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兩個替罪羊

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妖書發現後十日,

東廠捕獲瞭一名形跡可疑的男子皦生彩,

皦生彩揭發兄長皦生光與“妖書案”有關。

皦生光本是順天府生員(明朝的生員不僅是官學生,還是一種“科名”),生性狡詐,專門以“刊刻打詐”為生。

明人馮夢龍在《智囊全集》中記載瞭一則他的故事:

有一鄉紳為巴結朝中權貴,到處訪求玉杯,想送給權貴做為壽禮,也曾托過皦生光。

三天後,皦生光拿著一對玉杯求售,說這對玉杯來自官府,價值百金,現在隻要五十金就行。

縉紳很高興的買下。

沒過幾天,忽然卒吏匆忙的押著兩個吵鬧不休的人前來,

再仔細瞧,原來是皦生光和一名宦官,

皦生光皺著眉頭說,前次賣給縉紳的玉杯本是皇宮中寶物,被宦官偷出變賣,

當前事機敗露,隻有物歸原處,雙方才能平安無事。

縉紳大為窘困,玉杯已送權貴無法索回,隻好請皦生光想辦法,

皦生光面帶為難色,過瞭許久才答應幫忙,

他建議縉紳出錢賄賂宦官、衙門官員,或者能得以幸免。

縉紳不得已,隻有答應,於是拿出近千兩銀子。

日後雖明知皦生光借機詐財,但也無可奈何。

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不僅如此,皦生光還膽大包天地借“國本之爭”訛詐過鄭貴妃的兄弟鄭國泰。

當時有個叫包繼志的富商為瞭附庸風雅,曾經委托皦生光代纂詩集。

皦生光故意在詩集中放瞭一首五律,其中有“鄭主乘黃屋”一句,暗示鄭貴妃為自己的兒子奪取皇位。

包繼志根本不懂,便刊刻瞭詩集。

皦生光立即托人訛詐包繼志,說他詩集中有悖逆語。

包繼志情知上當,卻也無可奈何,隻好出錢瞭事。

皦生光又拿著詩集去訛詐鄭國泰,

鄭國泰膽小,加上朝野上下輿論都對鄭貴妃不利,隻好出錢瞭事。

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皦生彩揭發聲名不佳的兄長後,皦生光之前的事跡全部曝光,

錦衣衛如獲至寶,立即逮捕瞭皦生光,將其屈打成招。

事情到瞭這個地步,本來就可以結案瞭,

主審的刑部尚書蕭大亨為瞭討好沈一貫,想把“妖書案”往郭正域身上引。

但皦生光卻表現出最後的骨氣,在酷刑下始終沒有牽連他人。

他的妻妾和年僅十歲的兒子都受到瞭拷打,卻都沒有按蕭大亨的意思招供。

盡管所有人都明白“妖書案”其實與皦生光無關,

就連急於結案的沈一貫、朱賡都不相信妖書出自皦生光,

他們認為《續憂危竑議》一文論述深刻,非熟悉朝廷之大臣不能為,

皦生光這樣的落魄秀才絕對沒有這樣的能耐。

但急於平息事端的明神宗還是匆匆結案,

皦生光被凌遲處死,傢屬發配邊疆充軍。

皦生光死後,離奇的第二次“妖書案”就此不瞭瞭之,

“妖書”的真正作者始終沒有人知道。

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妖書案之後,楚王朱華奎以助工為由,向朝廷貢獻萬兩白銀。

運送途中,在漢陽被不滿朝廷處理方式的楚國宗室朱蘊鈐糾集數百人劫走。

地方通判等官當場拘捕瞭帶頭行劫的宗犯32名,送往獄中。

繼而楚王宗族群起鬧事,突入府院,想要奪回銀兩和被捕的宗人。

副使周應治(鄞縣人,任廣東參政時在惠州建“天泉書院”,見葉夢熊《天泉書院記》)等無法約束,甚至被毆,隻得匿身民間。

兵部尚書、右副都禦史、湖廣巡撫趙可懷,本熟悉楚藩情況,

因之前辦理“偽楚王”案中順沈一貫意,

宗藩恨趙可懷不公,趙可懷提訊要犯時,被朱蘊鈐和朱蘊訇掙斷刑枷,當場打死。

萬歷三十三年四月,朱蘊鈐與朱蘊訇解送湖廣承天府處死,

朱華堆等三人自殺,

朱華焦、朱蘊鈁等被幽禁,

史稱“劫杠案”。

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妖書案匆匆結案之後朝野開始流傳“妖書”其實出於武英殿中書舍人趙士楨之手。

趙士楨是明朝歷史上傑出的火器專傢,一生研制改進瞭多種火器。

因其在政治上不得志,名字未能如宋應星、徐光啟那樣彪炳史冊。

趙士楨的一生頗富傳奇色彩。

他早年是太學生,在京師遊學。

他能寫一手好字,書法號稱“骨騰肉飛,聲施當世”,時人爭相買他所題的詩扇。

有個宦官也十分喜歡趙士楨的書法,買瞭一把詩扇帶入宮中,結果被明神宗看見,大為賞識,趙士楨平步青雲,以佈衣身份被召入朝,任鴻臚寺主簿。

鴻臚寺有點類似於國賓館,日常職責是凡外國或少數民族的皇帝、使者,到京師朝見皇帝或進貢,按等級供給飲食及招待。

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趙士楨為人慷慨有膽略,交遊頗廣。

萬歷五年(1577年)張居正喪父,因貪戀權位不肯回傢奔喪,發生瞭震驚朝野的“奪情”事件,

五名大臣因此被廷杖。

趙士楨不畏幹連,予以調護,詞翰聲譽甚盛,號稱“他途入仕”名士。

不過,他因“生平甚好口訐,與公卿亦抗不為禮”,

加上又因為制造火器得罪瞭不少人,

一生並不得志,

當瞭十八年鴻臚寺主簿才升為武英殿中書舍人,

還經常受到懷疑、誹謗。

皦生光被殺後,京中盛傳妖書“是東嘉趙士楨所作也”。

趙士楨為此而身心勞瘁,據說他已經精神錯亂,甚至多次夢見皦生光索命,終於一病不起,抑鬱病亡。

匪夷所思的明朝的妖書案(四)

但趙士楨是妖書作者始終隻是傳說,並沒有證據,真正的作者到底是誰,始終無人知曉。

“妖書案”雖平,但其影響所及,卻已遠逾宮廷,遍及朝野,險惡的宮廷鬥爭也並未就此平息。

妖書案後接著又發生瞭著名的“明末三案”,事實上都是晚明黨爭的延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