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文/絲路觀察傢

米爾濟約耶夫就任烏茲別克斯坦總統以來,進行瞭大刀闊斧的改革。2020年1月新內閣組建完成之後,改革進程進一步加速,政治、經濟、外交、旅遊等領域改革全面展開。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政治經濟方面

烏茲別克斯坦國內改革的重點是經濟改革,主要是放寬政府幹預、打擊腐敗與灰色經濟、吸引外部投資及發展旅遊等。采取的具體措施包括:簡化程序,吸引外資,放寬簽證,發展旅遊,建立自由貿易區,扶持中小企業等。

為吸引投資,烏茲別克斯坦專門增加瞭投資簽證(在烏茲別克斯坦投資18萬美元以上的外商,允許辦理最長三年期的投資簽證);對中國、印度等國公民實行7天免簽證策(僅限乘坐國際航班入境者,陸路口岸進入仍需簽證);放寬戶籍制度,為1995年以來在烏生活但未獲得烏茲別克斯坦國籍的人員授予瞭國籍,允許國內公民跨地區務工;簡化企業註冊登記程序,電子註冊、在線支付等同步上線。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通過一系列改革措施,烏茲別克斯坦的營商和旅遊環境大幅改善,2019年前8個月對外貿易額同比增長瞭38%。世界銀行《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中,將烏茲別克斯坦營商環境排名從79位上調至69位;《經濟學人》雜志將烏茲別克斯坦評為“2019年世界經濟改革領導者”;《孤獨星球》雜志將烏茲別克斯坦列為2020年最具吸引力的旅遊目的地榜首。

另外,在備受西方詬病的政治體制、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等方面,烏茲別克斯坦也進行瞭嘗試和改革,關閉瞭位於卡拉卡爾帕克沙漠裡的Jaslyk監獄、改組瞭新聞機構、調整瞭類似“社區”性質的馬哈拉的隸屬關系等。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外交政策方面

米爾濟約耶夫的外交政策可以概括為堅守原則的務實外交,既有別於中亞其他國傢以謀求本國利益最大化為目標的“大國平衡”外交,也不同於前任總統卡裡莫夫時期略顯固守的防禦性外交。

01.與俄羅斯的關系。米爾濟約耶夫從卡裡莫夫後期的對俄抵觸轉向適度合作。為解決勞動移民和商品出口問題,烏茲別克斯坦與俄羅斯保持瞭適度合作和良性互動,同意以觀察員身份加入歐亞經濟聯盟。同時,有跡象表明,烏茲別克斯坦正在努力減少對俄羅斯的依賴。克羅地亞《Advance》雜志一篇文章指出,“在烏茲別克斯坦權力移交期間,米爾濟約耶夫得到瞭俄羅斯的支持。上任之後,為減少俄羅斯的影響,米爾濟約耶夫解雇瞭強力部門與俄羅斯關系密切的官員”。該文還稱,米爾濟約耶夫曾呼籲吉爾吉斯斯坦拒絕俄羅斯在其境內建設軍事基地。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02.與美國的關系。米爾濟約耶夫政府得到瞭美國的大力支持。2019年,美國通過非政府組織撥款1億美元給烏茲別克斯坦,其中一半用於教育改革;2020年蓬佩奧承諾撥付200萬美元給烏茲別克斯坦,其中一半用於與阿富汗的貿易項目。值得稱贊的是,烏茲別克斯坦在與美國的接觸中,旗幟鮮明地表態“與美國的合作不能以針對第三國為條件”,這與追求本國利益最大化的其他中亞國傢形成瞭強烈對比。

03.與周邊大國的關系。在與伊朗、土耳其、印度、中國等國的關系上,烏茲別克斯坦主要以吸引投資和務實合作為主。2019年,烏茲別克斯坦正式加入突厥語國傢合作委員會,全方位加強與中國的經濟貿易合作,外資在烏開辦企業的數量成倍上漲。烏茲別克斯坦反對地緣政治爭奪,強調經濟合作,或許是因為專註於經濟的原因,其多元化外交並沒有招來包括俄美在內的大國的反對與掣肘。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04.與中亞其他國傢的關系。為解決長期以來的烏吉邊境矛盾,烏茲別克斯坦與吉爾吉斯斯坦協商置換瞭飛地,並主動改善與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哈薩克斯坦的緊張關系。2019年下半年以來,與哈薩克斯坦的合作取得瞭突飛猛進的成果,日前雙方還簽署瞭合作路線圖,哈薩克斯坦支持烏茲別克斯坦通過推動“絲路申根”簽證項目來整合中亞旅遊資源。

為提升地區影響力,烏茲別克斯坦還積極參與地區事務,尤其是關於阿富汗重建問題。在打擊地區恐怖主義、走私和非法武器貶運等方面與阿富汗政府開展合作,積極參與在“6+3”模式下(“中國、伊朗、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6個阿富汗鄰國+俄羅斯、美國和北約”模式)推動阿富汗和平進程,2月29日還派代表團參加瞭美國與塔利班和平協議的簽署儀式。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旅遊發展方面

放寬簽證、刺激旅遊等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盤活瞭烏茲別克斯坦的旅遊資源,吸引瞭世界級旅遊雜志、旅遊博主和愛好者們的關註。人們漸漸發現,烏茲別克斯坦在旅遊配套方面發生著突飛猛進的變化,多個城市的景點、住宿、美食正在朝著現代旅遊城市的方向發展。

烏茲別克斯坦主要旅遊城市從東往西排列,分別是:塔什幹、撒以爾罕、佈哈拉和希瓦。這些城市的共同特點是,既有厚重的歷史,又有較好的旅遊配套設施,而且都是古絲綢之路重鎮。隨著現代旅遊業的發展,這片土地上曾經發生的故事重新燃起瞭人們的興趣:擊敗金帳汗國的帖木爾、建立莫臥兒王朝的巴佈爾、雄踞一方的烏茲別克汗國創始人阿佈海爾汗、“大博弈”時代的希瓦汗國和佈哈拉汗國等耳熟悉能詳的歷史人物和故事再度被人們記起。反過來,歷史故事的傳播又刺激瞭人們對旅遊的興趣。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對於烏茲別克斯坦的旅遊配套設施,一位西方的旅行傢這麼寫:

“除瞭塔什幹的凱悅酒店,烏茲別克斯坦似乎沒有別的國際大牌酒店。但是,古樸上乘的舊傢具、修葺一新的歷史建築、豐盛可口的早餐和不到50美元的住宿費,總是讓人沉醉其中”。

為瞭促進旅遊業發展,2019年8月,烏茲別克斯坦組織瞭“世界網紅大賽”,邀請全球知名旅遊博主,赴塔什幹、撒馬爾罕、佈哈拉和希瓦進行瞭為期四天的宣傳拍攝之旅,活動期間拍攝的視頻在各大社交網站被點擊超過1.5億次。2020年2月,俄羅斯一名旅遊博主發貼批評瞭塔什幹的市政建設,指出瞭其中的八處不足,塔什幹旅遊市政部門在接下來的一周內沿著該博主走過的足跡逐一整改,之後還將整改完成的圖片發給博主並表達瞭感謝。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另外,在能源、農業、教育以及創新發展等方面,烏茲別克斯坦也進行瞭一系列的改革嘗試。

雖然受制於經濟發展水平和巨大資金缺口的影響,烏茲別克斯坦的改革尚未全面鋪開,但各領域階梯式推進的改革依然取得瞭傲人的成績,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贊譽。尤其在米爾濟約耶夫寄予厚望的輕工業和小商品生產方面,烏茲別克斯坦已經向中亞和歐亞經濟聯盟這個輕工業生產能力嚴重不足的市場發起瞭攻勢,並且占據瞭一席之地。未來,烏茲別克斯坦將以觀察員身份加入歐亞經濟聯盟,屆時,借助聯盟內部的關稅優惠和低成本的物流體系,有望搶占更大的市場。

米爾濟約耶夫領導下的烏茲別克斯坦政治經濟改革:措施與成就


【參考資料】:

1.文章所引數據主要來自烏茲別克斯坦國傢通訊社、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和美國現代外交等機構的官方網站,以及費爾幹納新聞網、中亞新聞網等網站發佈的最新資料。
2.文中所用圖片來自Yandex圖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