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浴血上甘嶺血色⑥為瞭勝利

作者:刀削面

聲明:兵說原創,抄襲必究

已經不知道134團8連第幾次打光瞭,連長李寶成也不知道。

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志願軍戰士轉入坑道防守。敵人沖上來,志願軍就出來消滅敵人,子彈打完瞭就拼刺刀,志願軍視死如歸的壯舉,讓美軍膽寒並不可理解,認為志願軍“吃瞭不怕死的藥物”】

曾經在上甘嶺戰役第二階段戰鬥開始的時候,15軍參謀長張蘊鈺向志司和第3兵團起草瞭一份報告,這份報告裡記錄瞭134團8連的人員傷亡情況,8連隻剩11人,後補足145人。打完上甘嶺戰役,45師召開總結大會,會後,李寶成連長給45師師長崔建功提意見,說,師長,你對坑道兵力補充不夠及時,人給得太少瞭。

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志願軍構築的坑道工事被敵人稱為“地下城市”

崔建功苦笑說,還少啊!光給你們1號坑道就補充瞭800人,軍長把他的警衛員都派上去瞭!確實,戰鬥最緊張的時候,秦基偉提出“婆娘娃娃一起上”。15軍從軍機關直屬分隊抽調1200餘名戰士,為45師補充瞭13個連隊。軍醫院和文工團的人都抵近前線。

軍機關和直屬隊都用上瞭,45師也好不到哪裡去,崔建功不停地往坑道裡添兵,師團兩級機關勤務連都沒人瞭。10月24日晚,把軍警衛連全連拉上瞭597.9高地1號坑道,編入8連序列。軍警衛連都是能打仗會打仗的老兵,連隊指導員王魯給秦基偉當過五六年警衛員,第五次戰役的時候,還救過秦基偉的命。

上陣地前,秦基偉委托軍幹部部副部長為警衛連送行。張副部長轉達秦基偉的叮囑:“王魯,軍長讓你們小心敵人的炮火,要活著回來。”

王魯說:“我記住瞭。請替我轉告軍長,我一定回來。”

這是最美好的期願,可是敵人的炮彈不是上帝之眼,不會隨順人願,軍警衛連隻有25人通過瞭上甘嶺下那道1000多米的死亡地帶。軍警衛連損失慘重的消息傳回軍部,秦基偉鬱悶瞭好幾天。自15軍建軍以來,秦基偉從來沒有把軍警衛連派到一線,上甘嶺戰役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志願軍在上甘嶺構築工事

軍警衛連還有個戰士叫王六,是秦基偉的警衛員,積極要求上前線。秦基偉在回憶錄裡說,從感情上講,他是舍不得的。王六跟著他有段時間瞭,不僅心細,還很有思想,有時候甚至能起到參謀的作用。巧的是,第五次戰役中,王六也救過秦基偉,秦基偉說,那一次如果不是王六,他也就“光榮”瞭。

有一種可能,王魯和王六其實是同一人,之所以把這兩段故事同時寫出來,是為瞭讓大傢對上甘嶺戰役有一個更為全面的瞭解。因為記錄的不同,在上甘嶺戰役中,這樣的差異還有一些,比如曾經有人認為“黃繼光”應該叫“黃際廣”,134團8連連長有一些史料書籍書寫為“李寶成”,有一些則為“李保成”。

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黃繼光的弟弟黃繼恕來到上甘嶺,在哥哥犧牲的地堡前鮮花祭奠

指導員“王魯”一說,源於作傢張嵩山的著作,警衛員“王六”一說,源於秦基偉的回憶錄以及部分與上甘嶺有關的書籍資料。秉著兼聽則明的原則,我們把兩段故事都寫下來,以饋讀者。

那天晚上,秦基偉寫完日記,叫來警衛員王六,囑咐他:“小王,你準備一下,吃晚飯去警衛連聽動員,明天到德山峴報到。”

王六聽到軍長讓他上前線很是高興,前幾天,秦基偉發出“抬著棺材打上甘嶺”的誓言,軍機關的幹部戰士都爭先恐後地報名。他跟軍長提過,軍長沒有答復,後來就沒有再提,他曾多次跑去報名,但是到瞭半路又跑瞭回來,他覺得戰鬥緊張的時刻保障好軍首長也是一種戰鬥。

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秦基偉在指揮所

秦基偉見王六心神有些不定,便寬慰他說:“小王,你放心去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王六把秦基偉的日記本裝好說:“一號,我有幾個要求。”

秦基偉說:“講嘛!”

王六說:“一、註意休息,您已經幾天沒有好好睡覺瞭;二、少抽點煙;三、我推薦個新戰士,他照顧首長比我更好……”

秦基偉說:“前兩點我可以答應你,但第三點,不行。你想啊,我要再調警衛員,怎麼會讓你走,小鬼。”

確實,當時的15軍已經沒有閑人瞭。王六到警衛連聽完動員,找到軍醫院楊醫生請他幫忙照顧軍長,然後把軍長住的小防空洞打掃瞭一遍,才向秦基偉告別。

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上甘嶺坑道中的志願軍戰士

秦基偉萬分不舍地打量著跟瞭自己多年的警衛員,為他整理軍容,然後拍瞭拍他的肩膀說:“好,挺精神。要活著回來,我等你立功的消息。”說著,秦基偉兩眼泛光。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支派克鋼筆遞給王六說:“這支鋼筆,是張參謀長從軍調處回來時送給我的,現在送給你,你到五聖山不一定用得上。等上甘嶺打完瞭,抗美援朝打完瞭,你用它學文化,建設我們的祖國。”

小王哭瞭,他莊重地給軍長敬瞭個軍禮,轉身,依依不舍地離開。送走瞭警衛員,秦基偉點瞭一支煙,坐著,默不作聲。或許,他在思考上甘嶺的明天,或許,他在惦記上甘嶺上那些年輕的生命。

上甘嶺傷亡巨大,王近山問秦基偉:兩個方案,打還是撤?

抗美援朝戰爭中,背著同伴撤離的美軍

10月25日,第3兵團代司令員王近山親自給秦基偉打電話:“現在有兩個方案,一是打,二是撤。”秦基偉在回憶錄裡說:王近山同志是二野的一員戰將,以戰鬥作風勇猛、敢打硬仗惡仗而著稱,但在上甘嶺嚴峻的形勢面前,這位硬將軍也有點躊躇,給瞭兩個方案,讓我選擇,實際上是逼我下決心。

仗打到瞭這個份上,“撤”談何容易?“戰”又談何容易?上甘嶺戰役依然膠著,10月30日,15軍再次反擊,奪回瞭597.9高地陣地。前沿觀察所報告,撤退時,敵人拉瞭滿滿30卡車屍體。

戰鬥中,王六犧牲瞭。聽到警衛員犧牲的消息,秦基偉流瞭淚,重復一句話:“多好的戰士啊!”擦幹眼淚,秦基偉接通瞭德山峴45師指揮所的電話:“仗還要打下去,一切為瞭勝利。”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兵說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