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5年,康熙在盧溝橋舉行瞭一次大閱兵,影響到瞭今日中亞的版圖

1685年,康熙已經登基24年,從即位之初懵懂的8歲小孩,到天下盡在掌握的32歲成熟皇帝。24年間,玄燁經歷的一切,比絕大多數皇帝一生的風浪都要大許多。

14歲時,玄燁剛從新手村畢業,他首先要面對鰲拜的專權,要想辦法把大權收回自己手裡,又不能引發政局的激烈動蕩。

20歲時,玄燁略顯冒失地按下瞭“撤藩”鍵,三藩頓時發動叛亂,一度聲勢浩大,頗有燎原之勢。玄燁從開始的左支右拙到後來的鎮定自若,花瞭8年時間才把三藩之亂最終平定,這是一次極大的考驗。

30歲時,玄燁派出施瑯率水師跨海東征,困守孤島的鄭氏終於投降,東南沿海的混亂局面這才宣告結束。

經歷瞭十幾年戰爭,這時他已從玄燁真正成為康熙,那個被後世稱為清聖祖的男人。

1685年,康熙在盧溝橋舉行瞭一次大閱兵,影響到瞭今日中亞的版圖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他整肅朝綱,首次南巡,這時寰宇統一,清朝才真正開始步入鼎盛時期。

一年後,康熙下旨:

國傢武備不可一日懈弛,舊例每歲必操練將士,習試火炮,爾部即傳諭八旗都統等預為整備。朕於十八日將親閱焉。

清朝從順治十三年起制定瞭“三年一舉”的制度,規定瞭大閱典禮也就是閱兵典禮的周期。從表面上看,這時仗已經打完,沒有地方需要再興刀兵。諭旨裡康熙的意思似乎也隻是舉行一次例行祖制的閱兵活動。

但是,康熙這次閱兵的選擇,其實包括著深意。

這就要提到漠北的喀爾喀蒙古。

喀爾喀蒙古是明末蒙古領袖達延汗留在漠北蒙古的後裔,逐漸形成瞭三大部:謝圖汗、札薩克圖汗、車臣汗。在皇太極時期,喀爾喀蒙古三大部都宣佈臣服於清朝,順治時期,則將他們設為八札薩克,分成左右翼。

雖然納貢稱臣,但在清朝初期對喀爾喀的統治並沒有多有效,他們是迫於壓力才與清軍修好,並不誠心歸降,順治初年還出現過叛亂。清軍入關之初統治並不穩固,又加之漠北路途遙遠,清朝始終拿喀爾喀沒辦法。

喀爾喀蒙古所處的地理位置比較特殊,從現在來看,這一地區隻是北部與俄羅斯接壤,但在當時並不是這樣,它處於俄羅斯、清朝,還有衛拉特也就是之後的準噶爾汗國三面接壤的位置,如下圖:

1685年,康熙在盧溝橋舉行瞭一次大閱兵,影響到瞭今日中亞的版圖

喀爾喀蒙古雖然臣服於清朝,但它的地理位置決定瞭它要受到三股力量的沖擊,尤其是俄羅斯和準噶爾,隨著它們的擴張,都對喀爾喀虎視眈眈。

喀爾喀臣屬於清朝,需要履行朝貢義務。康熙選擇閱兵的這個時間節點,正是喀爾喀的阿海臺吉等人入京朝貢的時間。

同時,這個時間節點又很微妙。

首先,喀爾喀各部從康熙元年起就陷入瞭內部紛爭。

札薩克圖汗部內訌,額淋沁殺該部汗,部眾大部分投到土謝圖汗部。後成袞襲紮薩克圖汗後向土謝圖汗部要部眾,土謝圖汗部不從,兩部就此陷入瞭長期矛盾之中。

1685年,康熙在盧溝橋舉行瞭一次大閱兵,影響到瞭今日中亞的版圖

除瞭內亂,還有外敵。

17世紀,沙俄正大舉入侵西伯利亞,喀爾喀在貝加爾湖地區的利益遭受瞭嚴重的損害,雙方正處於戰爭狀態。

不光是沙俄,還有崛起的衛拉特。在噶爾丹的領導下,準噶爾統一瞭衛拉特各部,草原上再次出現瞭新的汗國,不停擴張的準噶爾立志成為中亞乃至東亞霸主,當然不會放過喀爾喀。

所以這是個非常微妙的時間節點,當時的喀爾喀正處於觀望階段,欲借參加閱兵觀禮之機打探清王朝的軍事實力,好再作打算。

聽說瞭康熙要大閱兵的消息,喀爾喀臺吉上奏,表示我們這些個鄉巴佬想看看大清朝的軍容,過一回進大觀園的癮。

“臣等以朝貢而來,聞皇上大閱甲兵。遠方之人,幸逢盛典,願一睹軍容。”

這些當然早在康熙預料之中,他慨然準奏。

1685年,康熙在盧溝橋舉行瞭一次大閱兵,影響到瞭今日中亞的版圖

閱兵如期進行,大獲成功。閱兵儀式上,最亮眼的是清軍的火器,大炮火銃威震各藩。因為這時候的清軍,已經是一支冷熱兵器混用的軍隊,紅衣大炮在入關前已經能自造,入關以來又吸收瞭明軍降將和中原工匠的技術,火器裝備比例在軍隊中已相當可觀,在《欽定大清會典事例》裡就說:

我朝武備整齊,弓矢槍炮最為軍營利器,法制精良,百世不易。

而相對落後的喀爾喀蒙古,作戰還是以騎射為主,火器使用比例不高,更沒有紅衣大炮這樣的重型武器。

一番操練下來,眾蒙古臺吉眼珠子都要掉下來瞭,想不到清軍實力這麼強,這大炮轟上來,一萬匹駱駝也擋不住,記載中甚至有人嚇得趴到地上發抖, “ 阿海臺吉及眾蒙古等皆驚懼失色,甚有匍匐仆地戰栗不止者 ”,當然這可能是自誇,不過也反映出瞭閱兵的震懾效應。

先亮肌肉,再給紅包。康熙深諳此道,閱兵結束後他對眾臺吉好言安撫,又賜給酒食壓驚,最後每人封個大紅包,讓他們高高興興回傢,以顯天朝上國的風范。

這麼一頓操作,原先搖擺的眾臺吉們堅定瞭信心——不跟康熙混跟誰混?

1685年,康熙在盧溝橋舉行瞭一次大閱兵,影響到瞭今日中亞的版圖

15個月後,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準噶爾已經開始對喀爾喀動手,他們受到更大的壓力。康熙在外藩、諸王、臺吉等來京朝貢的時候再次組織在盧溝橋大閱, “ 大閱軍容,試放火器 ”,眾人“以進貢來京者皆隨行往觀,驚懼失色。”

這兩次大閱,用意很明顯,效果也很顯著。

喀爾喀在得到沙俄贊助的準噶爾面前不是對手,連遭失敗,眼看地盤要全部丟失,喀爾喀很多王公建議流亡沙俄,但親眼目睹清軍實力的一些貴族們卻有不同意見,最後宗教領袖哲佈尊丹巴做出決定,南下歸順清朝。

這就是喀爾喀蒙古的內附,內附後,喀爾喀原來的屬地在戰爭結束後被納入清朝的直接統治,使得版圖又擴大瞭不少。

1685年,康熙在盧溝橋舉行瞭一次大閱兵,影響到瞭今日中亞的版圖

​從康熙的大閱來看,安排在特殊的時間段進行,起到瞭很強的威懾效果,喀爾喀最終能內附,與他們的首領兩次目睹清軍軍威有不小的關系。如果他們對清軍實力心存狐疑,轉而投靠沙俄,那就可能對中亞局勢帶來天翻地覆的變化。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