瞭“全國民主陣營”(NDF),而這一陣營迅速得到瞭各方的支持。

這包括在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工農組織以及在地震之後的社會活動傢。到瞭1988年2月時,卡納德斯所到之處,得到瞭民眾的熱烈歡迎,在北方的農村裡,農民們甚至在講他高高的拋向空中。(龍媽即視感)而革命制度黨的候選人薩納裡斯得到是“泥巴和臟水”。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20萬選民聚集廣場 支持卡德納斯

6月份,當社會革命黨提名卡德納斯成為總統競選人時,墨西哥城的憲法廣場聚集瞭20萬人!

1最終的大選日是7月6日,革命制度黨此時亮出瞭他們最無恥的一面:之前合作的毒梟此時變身打手,開始在各個競選投票點搞破壞,卡納德斯的競選助手弗朗西斯科·奧萬多於7月2日被近距離槍殺,身中4彈。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人民高呼薩納裡斯是騙子

就在投票當天,公眾被告知計算機系統恰逢其時的“崩潰”瞭,選舉結果被迫推遲公佈。而一周後選舉結果出爐,革命制度黨的薩利納斯得到52%的選票,而卡德納斯領銜的全國民主陣線隻得到瞭31%的選票。民眾憤怒瞭,超過25萬的民主聚集在憲法廣場上,大聲呼喚“革命制度黨是騙子,卡德納斯總統萬歲”,這樣的遊行持續瞭幾個月。

但是最終國會依然通過瞭薩利納斯的總統任命,3年後,選票箱被燒毀,一切證據被付之一炬。

毒梟的黎明

同樣的命運是一代毒梟菲利克斯·蓋拉多,在新總統薩納裡斯上任之後,他被當作討好美國的“禮物”送給瞭美國。於是一代“教父”像一條狗一樣被革命制度黨拋棄。

1989年,他的朋友,墨西哥“超級警察”岡薩雷斯與他相約一傢賓館,但是隨後沖出的3個人將他抓獲,盡管菲利克斯提出瞭500萬美元的賄賂,但是被岡薩雷斯所拒絕。就這樣,不費一槍一彈,一代毒梟就這麼被輕松的抓捕瞭。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菲利克斯的倒臺,並不意味著墨西哥毒梟就此消失,反而在未來的30年歷,他們越變越強,不僅讓這個國傢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甚至政府武裝也對毒梟集團無可奈科,如今墨西哥販毒卡特爾已為瞭墨西哥社會最大的毒瘤。如果大傢感興趣,還請繼續期待Narcos(下)-失控的墨西哥政府與不可戰勝的毒梟集團。

劇透分割線:如果還未看《Narcos:Mexico》的同學,請慎讀以下文


歷史真實故事與劇中人物對比,不得不說的是,Netflix的制作太用心瞭,所找來的每個演員都太像瞭。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大麻話事人”拉法·昆特羅,第一季中的拉法和教育部長的女兒Sofia展開瞭一段浪漫的“邦尼與克萊德”般的愛情故事,實際上被綁架者名為Sarita卻是是革命制度黨教育部長Jalisco的女兒,同時也是前州長Guillermo Vidaurri的侄女。這段戀情遭到瞭Sarita父親的抵制,然後拉法直接威脅她的父親說:“我和你的女兒戀愛瞭,我會和她結婚,你最好忘記她,不然你的傢人都會死。”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劇中的Sofia和真實的Sarita(右下角)

1985年的聖誕節拉法送瞭5輛豪華車給瞭Sarita的父母,但是被Sarita傢人所拒絕,一怒之下拉法把5輛車都燒瞭。現實中Sarita隻是拉法眾多情人中的一個,所以二人的戀愛並沒有劇中那麼轟轟烈烈。

迷人的太平洋女王伊莎貝拉

劇中的另一個美女伊薩貝拉(Isabella)在第二季中那段鏡子前的“流淚卸妝”,看到人心碎。現實中她的原型是有著“太平洋女王”稱號的Sandra Ávila Beltrán。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現實中的她,並不是那個和菲利克斯充滿曖昧的長大的小女孩,而據墨西哥警方說,她其實是菲利克斯的侄女,同時和拉法也有一定的血緣關系。Aliva在13歲時就見過毒販槍殺被人,而在一生中她曾與當過多位毒販大佬的情人。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太平洋女王真人美得驚人

Aliva一生中結婚過兩次,丈夫都是從從警察退伍後變成毒販,而這兩任丈夫最後都被殺手所殺。她在與“老虎”Juan Diego Espinoza Ramírez成為情人之後,逐漸掌管大權,成為瞭一代女毒梟。

Aliva於2007年被墨西哥警方逮捕,2012年被引渡至美國,在同警方進行瞭配合之後,於2015年被釋放出獄。據說墨西哥警方在逮捕她之前,非常客氣的靜靜等她從容的畫好瞭妝。

美國女牛仔“咪咪”與帕佈羅·阿科斯塔

這個是《毒梟》第二季中另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而咪咪本人的原型是得州女孩Webb Miller。她傢中地位顯赫,是得州前共和黨議員John Tower的侄女。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劇中的咪咪是一個英姿颯爽的牛仔女孩

咪咪畢業於得州的西南理共會大學,畢業後的她在墨西哥置地3000畝,除瞭畜牧和種植蘋果玉米之外,她也在當地做一些關於墨西哥騎馬旅遊的業務。也就是這時,阿科斯塔在為咪咪的遊客辦理墨西哥簽證上幫瞭不少忙。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再次佩服劇中人物和真實的相似程度

二人後來確實發生瞭一段浪漫的愛情,這是在咪咪認識阿科斯塔9年之後。但是與劇中那撕心裂肺的故事不一樣,阿科斯塔並沒有去過得州咪咪的傢中,咪咪也並沒有出現在阿科斯塔被墨西哥警方圍剿的那一夜,而劇中咪咪懷上瞭阿科斯塔的孩子,現實生活中也並沒有發生。

咪咪在與阿科斯塔約會的同時,也在和另一個男人約會。所以說,電視劇裡面的愛情故事,都是騙人的。

墨西哥的悲劇,在於離天堂太遠,而離美國太近

公眾號&抖音:冰汝看美國

分享最有趣的時政與八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