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曾祥裕風水團隊考察河南鄧州花洲書院風水

曾祥裕 曾海亮

曾祥裕風水團隊行至河南鄧州,問朋友,作為一座歷史文化名城有沒有書院?朋友自豪地答道:“我們鄧州坐落著一所千年學府——花洲書院,更因誕生瞭《嶽陽樓記》而名揚天下。

我們聽後興味盎然,欣然前行。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鄧州“山少崗多平原廣”,地勢西北高東南低,西部的朱連山(海拔469.7米)為全市最高點,最低處海拔85米。花洲書院位於古城東南隅。

范仲淹曾有詩曰: “南陽有絕勝,城下百花洲。”

花洲書院,為北宋名士范仲淹知鄧州時修建,公餘在此執經講學、以文會友。范公從未登臨嶽陽樓,就在花洲書院寫下《嶽陽樓記》的這段軼事,則使花洲書院更具傳奇色彩。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我邊行邊吟范公的名言“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遐思翩舞,其樂融融。

花洲書院堂局之大在全國來說名列前茅。

我經范公橋,穿牌樓,登上一段明代古土城墻,城墻上兩頭分建亭子,我站在亭子上可眺望到整個書院的格局。整個景區由三部分組成。居中為書院,門前廣場矗立著鑄銅范文正公立像和花崗巖《嶽陽樓記》照壁。自南而北依次為大門、欞星門、泮池、春風堂、先聖殿、萬卷閣。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春風堂為范仲淹創建,是書院講學之地,《嶽陽樓記》便誕生在這裡。中軸線兩側為山長室、教習室、齋舍,由廊房連接,現為中國書院博覽館和名人詠鄧州碑廊、書院西部為范文正公祠、鄧州名人館、姚雪垠文學館、鄧州古碑廊、中國書法大觀廊。

書院一般有文昌塔或文昌閣之類催文運的建築。我在尋找花洲書院催文昌的方位和建築。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我沿著古城墻兩頭來回走,相遇倉頡亭、文昌閣與春風閣,它們遙遙相望。但從風水角度來說,春風閣居城墻東南角最高處,巍巍壯觀,其風水意向為紫氣東來,藏風得水。它是鄧州文運昌盛的象征。

水是風水和園林的重要元素。水主智,主靈動。大凡培育讀書人的環境,不可無水。花洲書院東側有偌大的百花洲,荷花飄香。

如此雅致之地,激發文思。慶歷六年(1046年),摯友滕子京重修嶽陽樓,請范仲淹抽暇作記。范仲淹端坐於花洲書院的春風堂,僅憑滕子京送來的《洞庭秋晚圖》,揮筆寫下《嶽陽樓記》。這書院中的百花洲靈動的湖水也許給瞭范仲淹些許靈感吧。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書院是文昌星下凡之寶地,對引領一個城市的文化走向高處有積極作用。花洲書院的創辦,使鄧州文運昌盛,人才輩出。范仲淹的兒子、官至宰相的范純仁,北宋理學創始人之一、官至崇文院校書的張載等,均師從范仲淹學於花洲書院。1926年,鄧縣縣立初級中學在花洲書院成立,歷經數次更名改遷,現為花洲實驗中學。近百年來,這裡走出瞭丁聲樹、姚雪垠、韓作黎、二月河等傑出人物。如今書院中有一塊大石,上刻“吾師吾母”四字,就是難忘母校情的二月河所寫。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遊完花洲書院,我想范公真是奇才,未至嶽州,筆描煙雨洞庭,氣勢磅礴,洋洋灑灑,抒發情懷,寓意深刻,一篇妙記傳千古。這說明文學創作要有澎湃激情、要有浪漫的才思,更要有人文情懷和祟高的理想。

為政者,要留名青史,讓百姓銘記,要麼有震憾人心,傳之久遠的名詩名句,要麼要有治理一地,造福民生的政績。范仲淹離鄧後,鄧州人十分懷念,於花洲書院旁建祠祀公。北宋元豐元年(1078)著名文學傢、書法傢黃庭堅專程到花洲書院瞻仰范公遺跡,揮毫題詩:“范公種竹水邊亭,漂泊來遊一客星。神理不應從此盡,百年草樹至今青。”

我們考察花洲書院後無不感慨,現在全國各地有不少歷史文化名城,但一個城市的文化之根和魂在哪兒?於古代而言,在於城市有無滋生文化之根脈的書院。

書院成瞭歷史文化地標,它是培育讀書種子的孵化器,是提升學識、鍛煉人才的大熔爐;它是一個城市最有紀念價值和保護的標志性建築。

河南鄧州花洲書院昭示一座城市貴在擁有文化根脈

我回望故鄉贛州,也是一座著名歷史文化名城,歷史上有過不少書院,至今所剩無幾, 現在復建的陽明書院已沒有過去那種規模和文化氣息,讓人遺憾!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