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1b+老師說

今天我們的教育筆記專欄要為大傢介紹一位新的老師詹娜,她將會和我們分享的是——“那些美國孩子和老師們教會我的事”。

那些美國孩子和老師們教會我的事(一)

如果你問我願意在哪個領域幹上一輩子,我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是教育。自打我上幼兒園那會兒,我就立下瞭要當老師的志向。

二零一一年一月我轉來美國佛蒙特州讀小學教育和早期教育專業本科。在這裡我接觸到瞭極具創意的教學方法、即將引領教育變革的教育科技以及更符合人性和認知規律的教育理念,更重要的是,我親身感受到瞭這個以創新而聞名世界的國傢的教育者們對待教育的認真與激情。

在這裡,我想與你分享一些我在美國學校實習時發生的小故事。

冰天雪地裡的探索

2012年2月我在一所與眾不同的preschool(相當於國內的幼兒園小中班)裡實習。

為什麼說它與眾不同呢?

首先是它別具一格的地理位置,它位於一座具有百年歷史的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地下室裡。再者就是這所preschool與眾不同的教育理念,它非常強調培養孩子天生對自然科學的興趣。這所preschool其實就是個隻收十二名學生的幼兒班,有兩位老師負責,Ms.April主要負責課程設計,Ms. Jane主要負責和藝術相關的教學活動與學校行政與資金管理。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二月份的教學主題是五官與感覺。

二月的第一天孩子們開始瞭他們對各種觸感材料的科學探索之旅。

早上八點二十分,老師們在博物館後院的被白雪覆蓋得嚴嚴實實的小土丘旁準備好瞭各種顏料、粉刷、滑雪板、呼啦圈、跳繩等著孩子們的到來。孩子們一來學校就把書包往冰上一丟,立刻投身於玩雪的偉大事業中。

喜歡動的孩子們毫不猶豫地選擇瞭滑雪板和呼啦圈,別看他們小胳膊小腿的,他們以驚人的速度沖上小土丘頂部,然後坐在滑雪板上沿坡滑下。有個小男孩覺得一個人玩滑雪板實在不夠爽,就拉上他的小夥伴一起坐上滑雪板沿坡滑下。

顯然,這些三四歲的孩子已經在玩耍中發現瞭“質量越大的物體慣性越大”的科學原理!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佛蒙特州的冬天可是出瞭名的“凍人”,零下十幾二十攝氏度的溫度是很正常的。孩子們和老師們在雪地裡玩得火熱,隻有我這個來自中國江南沒見過真正冬天的人在一邊冷得直哆嗦,祈求老師能早點帶孩子們進室內。

Ms.Ann很快看出瞭我的復雜心理,笑著對我說,“Miss Na Na下次來可要多穿點哦!我們幼兒園的課程以戶外探索為主。冬天是這裡的孩子最愛的季節。”

“那雨天呢?”“如果下小雨,孩子們就穿雨衣探索雨中的大自然。隻有下大雨的時候,我們才不得不挪到室內。”

八點三十五分,Ms.April在雪地裡組織孩子們圍成圈一起唱歡迎歌The MoreWeGetTogether,並介紹瞭來自中國的我。有些孩子很勇敢地揮手跟我問好,有些孩子太害羞瞭,隻敢偷偷瞧我,當看見我也在看他們時,他們含羞一笑低下頭,我可能是這其中有些孩子這輩子見到的第一個黑頭發黃皮膚的人。

接著Ms. April給大傢上瞭一堂僅有十分鐘的迷你小課,介紹各種關於觸感的詞匯,並佈置瞭探索任務:在室外尋找不同觸感的材料。

孩子們接到任務後開始在小土丘附近的樹林裡展開“地毯式搜索”,他們臉上的神情簡直比福爾摩斯神探還認真。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Jacob是個非常具有探索精神的小朋友,為瞭發現被雪覆蓋的寶貝,他可顧不上自己弱小的身板,非常努力地用戴著棉手套的小手將厚厚的白雪撥開,挖出一顆顆不同形狀的石頭。

結冰的小水窪旁有個看上去特別文靜的小女孩Mya正用石頭砸冰。她試著砸瞭五六次沒成功,然後她起身,我以為她沒有耐心繼續砸下去瞭,沒想到她跑到柵欄邊撿瞭一塊大點的石頭繼續砸。大石頭給力多瞭,沒砸兩下一塊不規則形狀的冰塊就成功到手瞭。

Jack正在灌木叢邊把撿到各種質感的落葉裝進老師發的紙袋裡,大概是覺得戴著手套實在妨礙觸摸葉子的質感,他毫不猶豫把手套摘瞭,認真觸摸每一片葉子。正將手縮在袖口裡的我一瞬間被這些孩子身上那種為科學探索奮不顧身的精神震撼到瞭,我不好意思地將手伸出袖口,我要挑戰自己、努力做孩子們的榜樣。

二十分鐘後,他們將自己搜集的具有不同觸感的寶貝展示給小夥伴們,他們對自己的探索成果相當滿意。

戶外探索任務完成後,老師帶領孩子們到室內進行接下來的教學任務。為瞭打造一個能夠激發孩子們創造力、鼓勵孩子們運用多感官深度探索課題的學習環境,老師們每個星期都要根據教學主題在教室佈置上花大量的心思。

這一天的教學主題是觸覺,老師們把搜集到各種質感的材料帶到教室來,放置於教室各個學習小站,孩子們可以在各個學習小站中自由探索。科學小站的桌子上擺放瞭裡面裝有不同質感物體的手套和盒子,孩子們需要將小手伸進手套和盒子裡觸摸其中的物體,然後猜裡面是什麼。寫作小站桌面上貼瞭用砂紙、海綿和兔毛等不同質感的材料制作的字母模型。三四歲小朋友們還握不住筆,他們用鉛筆摩擦字母模型印在紙上。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教室中央放置瞭一個水箱,裡面是裝有冰塊的冷水,水中還有一個裝有熱水的玻璃碗。有一個非常具有科學實驗精神的小女孩從水箱裡拿出一個冰塊放到玻璃碗的熱水裡,冰塊迅速融化,她在水箱旁邊跳邊歡呼,我猜想當年哥倫佈發現新大陸時也不一定有她那麼興奮。接著其它小科學傢們也紛紛效仿她的實驗,迫不及待要親眼見證冰塊融化的歷史性一刻。Ms.April站在一邊樂呵呵地觀察孩子們的自發性實驗,隨時準備往水箱裡添加熱水和冰塊。

橡皮泥桌子上是Ms.Ann自己特制的混合瞭不同植物種子的觸感橡皮泥。男孩子們喜歡捏恐龍,女孩子們更喜歡捏生日蛋糕。我已經好多年沒玩橡皮泥瞭,現在是我大顯身手的時候瞭!我教孩子們捏蘑菇、小船、手機和城堡,小正太小蘿莉們一個個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我,我感到太滿足瞭!

藝術創作桌那邊Ms.Ann正在指導一組小藝術傢們用混有咖啡渣、落葉、粗鹽和沙礫的水粉顏料在硬紙板上創作質感水粉畫。

在小藝術傢們創作的同時,Ms.Ann鼓勵孩子們運用描述性的語言形容他們的作品。Riley小朋友突發奇想,竟然跟老師提出來要用放在洗手池上的海綿來繪畫,我以為Ms.Ann不會答應孩子這樣荒唐的要求,沒想到Ms.Ann特別高興孩子能主動提出要使用不同質感的材料來作畫,她讓小藝術傢們停下手中的筆刷做頭腦風暴遊戲,想出更多可以替代筆刷的作畫工具。

孩子們提出可以用刀叉、牙簽、棉球、牙刷、洗碗佈甚至冰棒棍代替筆刷作畫。我這個二十多歲的大學生被這些三四歲孩子們的藝術想象力深深折服瞭。

十點四十五分,孩子們幫助老師們收拾打掃好每個小站,然後圍坐在地毯上聽Ms.April讀介紹五官與感覺的故事書。

十一點整,兩位老師帶孩子們到室外的小土丘一邊堆雪人、滾雪球,一邊等傢長們來接孩子。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這是一所讓我感動的幼兒園,讓我感動得不僅僅是孩子們潛心探索奇妙大自然的那個勁頭,還有兩位老師長期秉持的教育理念和她們對教學的熱情與用心。

雖然在佛蒙特學習瞭三年,我還是沒有習慣這裡冬天的嚴寒,但每次回想起那個自然歷史博物館地下室裡的幼兒園的老師和孩子們,回想起他們眼裡對於知識和自然的敬畏與好奇,再嚴寒的冬天也變得溫暖瞭。

我會永遠記得,我去那裡參觀學習的第一天,Ms.April向我介紹說,在這所preschool,孩子們的第一位老師不是他們,而是這裡的水、土、巖石、植物與雪。

China,我有問題想問你

說起美國教育,就不得不說說在美國公立教育中占大頭的閱讀和寫作課程。

美國教育部頒佈的《共同核心標準》著重強調瞭閱讀和寫作能力。我實習所在的四年級班級的課程設置更是將閱讀與寫作放在重中之重,學生每天六個半小時在校時間,閱讀課與寫作課時間加起來就占瞭三個小時。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這個年紀的孩子對世界充滿好奇,他們很想知道這個世界上別的國傢的孩子都在做什麼學什麼。

我在教學中就曾經被某個孩子的問題打斷過,“娜娜老師,中國小朋友也學同樣的東西嗎?”我的實習指導老師是一位接受新鮮事物能力很強、對中國文化和教育方式非常感興趣的女士。她經常鼓勵我將中文與中國文化知識融入我的MorningMeeting(班級晨會)中。

我教這些美國小朋友們說小動物的中文名稱,教他們用中文數數。別看這些小朋友平時上課時會有點坐不住,他們學起說中文來可認真瞭。他們經常會請求我用中文翻譯一個很長的句子,然後瞪大眼睛聽我說他們聽不懂的語言,等我翻譯完他們會很激動笑得很開心,就好像是撿到瞭一個特別大的寶貝似的。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某一天我突發奇想,我是不是可以為這些生活在經濟欠發達、外來移民比較少的美國山村的孩子們和生活在中國大城市的小朋友和大朋友們搭建一個橋梁讓他們可以直接交流。

於是我把這個想法告訴瞭我的實習指導老師和學生們,他們特別激動,實習指導老師專門安排寫作課時讓我指導孩子們給中國人寫信。

有些孩子為瞭讓收信人能更容易地看懂他們的字跡,甚至會一遍又一遍地謄寫。班上那個最討厭寫作課的小男孩這回竟是表現最積極最認真的學生,他知道自己寫的字不好看,花瞭很多時間塗塗改改。

他最喜歡的動物是貓,他在信裡問瞭很多有關貓的問題,比如“中國貓長什麼樣?”“中國貓的毛是什麼顏色的?”

為瞭能與中國筆友分享他傢貓的故事,他還在信的下方畫瞭他傢貓的連環畫。我們班學習最好的Wilson同學在信裡介紹瞭他傢的農場,他傢養瞭九隻雞、兩頭羊、一匹馬和兩隻貓!他在信裡還分享他的夢想,他夢想長大以後成為美國總統!

教育筆記 | 美國孩子和老師教會我的那些事兒

收集到瞭十幾封美國小朋友的信後,我在人人網上創建瞭一個公共主頁名字叫“HiChina,Ihave questions for you!(你好中國,我有問題想問你!)”我在主頁上號召喜歡與孩子交流、對美國教育感興趣人人好友們來給我的美國學生們回信。主頁創建的第一個24小時內,竟然就被六百多位朋友關註瞭,我的電子郵件信箱裡一下子多瞭十封新郵件!這些回信的大朋友們大多是中國高校的大學生,他們的回信特別有愛。

有位北大的同學給那個愛貓的孩子發瞭幾張“北大圖書館館長貓”的照片,這些美國小朋友們興奮地叫起來,“原來中國貓和美國貓長得一樣啊!”

有個小男孩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中國貓怎麼叫?它們也叫meow嗎?”我忍俊不禁,隻好回答他說,中國貓叫“miao”。看來我還得請位國內的朋友錄一下中國貓叫給這些可愛的美國孩子們聽。

還有位中國吃貨姐姐給孩子們寄來瞭餃子的照片,有些去過中餐館嘗過餃子的小朋友激動得指著大屏幕上的照片說:“這個我吃過!我吃過餃子!餃子好吃!”這讓我我突發奇想,說不定我能試試用Skype讓美國孩子們和中國孩子們一起包餃子!

還有位有愛的學植物學專業的中國朋友特別用心,給我的美國孩子們制作瞭一套一百頁的介紹中國特有的植物的幻燈片,每張圖片還都很用心地用英文作瞭註釋。雖然植物學的詞匯對於這些美國四年級小朋友來說還比較陌生,但他們對圖片非常感興趣。Adriana課間休息時跑到我跟前悄悄對我說,她長大瞭要來中國森林探險,她想看看中國的森林和佛蒙特的森林究竟有哪些地方不一樣。

我倆還拉瞭鉤鉤,我答應Adriana等她來中國探險時我會做她的特聘翻譯。

雖然我已和這些可愛的四年級孩子們說再見將近半年瞭,每每回憶起教他們寫自己的中文名字、用中文數數、給他們讀中國朋友的回信時他們滿臉洋溢的興奮,我仍會很激動很欣慰。

我不求孩子們能記得我教會他們的中文,我希望自己在他們心中種下瞭那一顆對中國文化尊重與好奇的種子,有一天這顆種子能夠生根發芽,甚至長出茂盛的枝葉。我想也許世界和平就是從一句“嘿,你好,我有問題想問你”開始的。

聲明:文章中的圖片來自網絡,文字由詹娜老師原創並授權1b+老師整理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