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中世紀的文化革命的源頭,竟是唐朝的幾個俘虜

唐朝,作為中國封建朝代最強盛的帝國之一,在李隆基統治的時期裡,唐朝的國力達到瞭頂點,也進行瞭多次的對外用兵。盡管李隆基年老之後日益沉醉於酒色之中,不再是那個勵精圖治的英明君主,繁榮的社會表面下也隱伏著嚴重的危機,但大唐還是當時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強國。幾乎在同一時期,中東的阿拉伯人也在迅速崛起。自穆罕默德先知和四大正統哈裡發以來,穆斯林已經控制瞭亞述人、波斯人和羅馬人想都沒敢想過的遼闊版圖,從阿拉伯半島上的幾個部落擴張成一個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空前帝國,向西占領瞭整個北非和西班牙,向東則把整個西亞和大半個中亞攬入囊中,地中海成為瞭阿拉伯人的內湖。阿拉伯帝國成為中國、吐蕃之外影響西域的另一極強力量。

歐洲中世紀的文化革命的源頭,竟是唐朝的幾個俘虜

公元750年,唐朝統治者以西域藩國石國“無番臣禮”為由,由唐安西節度使高仙芝領兵征討,石國請求投降,751年正月,高仙芝入朝,將被俘的幾位國王獻於玄宗面前,並因赫赫戰功被授予右羽林大將軍,並將石國國王斬首。此時高仙芝達到瞭征戰生涯的最高峰。僥幸逃脫的石國王子遂向大食(阿拉伯帝國)的阿拔斯王朝(黑衣大食)求救。大食援軍計劃襲擊唐朝西域四鎮,高仙芝先發制人,主動進攻大食。高仙芝率領大唐聯軍長途奔襲,深入700餘裡,最後在怛羅斯與大食軍隊遭遇。高仙芝攻城五天不克,阿拉伯援軍趕到,從背後襲擊唐軍,雙方在怛羅斯河兩岸展開瞭決戰。連日征戰的唐軍在內外夾擊下再也支撐不住,終於潰敗,高仙芝在夜色掩護下單騎逃脫。此役唐軍損失慘重,兩萬人的安西精銳部隊幾乎全軍覆沒,隻有千餘人得以生還,陣亡和被俘各自近半,而杜環正是這俘虜中的一位。

正是這場戰爭阿拉伯人從俘虜中學會瞭當時中國偉大的發 ——造紙術

歐洲中世紀的文化革命的源頭,竟是唐朝的幾個俘虜

他們學到這門技術後開始不斷制造紙張,以便出更高的價錢賣給歐洲人。大傢都知道紙張對於一個民族的進步是巨大的,紙張上記載的都是這個民族具有文化內涵的東西,可以供後世的人借鑒並隨之應用所記載的文明。相比較之前的竹簡和玉帛,制作簡單又實用的紙張就可以更好的加快民族文化的進程。中國的造紙術隨著阿拉伯大軍由經敘利亞、埃及、摩洛哥西班牙迅速傳播到歐洲各地,這為印刷術的發展打下瞭基礎。從而導致瞭文藝復興。如果當時被俘的唐朝士兵拒不投降憤而自殺瞭,那麼歐洲會怎樣世界也許會是另一番模樣瞭。

歐洲中世紀的文化革命的源頭,竟是唐朝的幾個俘虜

阿拉伯人對造紙術一直是保密的。直到後來阿拉伯人在西班牙的一個地方建立瞭造紙工廠後,歐洲人就悄悄的學到瞭這門技術,於是在中世紀的歐洲,像意大利、法國、德國以及瑞典等國傢相繼建立瞭造紙廠,這也使得歐洲的文藝復興運動早早的提前,讓歐洲快速的從黑暗的中世紀中脫離出來,很快的,啟蒙運動的興起也讓歐洲的快速地發展瞭起來,不久之後歐洲開始瞭工業進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