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的古代醫生:熱衷於拿動物糞便做藥物,放血技術可謂是奇葩

很多人一直對我們古代的中藥懷揣著質疑態度,覺得中藥就是玄學、覺得中藥不可信、覺得中藥根本治療不瞭疾病。

但這其實是一種偏見,我們可以瞭解一下中藥的起源再談這些問題。

中藥的起源

在我們的歷史最初期,其實並沒有什麼太過於復雜的中醫理論,那時候的人們大多數是依據著“神農嘗百草”的方向一點點通過自己的嘗試來接觸大自然中的植物,在發現某一些植物對自己身上的一些疾病有著緩解或者治療的效果後,才在廣而傳之的情況下逐漸將那些植物當成瞭藥品使用。

另類的古代醫生:熱衷於拿動物糞便做藥物,放血技術可謂是奇葩

正是在這樣的積累中,我們的祖先慢慢構建瞭龐大的中藥體系。

而在這段時期中,人們也付出瞭非常慘重的代價。

畢竟是藥三分毒,雖然說是“藥”,但歸根結底人們利用的還是一些植物身上的“毒性”,因為最開始的時候並不知道一些植物的特性是好是壞,所以在沒有分辨清楚的情況下,不少人的身體就在吃瞭那些植物後遭受到瞭或多或少的傷害。

不過不管怎麼說,那時期的人們都依靠自己的“經驗”找到瞭一批對某些疾病比較有效果的植物,對於這些時期的中藥,我覺得可信度還是比較高的。

道路偏離的中醫理論

隻是在發展到瞭後來,隨著中醫理論越來越復雜,中藥的發展卻變得越來越讓人難以相信起來。

我們暫且不說那些看起來確實跟玄學差不多的理論,就說後來出現的一些奇怪藥物,大傢就知道中醫在後來發展成瞭什麼樣子。

在中醫發展到成熟時期的時候,中醫開始把很多奇怪的東西都納入到瞭中藥體系中。

其中既包括人尿液析出的結晶人中白、也有把甘草浸泡在人糞便中的人中黃,更有號稱為五靈脂的老鼠糞便、號稱為夜明砂的蝙蝠糞便、號稱為望月砂的野兔糞便等等,此外還有汞的原材料朱砂、砒霜等劇毒無比的礦物質。

另類的古代醫生:熱衷於拿動物糞便做藥物,放血技術可謂是奇葩

從這些後來出現的各種奇葩中藥來看,我覺得大傢應該就能看出中醫理論發展的畸形程度。

在到瞭這個時期的時候,中藥的可信度其實大大降低瞭不少,摻雜進瞭很多無用的“雜質”。

還有因為古代中醫大多數沒有完整的傳承體系,所以大多數人都是半路看瞭一點醫書就開始行醫的,醫術良莠不齊,那時候的人想要看好自己的病、想要碰到個有水平的醫生,完全是得看運氣的事情。

中醫有局限性

而且中醫還有著很大的局限性,因為沒有科學體系的支撐、因為沒有完整地瞭解人體的本質,所以很多特殊的疾病他們都束手無策。

比如在那些時代裡,兒童的夭折率就非常高。

不僅是農村小孩很難成長起來,就連皇宮裡的皇子、公主們也不一定能健康長大成人,即便有著禦醫照顧,很多朝代裡仍舊有不少皇子、公主小小年紀就死在瞭疾病下。

另類的古代醫生:熱衷於拿動物糞便做藥物,放血技術可謂是奇葩

從這樣的狀況中,我覺得大傢應該就能看出古代中醫和現代醫學的差距。

畢竟現在就算是普通人傢,也很少有兒童夭折的事情出現瞭。

不過差距雖然存在,但是對於中醫我們最好還是不要一棒子打死,畢竟對於某一些常見的疾病,中醫、中藥還是有一些效果的,而這些效果是經過很多代人的嘗試才積累出來的“經驗”。

在我身邊就有這樣的案例,有個人咳嗽瞭兩個月一直沒好,就算去瞭省最好的西醫院看的都治不好,後來就是因為吃瞭中藥,咳嗽才好的。

另類的古代醫生:熱衷於拿動物糞便做藥物,放血技術可謂是奇葩

古代西方醫學

說完瞭我們古代的中醫、中藥之後,我們再來說一下國外古代的醫學、醫藥。

在最開始的時候,國外的很多國傢其實和我們一樣,生病瞭吃的都是草藥,比如非洲人和印第安人,就是其中的代表,即便是發展到瞭現代,還有不少人仍舊靠草藥治療疾病。

至於歐洲人,在最開始的時候也吃草藥,不過隨著歷史的發展,他們也漸漸走上瞭一條畸形的道路上。

另類的古代醫生:熱衷於拿動物糞便做藥物,放血技術可謂是奇葩

其中最為奇葩的一個案例就是他們的放血療法。

在以前,歐洲人因為覺得放血對於一些疾病有效果,所以為瞭治療身上的疾病,很多人就嘗試起瞭放血治療。

而在那個時候,放血的事情往往都是一些理發師兼職來做的。

說起來大傢可能不知道,現如今理發店外面的三色管狀招牌就跟這方面的歷史有關。

那三色管狀招牌中的紅色代表著人的動脈、藍色代表著人的靜脈,白色則代表著包紮傷口的繃帶。

在有的時候,西方的古代人也會用水蛭來吸食自己身上的血,比如拿破侖在患上瞭痔瘡之後,他就采用過水蛭吸血的方法來進行治療。

在那個科學不發達的時代,這些奇葩的醫療方法確實奪走瞭不少歐洲人的生命,一直到後來科學興起、現代醫學伴隨著科學的出現,這些狀況才一點點得到瞭解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