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兵對太平天國是不堪一擊還是尚能一戰,讓這幾場戰役告訴你

八旗兵是清朝賴以立國的軍事力量,在明清交際之時,一度威震東亞,是當時東亞最強的軍事存在。

但是清朝統治逐漸穩固以後,八旗兵的退化也很明顯,許多觀點認為,八旗兵在順治後期或者康熙前期就已開始衰落,這確實也是一方面的事實。

原因有長年的戰爭帶來成年男子人口的減少;新一代將領大多壽命不長,比如勒克德渾、博洛、阿巴泰、尼堪等,大部分是不到五十歲就病死或陣亡,下一代人還沒完全成長起來,青黃不接;還有就是貪圖享受,失去瞭之前的進取心和戰鬥意志。

到瞭康熙朝,不少八旗將領“居傢皆彈箏擊築,衣文繡,策肥馬”,三藩之亂中八旗將領畏戰表現得已很明顯,清朝在用兵上也逐漸轉為以綠營為主,八旗次之的順序,八旗兵已不復當年之勇。

這些都沒什麼爭議,情況確實存在。不過問題在於,曾經動物兇猛的八旗兵到底退化到什麼地步,是聽見槍炮聲就發抖的小綿羊,還是戰鬥意志尚存卻戰力不濟。

有一場戰爭成為試金石,那就是太平天國運動。退化的八旗兵在太平軍面前是完完全全一觸即潰呢,還是生死選擇下尚有一搏之力。

畢竟兔子急瞭還咬人,何況這是一支曾經稱霸東亞的軍隊,這個問題值得研究一下。

八旗兵對太平天國是不堪一擊還是尚能一戰,讓這幾場戰役告訴你

八旗兵的真實戰鬥力,以下一些戰場表現能得到一定程度的體現。

江寧之戰

在太平天國剛剛興起時,清朝並不重視,負責圍剿的主力由綠營兵組成,隻是派出瞭馬蘭泰和賽尚阿統帥兩支人數不多的八旗軍前往作戰,也稱不上精銳,沒有取得什麼效果,最終被太平軍在永安破圍而出,出省作戰。

1853年初,太平軍全軍從武昌順流而下,軍民共計達50多萬,目標是江寧城。

此時太平軍已沖破清軍層層防線,戰鬥能力在實戰中得到極大提升,稱得上是頂峰時期。駐防江寧的綠營兵和其他地方的一樣不堪一擊,幾天後外城即告失守,太平軍攻入城內。

不過,在江寧城內還駐守著江寧將軍祥厚、副都統霍隆武、文藝等率領的三千九百多名八旗兵。這些旗兵人數不多,戰鬥意志卻極為強悍,生死存亡面前,他們似乎恢復瞭祖先的榮光,死守江寧滿城,誓死不降,

要說明的是,他們這時候並不是沒有選擇,太平軍進攻滿城傷亡慘重,楊秀清曾經幾次勸降都被拒絕。旗兵們甚至發動瞭滿城內所有人員幫助守城,從兒童到婦女都成為瞭戰鬥力。

得不到增援的孤城隻能被攻破,滿城內全體軍民最後與城共存亡。

八旗兵對太平天國是不堪一擊還是尚能一戰,讓這幾場戰役告訴你

兩次杭州之戰

咸豐十年(1860年)正月,太平軍進攻杭州,意圖以威脅杭州逼迫清軍江南江北大營回救,減輕對天京的威脅。

太平軍從六合渡江進入浙江,兵鋒甚健,一個多月內已達到杭州城下,城內僅有4500多駐防八旗,還有3000多綠營士兵,他們面對的是李秀成的十萬之眾。

二月二十日,杭州被包圍,二十七日,城墻被炸倒,太平軍從缺口蜂擁入城,此時的戰鬥情況,根據記載是“惟見滿營官兵接仗殺賊,其餘兵勇紛紛潰散”

綠營兵紛紛逃跑,八旗兵則在杭州將軍瑞昌、副都統來存、佐領傑純等人帶領下,在湧金門與太平軍激戰,取得瞭一些戰果後,旗兵退守滿城,太平軍合圍。杭州八旗的表現和江寧八旗一樣,軍民全部動員,“婦女亦撩矛刺賊,賊憤,屢攻,死傷枕籍,終不能克”,並且得到瞭杭州百姓的幫助“寧人業箔於杭者數千人 ,助滿人殺賊,滿人由是得全”

堅守滿城六天之後,杭州終於等來瞭援軍,張玉良率軍抵達杭州外圍,內外取得聯絡後,裡應外合,打破瞭第一次杭州之圍。

八旗兵對太平天國是不堪一擊還是尚能一戰,讓這幾場戰役告訴你

第二年,太平軍卷土重來,先次第攻取瞭平湖和乍浦,清理瞭杭州外圍。乍浦駐守著2000八旗防軍,與杭州互為犄角,是杭州的重要防禦力量,乍浦旗兵副都統錫齡阿率二子戰死城中,闔門女性自盡,乍浦旗營全軍覆沒。

咸豐十一年九月,太平軍忠王李秀成率大軍25萬再次包圍杭州。杭州將軍瑞昌和城內浙江巡撫王有齡據城固守兩個多月,八旗兵給太平軍造成瞭很大殺傷。

“都統傑果敏所西湖水軍,無日不與賊戰於六橋、三竺間,屢有斬獲”。

“協領傑純札勒堅圖賽沙畚率兵排次開營鏖戰,賊乘間附營。將登,營兵拒守 ,婦女成立垛間,燃槍刺之 ,賊多墜死”。

無奈杭州外無援兵,內無糧草,士兵逐漸被消耗,終於無法守住。

杭州城陷之時,副都統傑純及大批旗兵戰死,瑞昌發給眾傢火藥,自己首先跳水自殺,接著“闔營次第火起”,杭州副都統關福和江蘇糧儲道赫特赫納以下軍民八千多人全體殉國,“闔營官兵眷屬無一人陷賊者”,八旗兵負隅抵抗的決心和意志,算得上可圈可點。

八旗兵對太平天國是不堪一擊還是尚能一戰,讓這幾場戰役告訴你

八旗馬隊

滿城或許是八旗戰力餘暉的一個縮影,實際上這抹餘暉在地圖上覆蓋的面積還不小。

要論步兵,就算八旗偶爾還能一戰,戰場表現也確實無法和太平軍、湘軍相比,不過八旗的起傢功夫是騎射,這是北方民族血液中自帶的基因。即使200多年過去,大部分八旗騎兵的騎射功夫早已退化,清王朝的版圖上還是可以拉出些能打一打的騎兵,相比以南方人為主的太平軍,這些八旗馬隊還能露一露身手。

太平軍進攻南京的同時,朝中眾大臣就上疏,請求咸豐皇帝調遣八旗兵參戰,咸豐除瞭抽調盛京、吉林、西安、密雲等各地駐防八旗,同時征調瞭東三省和察哈爾八旗馬隊奔赴戰場參戰,這部分馬隊由於遠離中原且加上清朝的隔離政策,仍舊保持著相當的戰鬥力。

1853年,太平軍派出林鳳祥、李開芳、吉文元等將領率2萬多人出兵北伐,威脅北京。清朝急調39000多名八旗軍圍追堵截,在與太平天國北伐軍進行的多次戰役中,八旗軍擔當瞭作戰主力。

八旗兵對太平天國是不堪一擊還是尚能一戰,讓這幾場戰役告訴你

從懷慶解圍戰,滄州爭奪戰,靜海、獨流和阜城圍剿戰中,八旗步兵以京師八旗為主,配合作戰的是大量八旗馬隊,來自黑龍江、吉林、西安、察哈爾,他們在僧格林沁、勝保、托明阿、西凌阿等將領的統帥下,依靠馬隊的高機動性和沖擊力發揮瞭重要作用,為清軍擊敗北伐太平軍立下汗馬功勞。此戰後,僧格林沁被咸豐朝廷倚為八旗柱石,下旨嘉獎“親王僧格林沁前在連鎮,高唐等處統兵剿賊,滌瑕蕩穢,殲戮靡遺,海內仰其威名,逆黨國之破膽”。

除瞭北伐,太平軍還有西征。與西征太平軍戰鬥中,八旗兵的兵力相對較少,計有荊州將軍文統的6000人、西 凌阿的2500黑龍江馬隊、西安將軍紮拉芬的1500多西安馬隊,與西征太平軍作戰中,八旗兵不是主力,不過其馬隊也給太平軍造成瞭不小麻煩。

太平軍本身缺少戰馬,也缺少熟練的騎兵,八旗馬隊始終對太平軍造成嚴重威脅。

八旗兵有所表現的戰場還有安徽,在安徽戰場,雲集瞭從察哈爾、吉林、黑龍江征調來的八旗馬隊。在安徽戰場,有捻軍和太平軍配合作戰,捻軍多馬隊,八旗馬隊正好抵消瞭敵人的這一優勢,支撐起瞭清軍薄弱的一角。

到瞭1860年,清朝又調來瞭僧格林沁統帥的一支八旗兵,共計有12000多人,其中半數是僧王親自率領的內蒙古八旗馬隊,這支馬隊訓練有素,戰術靈活,壓制住瞭捻軍騎兵,並且消滅瞭捻軍首領張樂行所部,給瞭太平軍和捻軍沉重打擊。

八旗兵對太平天國是不堪一擊還是尚能一戰,讓這幾場戰役告訴你

​小院之觀

其實大概想一下也能瞭解,雖然太平天國是靠的湘軍鎮壓下去,但湘軍成軍有個過程,湘軍的基礎湘勇在1853年2月剛剛被編為3營,距日後的如日中天還有不少時間,這中間有個時間差。

在一些戰場上部分八旗兵還是表現出瞭戰鬥力,如太平軍的北伐,2萬多太平軍精兵主要就是靠的八旗兵將他們擊敗,否則北京就將堪憂。

僧格林沁等將領在當時也確實稱得上名將,在湘軍逐步結果對抗太平軍的任務後,八旗兵主要依靠馬隊與太平軍周旋,也是湘軍重要的補充力量,在太平天國戰爭中,八旗仍然發揮著相當作用,不能與綠營混為一談。

當然八旗兵與開國時期早已無法同日而語,這也是事實,八旗兵與太平軍的戰鬥,可以看作是其戰力的一次回光返照,自太平天國以後,湘軍淮軍等地方軍隊成為作戰主力,八旗兵再也沒有過大規模的作戰,從此退出瞭戰爭舞臺,隻剩下瞭頂盔貫甲拍照的功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