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比水還便宜一半 疫情期間的國際石油戰爭強勢開打 俄祭出大招

油價比水還便宜一半 疫情期間的國際石油戰爭強勢開打 俄祭出大招

這場“石油戰爭”很可能是空前的。

【大軍事消息】國際油價這幾天跌慘瞭,起碼是十幾年未曾有的力度。這是怎麼回事?大軍事的小編為您略作粗淺梳理。

1-

跌跌不休

3月6日,英國北海佈倫特原油價格錄得11年來最大單日跌幅,達到4.72美元或9.4%,收於每桶45.27美元。

美國西得克薩斯中間基原油收於每桶41.28美元,下跌4.62美元或10.1%。

按盧克文老師的換算,現在油價合到人民幣1.4元/升,現在礦泉水1.5/500毫升,油比水大概便宜一半。

要知道,2008年油價高的時候,達到過140美元每桶啊。

2-

歐佩克與俄羅斯較上瞭勁

不久前,歐佩克開會,大傢夥一致支持沙特的減產倡議,每天減產150萬桶,應對疫情導致的油價下跌。

嘮叨一下,歐佩克,即石油輸出國組織,現有14個成員國:伊拉克、伊朗、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委內瑞拉、阿爾及利亞、厄瓜多爾、加蓬、印度尼西亞、利比亞、尼日利亞、卡塔爾、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突尼斯。總部在奧地利維也納。

但非歐佩克產油國中領頭的俄羅斯明確反對。歐佩克VS非歐佩克,就這麼較上瞭勁。

2016年12月,歐佩克和非歐佩克產油國曾經結盟,形成所謂“歐佩克+”組織,目的是應對美國頁巖油產量暴增。

美國頁巖油產量自2014年年中開始井噴,導致全球石油供過於求,從高點算起,油價暴跌80%。

但是,3月6日,沙特與俄羅斯為期3年的擴大減產的談判,以破裂告終。 “歐佩克+”組織由此陷入破裂。

OPEC+當前執行的石油減產協議,3月底就要到期。俄羅斯能源部長直言:從4月1日起,各國不必履行減產義務。

沙特針鋒相對,計劃從4月起擴大石油產量,每天超1000萬桶。據說,沙特還私下表示,如有必要,還會大幅提高產量,達到創紀錄的1200萬桶!

彭博社3月8日評論稱,“世界最大石油出口國沙特發起石油價格戰”,沙特此舉意在“以最快方式、將最大的痛苦”強加給俄羅斯和其他產油國,迫使其重回談判桌。

有觀察人士指出,下個季度,我們可能會看到過去20年的最低油價,油價可能會從當前的45美元左右跌至空前的每桶20美元,甚至會跌到10美元左右。

要知道,2016年價格戰期間,北海佈倫特油價曾達到27.10美元,最慘的1998年12月,佈油曾跌到史上最低的9.55美元/桶。

3-

股市

沙特股市8日開盤下跌7.15%,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開盤即跌破發行價,中東產油國股市也出現暴跌, 歐美日股市動蕩頻繁。

3月9日上午,中國的滬指,開盤之後震蕩回落,跌幅超過2%,大消費、石油化工等集體大跌,油氣、半導體等跌幅居前。

4-

沙特俄羅斯曾在2014年聯手對抗美國的頁巖油。

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從未參與限產,當時沙特和俄羅斯為瞭爭奪市場份額,試圖通過大幅增產,把價格拉低,讓油價直接低於美國頁巖油的生產成本,耗死它們,迫其破產。人們看到,到瞭2015年末和2016年初,油價跌到瞭25美元的水平。

不曾預料到的是,美國的金融市場極其發達,頁巖油生產商靠借債,頑強地活瞭下來。

殺人一千、自損八百,超低油價讓沙特、俄羅斯等極為依賴石油出口賺錢的國傢,苦不堪言,眼看這褲腰帶再勒下去,美國頁巖油這個冤傢對手沒死,自己的老腰卻要先被自己給勒斷瞭。

於是,歐佩克終於撐不住瞭,不得不拉攏俄羅斯緊急從增產轉為減產,此刻保價就是保自己的命啊。

於是,當美國頁巖油雖然過瞭一陣苦日子,但市場份額算是保住瞭、鞏固瞭、擴大瞭,當二十幾美元的價格,我死不瞭,當四五十美元的價格是,我就相當滋潤瞭。

持續難受的是沙特以及俄羅斯,不僅沒把對手沒打死,還讓對方站穩瞭腳跟,這價格沒抬上去,自己的份額也丟瞭不少。

油價上不去,外匯來源緊,財政健康差,但時尚環保的天然氣價格還算穩定,如果有超級大戶采購,那還不趕緊抓住機會?

這裡,小編不得不插一句:2014年中俄在上海簽署兩國政府東線天然氣合作項目備忘錄、中俄東線供氣購銷合同兩份能源領域重要合作文件。俄通過東線向中國供氣,輸氣量逐年增長,最終達到每年380億立方米,累計30年。2019年12月2日,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西伯利亞力量”東線)投產通氣。

5-

美國的頁巖氣革命,不僅改變瞭美國的能源結構和能源戰略,還深深影響瞭世界地緣政治格局。

如今的美國,已占據全球第一產油國的寶座,低成本的自產油氣,不僅保障瞭國內供給、抑制通脹、穩定經濟(玻璃大王曹德旺說美國電價等便宜得很,那是真話),美國正逐步掌握全球石油的定價權和主導權,強化石油美元體系,這又深刻影響世界政治格局,它使美國從能源進口大國華麗轉身為能源生產大國的同時,革瞭全球能源輸出國的命,也正在革“歐佩克”的命,尤其是沙特緊張的要命,它不僅急著搞阿美石油的IPO,為的就是籌款,更是加緊推進的“2030願景計劃”,說白瞭就是轉型,不能再走依賴石油出口的老路,躺著發大財的舒爽好日子恐怕就要到頭瞭。

要知道,1970-2009年間,美國花掉4.9萬億美元來進口石油。為保證能源安全,它長期在世界主要產油區域保持軍事存在,不惜通過戰爭來實現能源安全,巨額的軍費開支造成瞭美國財政赤字的高漲,而當能源獨立之後,局面為之一新。與中東息息相關的“石油地緣政治時代”已經走到瞭盡頭,這也是美國可以從中東收縮的原因之一。

美國崛起為油氣生產大戶,把國際油價壓得低低的,加上金融制裁和禁運手段,不僅沉重打擊瞭美國眼裡的刺頭兒、這幾年大搞“什葉派之弧”的伊朗,也沉重打擊瞭老對手俄羅斯(缺錢的俄羅斯如今連一艘航母都難以維持、要造新航母更是沒影兒的事兒,與咱中國形成巨大反差)。

6、

憋招+出招。

俄羅斯一看,當年與你沙特聯手搞美國,簡直是太失策,沙特這個隊友不好玩。俄羅斯很清楚,如今的歐佩克雖然還延續著可觀的市場份額,但主導世界石油價格的時代是一去不復返瞭,與其跟這樣的隊友綁在一起,不如自己搞大動作。

於是,俄羅斯在去美元化方面,與多個同為美元受害者的國傢和夥伴,做瞭諸多合作與安排,在能源出口格局方面,更是在東、西、南多個方向悄然佈局。

東面,有東方一個戰略上背靠背的油氣使用大戶,俄羅斯十分安心,這塊油氣收入穩定,而且可以不用美元結算;

西面,與歐洲經濟火車頭德國的北流-2號(北溪-2)管線,如火如荼進行,盡管美國一再插手使壞,這些年追求自主的歐洲倒也能分得清利害輕重,放著便宜的傢門口的管線天然氣不用,非得用你隔著大西洋的美國用LNG船運來的高價氣?美國安的什麼心,大傢心知肚明;

南線,2020年初普京親赴土耳其,與埃爾多安一同出席“土耳其流”(也翻譯成土耳其溪,反正都是stream這個詞,其實流比溪更恰切)的開通儀式,這是開拓新的財源啊。在西南,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關系也在逐漸緩和,烏克蘭還得繼續買俄羅斯的氣、用俄羅斯的氣。

大軍事的小編再插一句,敘利亞伊德利卜問題上,俄土在看似幾乎直接開打的情況下,依然在上周達成停火協議,很大原因也在於兩國經濟與金融關系的越發密切,正所謂“和於利則動”。 這幾年,俄土都深切領教瞭美國金融制裁的狠毒,為瞭繞開毒性太大的美元,兩國的貿易也已開啟本幣結算,二者關系沒那麼容易失控破裂。

所以,我們看到,俄羅斯這次堅決不同意沙特的減產計劃,它正在針對美國的頁巖油出招呢,俄羅斯很可能要打一場“國際原油價格控制權的大戰”。

7-

戰風陣陣之下,投資者避險情緒增加,風險資產被大量拋售,避險資產需求大幅升溫,國際金價觸及七年來高位,達到1671美元每盎司。

那麼,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咱們中國該做啥?

趁著低油價,加大戰略儲備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