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劉備在創業時期是非常艱難的。他沒有名士為其揚名,沒有祖輩積攢下的政治資源,更沒有錢糧。在“赤壁之戰”之前,劉備對曹操的戰績是非常不理想的。投靠陶謙的時候在郯縣被曹操擊敗;在徐州時見到曹操的軍隊望風而逃;投靠袁紹時在延津和汝南分別失敗一次。“官渡之戰”結束之後,劉備迫於曹操的壓力,投靠荊州牧劉表。在建安十三年(即公元208年),曹操進攻荊州,劉備向江陵撤退,在當陽長坂又一次被曹操的部隊擊潰,就是“長坂坡之戰”。在這次戰役中,雖然劉備是失敗的一方,但是劉備集團的一些將領的表現還是很突出的。比如張飛在“長坂坡之戰”當中“據水斷橋”,掩護劉備安全撤退。不過關於“據水斷橋”,有一些不同的解釋。下面小編就來聊一聊這件事。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長坂坡之戰”的前後始末

“長坂坡之戰”雖然是劉備的敗仗之一,但是這場戰役本身就沒有公平性可言。首先是信息的不對稱性。曹操進攻荊州,運氣站在瞭曹操這邊,荊州的統治者劉表病死,毫無威望的劉琮上位。而荊州士人比如蒯越、傅巽、韓嵩、劉先等人以個人的人身、財產安全為首要目標,不願意為劉琮賣命,劉琮就沒有彈壓他們的能力。結果就是大傢開開心心投降曹操。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劉備這個時候在襄陽以北的樊城,他的任務是作為荊州北部的屏障。劉備與劉琮不同,劉琮可以和曹操和平共存,而劉備和曹操早已經勢同水火,是曹操的敵人。劉琮想要投降曹操,劉備就是一個很好的投名狀。於是劉琮舉荊州投降的消息一直被隱藏起來。劉備畢竟在荊州北部立足多年,結交名士豪強,有自己的信息渠道。曹操到宛縣的時候,劉備終於發覺這件事,但是已經浪費瞭很多時間。

按照周瑜的推算,曹操的兵力大概在十五、六萬,劉備兵力不詳,隻知道有規模一萬的水軍,其他軍隊按照《魏略》中“將軍之眾不過數千人”的記載,應該也不算太多。這顯然無法抵抗曹操的進攻。在背後已經投降的荊州還有七、八萬人,也是一種威脅。劉備果斷選擇撤退。他的目標是南郡的江陵,這個地方也是實現《隆中對》的必要的條件。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曹操對徐州屠城的舉動,對他的名望造成非常大的影響。現在曹操要接管荊州,一些人不願意被曹操統治,劉備給他們帶來新的希望。加上劉備自己的軍隊的傢眷,跟隨劉備的有十多萬人,輜重幾千車。這大大拖慢瞭劉備的行軍速度;另一方面曹操對劉備非常忌憚,派遣自己的王牌嫡系“虎豹騎”追擊劉備,日夜兼行三百裡,在當陽長坂追上劉備。劉備再一次丟妻棄子,放棄輜重,與趙雲、諸葛亮、張飛等人(關羽率領水軍和劉備分兵行進)改道向江夏投奔劉琦。趙雲和張飛在這次戰役中表現得很突出,趙雲保護劉禪、甘夫人突圍,這個主要體現瞭他的忠誠和嚴整;張飛則“據水斷橋”,逼退曹操的追兵,保證劉備的安全。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如何理解“據水斷橋”

古文中一個字可以有多種解釋,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瞭閱讀的困擾。比如說張飛的“據水斷橋”。總的來說,“據水斷橋”有兩種解釋。第一種是拆斷河上的渡橋,純粹是利用地理環境來遏制曹操的追兵,一些專傢也支持這種觀點;而另一種解釋是阻斷、斷後,張飛站在河面浮橋上,成為“虎豹騎”繼續追擊的阻礙。由於沒有確切的史料,《三國志》中用語又比較模糊,這兩種解釋一直都是爭議,都有可能。小編個人傾向於後者。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首先分別從這兩個解釋的側重點來看,拆斷橋梁,利用地理來阻擋敵軍,側重點在張飛的謀略上;切斷橋梁的話,張飛以二十幾人面對明顯多於己方的“虎豹騎”,側重點在張飛的勇猛上。在“據水斷橋”之後,《三國志·蜀書·張飛傳》還記載:“瞋目橫矛曰:‘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死!’敵皆無敢近者。”很明顯是表示張飛的勇武,對曹操追兵的威懾力。按照這種基調來看,小編認為這裡的“斷”是切斷的意思。

其次是前後文的邏輯。按照“拆斷”解釋的話,張飛和曹兵相隔兩岸,曹兵沒有行動,至少這個河面是比較寬且深的(《讀史方輿紀要》中某縣志中的說法是,張飛“據水斷橋”是在沮水、漳水合流之處,沮水、漳水都是“楚之望”,其交匯處應該是比較寬闊的,不過《讀史方輿紀要》並不認可這一點,爭議較大,故小編不以此為論據),張飛破壞得也比較嚴重,曹兵無法通過。那麼在張飛挑釁的時候,曹兵如何“敢近”呢?記載為“敵皆無能近者”才合理。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另外由於史料的缺失(據陳壽說是蜀漢不置史官),蜀漢舊勛的記載都比較少。關羽、張飛等人都存在一些史料佚失的問題。“據水斷橋”能夠被留存下來被陳壽載入《張飛傳》,小編認為應該是一件特別突出張飛的作用或者勇武的一面。如果張飛僅僅是做瞭拆斷橋梁這件毫無風險和技術含量的事情,在明確自身安全的情況下隔河挑釁,而被陳壽用這麼多的筆墨記錄下來,也不太合理。所以綜上所述,無論張飛後續的動作如何,在與曹兵對峙的情況下,小編認為“據水斷橋”是切斷的意思,二者是能夠接觸的。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曹兵為何放棄追擊

如果按照切斷的意思來看,曹兵的數量遠多於張飛,為什麼不繼續追擊下去呢?其實這也是可以解釋的事情。首先張飛的威懾力和橋梁這個特殊的環境確實對曹兵的戰鬥力造成的一定的影響,不利於展開陣型和騎兵沖擊。但是小編認為這不是唯一的原因,張飛再強大也阻擋不瞭一支軍隊,更主要的原因在於進攻張飛的風險和收益問題。

第一是這支“虎豹騎”的任務。事實上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瞭。曹操“以江陵有軍實,恐先主據之”,於是派兵追擊劉備。劉備被擊潰,放棄江陵斜渡漢水向江夏,曹軍獲得大量士兵、輜重還包括劉備的兩個女兒,賺瞭個缽滿盆滿。抓住劉備固然是最大的戰果,問題在於劉備已經過橋逃之夭夭,不見蹤影;而“虎豹騎”剛剛進行瞭一天一夜的高強度急行軍,體力和精神都比較疲憊,張飛又堵在橋上,曹兵不願意再與以勇猛著稱的張飛搏殺,贏瞭沒有利益,輸瞭丟掉性命,為什麼非要和張飛決鬥,而不選擇收益更大的劫掠或者追殺劉備潰兵呢。

張飛在當陽長坂“據水斷橋”,是拆斷還是阻斷?

第二是進攻張飛的風險。我們開上帝視角可以知道,張飛就這麼二十多人,渾身是鐵也打不瞭幾根釘,關鍵曹兵並不知道劉備這邊的情況。劉備在與夏侯惇作戰的時候,就使用瞭設置伏兵假裝撤退的計策取勝,誰知道這一次會不會故技重施呢?“虎豹騎”隻有五千人,還有相當一部分追殺、收攏劉備的潰兵,來到張飛近前的人隻會更少。在未知劉備部署的情況下,曹兵不遺餘力攻破張飛的防線,一旦遭到劉備的埋伏,退路隻有這座狹窄的橋梁,無疑是一種非常冒險的舉動。曹兵不願意冒這個風險,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瞭。

參考文獻:《三國志》、《讀史方輿紀要》、《左傳》、《二十四史全譯》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