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門第婚姻:”門當戶對”為何受到沖擊?”金錢”和”地位”決定一切

本文以北朝世族的婚姻締構與傢族秩序關系為研究對象,嘗試在北朝眾多的違禮婚姻現象中,探究其與傳統宗法秩序的互動關系。北朝是鮮卑等少數民族與漢族文化血緣融合交流的時期,以鮮卑為主的少數民族文化在這一時期不斷漢化,從其婚姻傢庭秩序的儒傢化、宗法化即可看出。

在北朝禮教凋敝、法制未備社會中,與北朝婚姻關系牽扯甚的是北朝世族大傢對傢族秩序 的維護和重構。對社會上層傢庭中的婚姻關系來言,其內部避循一定的傢族秩序,而外部又受到政治因素的幹涉。

一. 北朝社會的婚姻狀況

魏晉南北朝時期,除西晉有過短暫的統一之外,我國長期處於南北分裂的狀態。戰亂頻仍, 政權更迭,各民族之間沖突與交流導致瞭不同文化的碰撞,構成這一時期的整體社會背景。南北朝時期,胡漢雜居的生活狀態使得中原地區的漢族漸染胡風,同時北方胡族也不同程度 的受到漢文化熏陶。這種變化表現在當時胡族與漢族生活方式、精神面貌及文化習俗的融合上。

胡漢沖突、融合背景下,社會生產關系以及與之相適應的上層建築也經歷瞭震蕩與整合的過程。北魏建立初,拓跋鮮卑人加速漢化,北人的婚姻禮俗、婚戀觀念、婚姻形態等方面逐步從前期的胡漢有別,到孝文帝改革以後迅速呈現出一致性,並在後來的發展中不斷得到鞏固和強化。

北朝始於登國元年鮮卑酋豪拓跋珪建魏,至開皇九年隋文帝楊堅滅陳為止,包括北魏、東魏和北齊、西魏和北周及隋六朝,歷時二百餘年。北朝政權自拓跋珪建魏之始,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與南渡漢族政權爭奪正統,而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是處理好胡漢民族鬥爭與文化融合的矛盾。北魏時期鮮卑統治者対當時復雜的政治環境的解決之道,是軍事上的南擴和文化上的漢化。

鮮卑政權實現漢化的手段,前期是通過法制律令的強制手段和頰姻締結的政治聯合兩種主要方式,鮮卑統治者積極向漢族高門齊,通過婚姻締結的方式與漢族高門形成政治聯合網,走上瞭門閥士族化道路;後期則以儒傢禮教精神継續加以規范。這樣的政策同樣為北朝歷代政權所延用。

在北朝的少數民族漢化進程中,婚姻締結,尤其上層貴族、士宦傢族間的婚姻締結,在鮮卑政權民族融合中起到瞭至關重要的作用。北魏文成以前,北朝宗室男子婚娶猥濫,孝文以後才有瞭一個大的轉變,但非皇族的鮮卑貴族與漢人士族的通婚猶存軒輊。文化差異、亞血緣婚及胡漢貴族原有各自的通婚圈是形成這一軒輕的原因。

2. 關於世族門閥婚姻

“世族”原指先世有功之官族,後泛稱世傢大族為世族。王仲華在《魏留南北朝史》序言中認為”魏晉南北朝的世傢大族就是士族”盡管北朝的世族欠缺書香門第氣息,不能達到”士” 的層次,但其傢世值,世代傳承是不爭的事實。就是在這一時期的世族傢庭內部,婚姻締構中的違禮現象的大量存在與統治者所標榜的禮治大相徑庭。

世族傢庭中的違禮現象對傢族秩序造成的負面影響不僅僅局限在傢族內部,而是波及到整個統治階層,対北朝的社會彫響也更加深遠。這是本文以北朝世族傢庭作為研究對象的原因所在。

“傢族”,是指同一祖或父所出之宗族,及其妻妾、奴嫦等附屬份子之集合體,而以傢長統其傢屬,以尊長率卑幼也。我國古代傢族制度的起源,應是在周代封建制度崩潰,周公用以維系封建體制之”宗族制度”亦隨之墮壞後,在春秋時代逐漸醞釀,至戰國時代逐漸形成的。

春秋、戰國以降,西周之宗族制度雖已不存,但宗法制之精神仍保存在傢族內。至南北朝時期,世傢大族勢力彫脹,北朝鮮卑統治者利用鮮卑貴族與漢族高門締結婚姻的方式鞏固自己的統治,擴大政治影響,宗法制度在這樣的傢庭中理應發揮作用,規避違背傳統宗法精神引發傢庭混亂的聯姻現象,但事實並非如此。

三. 北朝漢人世族門第婚姻之演變以及演變的原因

(一)北朝漢人世族門第婚姻之演變——婚姻的破壞與重構

如前文所述,北朝世族傢庭的頰姻締構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政治因素影響,求高升者惟論門第, 仕宦之外唯財是舉,但是這一時期的世族男女同樣崇尚兩情相悅,追求婚姻幸福。少數民族的大量湧入與長期統治使得北朝社會受胡風浸染,婦女社會地位顯著提高。北朝婦女悍妒之風頗盛,婦女幹政、從政現象頻發。北朝婦女社會地位的提高為北朝形成開放的婚戀環境提供瞭土壊。

然而,盡管人類対美好姻緣有無限向住,婚姻的不幸卻始終難料。在尚武尚貴的北朝社會中, 罰婚、掠奪婚等帶有強迫性質的婚姻形式大量存在,婚姻中的不幸更加滙以避免,所以北朝出現瞭男女不諱離婚、不諱再嫁的現象。

(二)北朝漢人世族門第婚姻之演變的原因

1.大土地所有制的快速發展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大土地制度在兩晉南朝時期高速發展,使得士族的門第婚姻有瞭賴於生存的經濟基礎。大土地制度的發展在兩晉南朝時期具體表現為世族地主土地所有制和庶族地主土地所有制,士族的門第婚姻在兩晉時期發展並旦在東晉時期達到頂峰,主要取決於世族地主土地所有制的發展。

而在北朝時期門第婚姻驟然衰落又與庶族地主土地所仃制的發展有著重要的關系,北朝時期庶族地主經濟的興起對世族經濟起到一定的沖擊作用,特別是商品經濟的興起,促使瞭庶族經濟的發展,對士族門第婚姻起到一定程度的作用,使其發生瞭一些變化。

2. 士族人才的日漸退化

士族人才的日漸退化,門第婚姻的流行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門第婚姻的盛行,形成狹隘的婚姻圈,造成大量的近親婚的存在,這不僅影響瞭士族的生理素質,而且對個性、心理、智力等社會素質都有所影響,從而降低瞭士族的整體素質。士族人才的衰退不僅妨礙瞭士族個體傢族的發展,而且阻礙瞭歷史的進步。

士族重門第的心理造成士庶不婚,這就給門第低的士族或者是庶族帯來瞭更深的階級自卑感,而這種自卑感在”士庶之際,實自天隔”的環境中轉化為不滿情緒,久而久之這種不滿的情緒便會形成一場對士族勢力的反抗鬥爭,即門第觀念的盛行成為社會矛盾的催化劑。在門第觀念盛行下的梁朝時期,帝王的權利也無法左右士族的婚姻,但是侯景清婚的失敗卻加深瞭對士族的仇恨心理。

公元548年發生瞭歷時長達三年零八個月的侯景之亂,這次叛亂中侯景瘋狂屠殺士族,使得南朝士族遭到瞭沉重打擊,其中以王謝兩傢最慘,幾乎亡族。可見這場叛亂對士族而言是多麼的慘重。換言之,門第婚姻的盛行加劇瞭當時的社會矛盾,導致瞭社會沖突的發生。所以在北朝後期,門第婚姻發生瞭一定程度的變化。

四.結語

二十世紀初期,涉及這一時期的婚姻問題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対魏晉南北朝史的專門性研究著作,以及一些對中國婚姻史、風俗史的研究著作中。但這一時期對北朝時期的婚姻研究的論述鳳毛鱗角,學界對北朝婚姻的認識局限在禮制混亂、婚姻形式原始的認識層面。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後,隨著婚姻史、傢族史研究的熱潮,婚姻關系的研究才逐漸為學界所關註。

目前対北朝婚姻研究成果豐碩,幾乎對北朝頰姻禮俗的方方面面都進行瞭較為深入的研究,其中以北朝婚姻中引人註目的門閥婚姻、財婚、早婚、胡漢通婚等內容研究尤為突岀。以婚喪禮俗為中心的魏晉南北朝禮俗研究與對北朝士庶高門傢族關系研究的興起,將北朝婚姻制度與進入瞭高潮,北朝婚姻史研究的論著也隨之豐富起來。

對北朝婚姻史的研究范圍素括瞭對北朝各民族、各階層的婚姻,研究內容涵蓋瞭從等級婚制到胡漢融合等諸多方面,北朝時期特殊的婚俗禮制、北朝的等級內婚姻及北朝胡漢雜居環境下婚禮中的胡漢融合問題都是熱點。在研究方法上,這一時期既有大量與墓志研究相結合,也有采用計量史學的研究方法所寫的文獻。

但北朝婚姻問題的研究成果以財婚、門第婚等婚姻形制與現象的研究為主。前人在對北朝及歷代婚姻的研究中雖然対一夫多妻、離婚、再嫁等問題進行瞭個別探討,並關註到瞭婚姻中的嫡庶、継承等問題,但對北朝世族婚姻締結與傢族秩序關系的研究還有繼續深入的必要。而對於北朝時期的冥婚在前人論證中大都以介紹描述為主,冥婚對北人傢族及社會造成的影響尚缺乏論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