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在《水滸傳》裡,經常會提到瓦舍勾欄,如在提到高俅時,說他“因幫一個生鐵王員外兒子使錢,每日三瓦兩舍,風花雪月,被他父親開封府裡告瞭一紙文狀。”

與閻婆惜有染的張文遠,也是“平昔隻愛去三瓦兩舍”。

連花榮的清風寨旁,也有幾座小勾欄。

從書裡的描述來看,也能很清楚地知道,瓦舍勾欄是古代一種娛樂場所。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瓦舍勾欄的出現和興盛

勾欄出現很早,最早在漢代就已出現,它相當於現在的戲院,是擅長歌舞的伎藝人演出的地方。酈道元在《水經註》裡就記載:“吐谷渾於河上作橋……施勾欄,甚嚴飾。”

而瓦舍則要到北宋初期才開始在汴京發端並達到興盛。用現代概念來理解的話,瓦舍相當於大劇院或娛樂一條街,勾欄相當於裡面的一個個劇場或演出場所。

有宋一朝,瓦舍勾欄發展興盛,裡面的娛樂方式多種多樣,小說、雜劇、講史、武藝、雜技、傀儡戲、影戲、笑話、猜謎等都是其中的節目。

瓦舍的規模,以東京汴梁為例,《東京夢華錄》裡記載,有瓦舍9處,最大的瓦舍裡有勾欄五十餘座,最大的勾欄叫“象棚”,可容納觀眾數千人,這已相當於今天的一個大型劇院。

到瞭宋室南渡後,臨安城的瓦舍勾欄非但沒有衰落,反而更加繁榮,從《咸淳臨安志》到《武林舊事》的記載來看,瓦舍數量達到瞭17-23處,甚至遠超北宋,並且從城市為中心向附近發展。

瓦舍勾欄如此流行,成為社會代表性的娛樂場所,它也就是如今劇場的前身。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瓦舍勾欄能在宋朝發展並盛極一時,離不開當時的社會背景。

宋朝經濟發達,商業繁榮。政府以坊郭戶進行戶籍管理,把民眾分為城市和鄉村居民,市民階層開始興起。

相對於鄉村,城市的市民有更高的消費能力和娛樂需求,這是瓦舍勾欄興起的基礎。

除瞭市民的娛樂需求和社會的經濟基礎,瓦舍勾欄的興盛,還與宋朝的兵制有很大關系。

宋朝采用的是募兵制。

募兵制是一種志願兵制度,區別於傳統的府兵制,它在唐朝天寶年間就已經出現,但宋朝有點特殊,它是歷史上唯一始終堅持實行募兵制的朝代。

軍隊和瓦舍勾欄看上去毫無關系,它們又怎麼會聯系到一起呢?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宋朝軍隊的兵源

首先是宋朝募兵制的兵源,它的兵源基本有四種:

《宋史·兵制》記載:“或募土人就所在團立,或取營伍子弟聽從本軍,或募饑民以補本城,或以有罪配隸給役。”

也就是招募的當地人、行伍人傢的子弟、饑民、罪犯,這四種人。

這些人中的主要成分,就是市井無賴、無業遊民、無地貧民。他們“雖有萊鶩恣肆 , 而無所施其間”。

王安石也說:“宗廟、社稷之憂,最在於募兵 , 皆天下落魄無賴之人。”

這在《水滸傳》裡也能得到側面佐證,楊志押運生辰綱時手下不聽指揮的軍漢,賣友求榮被林沖反殺的陸虞侯,正應瞭王安石的評價。

為什麼要招募這些人,這實際上是政府緩和社會矛盾的一種手段。每當大災之年出現,總有不少饑民餓漢,流落在社會上,成為不安定因素,放任這些人不管是個隱患,於是朝廷就把他們招募進軍隊,以緩和社會矛盾。

“收拾強悍無賴者 , 養之以為兵。”

這些兵員,以遊手好閑之輩居多。即使進瞭軍隊,也不改本色,瓦舍勾欄這些娛樂所在,就成瞭他們最喜歡的消費場所。如《水滸傳》中第二回:(高俅)幫瞭一個生鐵王員外兒子使錢 , 每日三瓦兩舍 , 風花雪月 。

喜歡歸喜歡,瓦舍勾欄畢竟是消費場所,沒有錢消費是不受歡迎的。宋朝的軍人,恰恰是有點閑錢的。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宋朝士兵的待遇

宋朝國傢財政開支裡,最大的之處部分就是軍費,它要占到國傢財政收入的相當比例。

《皇朝通鑒長編紀事本末》:自來天下財貨所入 , 十中八九贍軍。

《宋會要》 :大略官俸居十之一 , 吏祿居十之二 , 兵廩居十之七。

宋朝的軍隊有多少錢呢,拿禁軍來舉例。

他們在值夜班,領工資時候,懶得自己動手,都是雇人幫自己扛被子、背糧米。“衛兵入宿,不自持被,而使人持之;禁兵給糧,不自荷,而雇人荷之。”

兵士們動輒喝酒吃肉,衣著奢華,態度倨傲,“兵人者靡衣侈食 , 蒲博而使酒 , 傲岸踞肆”。

京城的禁軍是收入較高的群體,地方上的軍隊收入也不差。除瞭正式俸祿,還有各式各樣的補助:料錢、月糧、春冬衣、生券和熟券等等,名目繁多。有學者做過統計,一個地方上的廂軍兵士,收入就能夠養活全傢,而且還有剩餘。

兵士待遇優厚,也就有瞭去瓦舍勾欄消費的閑錢。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瓦舍勾欄的消費群體

那麼,大兵們的消費,對瓦舍勾欄又意味著什麼呢?

這個群體,是瓦舍勾欄的重要客戶。

就客戶群來說,瓦舍勾欄還是屬於比較大眾化的娛樂場所。它們開門做生意,並不限制進入的人群,但真正的富人和高官們是不大屑於光顧這些場所的,他們有自己的高檔娛樂場所,要麼是高檔酒樓,要麼幹脆把藝人請到大宅裡來表演,比如高俅就是憑借球藝被端王趙佶看重,成為他的私人球員。

高端人群不會光顧,低端群體則沒錢光顧。

人數最龐大的底層百姓們,從早到晚要忙於生計。去瓦舍勾欄娛樂,不管從時間上,還是經濟上,對他們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能在逢年過節時偶爾娛樂一次,就已經算是不錯。

去瓦舍勾欄消費的,主要是以下這些群體:

其一是城鎮裡的中產階級市民,他們大部分從事工商業而不是傳統農業,這是消費的主要群體之一。

除瞭市民,還有個群體,在《水滸傳》裡也有提到:都頭雷橫、地痞李逵、浪子燕青等人都喜歡在勾欄聽書看戲。

如書中第五十一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誤失小衙內”:雷橫聽瞭,又遇心閑,便和那李小二徑到勾欄裡來看。隻見門首掛著許多金字帳額,旗桿吊著等身靠背。

這些人的身份是地方衙役、市井無賴、地痞流氓等,他們有點閑錢又不怎麼富裕;有些有點文化,有些是文盲,文化水平普遍不高;他們的共同特點是比較有時間,這些人也是瓦舍勾欄的主要客戶之一。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除瞭以上,還有一個重要群體,就是軍卒。

軍卒的特點,其實和上面這些人是一樣的。相比雷橫、李逵等人,軍卒們在經濟上更加富餘,也更有空閑,他們是瓦舍勾欄的重要消費群體。

上文提到過,清風寨設在隻有幾千人傢的小鎮清風鎮上,那裡也有勾欄。

《水滸傳》雖然是小說,卻也反映瞭現實社會。這種軍寨旁的勾欄,重要客戶不言而喻就是軍卒們。

除瞭經濟上有消費能力,士兵們對於娛樂的需求相比其他人來得更大,因為宋朝禁軍的軍事政策是更戍法。更戍法是宋太祖采納趙普建議所設,把禁軍分為屯駐禁軍、駐泊禁軍與就糧禁軍來進行輪流更戍到其他地方,一般以三年一次進行輪換,更戍期間傢屬不得隨行。

三年期間,士兵孤身屯駐外地,難免孤獨,沈括在《夢溪筆談》裡就說:“制更戍之法,欲其習山川勞苦,遠妻孥懷土之戀,兼外戍之日多,在營之日少,人人少子而衣食易足”。

這種情況下,瓦舍勾欄就成瞭最好的消遣娛樂場所。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軍隊和瓦舍勾欄的關系

講到清風寨,又要提到另一個問題,為什麼勾欄要設在清風鎮上,清風寨和勾欄又有什麼關系。

因為宋朝的軍隊是允許經商的。

宋朝商業發達,鼓勵商業貿易和生產,對軍隊也不禁止經商。在沒有戰事的時候,軍隊上下經商是常態。

軍士們“售工於外,納錢本營,以免校閱,謂之買工 ”。軍隊做的買賣很多,如宋初張永德等大將從事的販賣木材,到神宗時期的“匠民、樂工、組繡、機巧、百端名目 ”。

瓦舍勾欄本身是娛樂業,裡面又有商販等商業貿易的存在,自然也在軍隊經商的范圍之內。

軍隊經商,客觀上削弱瞭軍隊的戰鬥力,“為將帥者,不治兵而治財。刻剝之政行,而撾摩之恩絕,市井之習成,而訓練之法壞。二十年間 ,披堅執銳之士 , 化為行商坐賈者 , 不知其幾。”但從娛樂業的角度看,它卻促進瞭瓦舍勾欄的繁榮。

甚至,有些瓦舍本身就是為瞭軍卒而創立。比如紹興年間駐軍杭州的楊和王,就在駐地創立瓦舍,供手下娛樂。

《夢梁錄》:“杭城紹興間駐蹕於此,殿嚴楊和王因駐軍多西北人,是以於城內外,創立瓦舍,以為軍卒暇日娛戲之地。

依此來看,《水滸傳》裡清風寨的瓦舍,確實有其現實原型。

對於瓦舍勾欄來說,軍隊既是其投資方,又是其客戶方,身份特殊,更加重要。

軍卒這個客戶群體對瓦舍勾欄的重要性,還可以從裡面表演的內容看出來。

勾欄裡的說書者,選擇的題材許多都是與兵士相關的內容,如說史書、講公案、談戰爭、論武藝,講的都是前朝興廢的戰事,還有耍刀弄槍的內容,這些都是兵士們所喜聞樂見。此外還有雜技、武藝等手腳功夫,也深受大兵們喜愛。

娛樂業必須考慮客戶群體的喜好,這些也正說明軍士們對瓦舍勾欄的意義。

從宋朝興盛的娛樂場所“瓦舍勾欄”,看宋朝募兵制的弊端

小院之觀

從北宋到南宋,從汴京到杭州,有宋一朝瓦舍勾欄都興盛無比,它們是宋朝城市經濟發展的產物,反映出的是宋朝市民階級的發展和社會的經濟基礎,對後世的劇場、戲院等產生瞭很大的影響。

另一方面,它的興盛和宋朝的兵制有千絲萬縷的聯系,這又體現體現募兵制的弊端。

宋朝從趙匡胤開始就堅持募兵制,宋太祖自己說“吾傢之事,唯養兵可為百代之利,蓋歉年饑歲,有叛民而無叛兵。”

國傢花瞭大錢養兵,一方面消除瞭民間叛亂的隱患,穩定瞭社會形勢,另外一方面則造成瞭冗餘的兵力。

這些兵員大多無所事事又有閑錢,這就催生瞭娛樂需求,推動瞭娛樂業的發展,宋朝瓦舍勾欄的興盛,正與此密切相關。

募兵制有其積極一面,也有其負面影響,從瓦舍勾欄的角度來看,這正是它的消極之處之一,對後世也有警示意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