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正在美國蔓延。隨著疫情的蔓延,其感染確診及死亡人數不斷增加。截止9日零時,美國確診人數又增加瞭232人,達到572人,死亡人數22人,僅治愈10人(真的不明白瑞德西韋到底管不管用)。

而由之而來的則是人心惶惶、搶購搶囤和股市重挫,雖然美國國會已同意撥款83億美元用於防疫,企圖減緩疫情惡化速度,但要有實際效果,可能還要假以時日。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而時間對於特朗普而言,已經不多瞭。

因為今年正值美國總統大選,疫情的發展變化,無疑將對共和、民主黨選情產生重要影響,也正是因此,連美國官方媒體都預測,這場疫情可能成為大選的關鍵。

《美國之音》7日就報導,疫情的發展已經衍變成政治問題。雖然特朗普不斷為自己和白宮辯護,稱已經采取瞭歷史上最積極的防疫行動,也才剛簽署瞭一份數十億美元的防疫經費。但是,民主黨人還是懷疑他的決策能力,尤其是在股市重挫、經濟遭到打擊之後,一部分的美國民眾可能把希望放在最有可能代表民主黨參加大選的前副總統拜登身上。更為嚴重的是,隨著疫情的發展,使特朗普之前得以勝選的執政理念不斷遭到打臉。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首先,特朗普能夠連選連任的關鍵就是美國經濟的持續發展能力。尤其他一再吹噓自己執政期間已經讓經濟不斷成長。為此他和中國打瞭貿易戰,但效果和期望的相去甚遠,甚至還影響瞭美國的經濟發展;他又不斷催促美聯儲降息,但這種權宜之計到底是飲鴆止渴還是靈丹妙藥,還需要觀察。而目前可以肯定而不用觀察的是,疫情的發展和美國政府防疫的不力,已經造成股市連續重挫、經濟成長缺乏動力,這使特朗普的勝選基礎可能受到致命的影響。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其次,這場疫情還暴露出美國醫療保健領域的問題,而這也是之前特朗普經常攻擊民主黨的理由。在奧巴馬時代,民主黨大力推動的“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通過後,本來沒有醫保的美國人從2010年的4670萬人高位開始下降。但在特朗普當選廢止該法案後,過去兩年,無醫保人數再度增加。目前美國沒醫保的人,約占美國總人口8.5%,也就是2750萬人沒有醫保。

美國擁有世界上最好的醫院與醫療人員,可那些無法通過雇主繳納保費,但又沒窮到符合獲得各州醫保資格的人,通常會選擇完全退出這一制度。這些沒有醫保保障的人,平常看個感冒發燒就可能被收取高額費用,而如果得瞭新冠肺炎,更是將面臨天價賬單。根據2005年發表在《美國危重癥醫學期刊》上的一項研究,使用重癥監護病房使用呼吸機一天的費用超過1.1萬美元,這是大多數沒有參保的美國人所不能負擔的。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更令人無法置信的是,美國確診病例中很多人當時都在工作,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們都不敢請病假。在先進國傢中,美國是唯一一個政府未規定有薪病假的國傢。華府智庫經濟政策研究所(EPI)就指出,盡管私人企業平均每年提供8天病假,但在最低薪勞工中,僅3成的人能獲得有薪病假。對這些勞工來說,即使一天沒上班,都會對自身財務帶來痛苦的影響。全球最大的會計和財務人員配備公司,美國羅致恒富會計公司((Robert Half,RH))去年10月則對全美2800名勞工的調查顯示,5成7的人生病時有時會請假,但有3成3生病時仍去上班。而這,可能也會成為美國疫情蔓延的另一主要原因。

而最令人擔憂的是,即使疫情在國會撥款支持下得到控制,但美國日後可能再次大規模暴發的可能性也很大。以美國目前研發新冠肺炎疫苗的速度,估計12至18個月內會有疫苗,但到時是否人人負擔得起則又是一個問題。上周在國會被問到這件事時,美國衛生部長阿紮爾(Alex Azar)說:“我們希望確保大傢都負擔得起,但我們無法控制價格,因為我們需要私人部門投資。”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對此,提供制藥業信息的新聞網站Pharmalot專欄作傢西佛曼雖然痛批艾薩的發言“令人發指”,稱:“沒人說不允許獲利,但我們該讓一些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國人,因為藥貴到負擔不起而死掉嗎?”。

可是,西佛曼也無法否認的是,這就是美國目前殘酷的事實。

第三,特朗普執政理念的另一支柱是嚴格的移民政策。有不少童鞋會說,此次疫情中如果美國沒有執行這一政策,可能還會有更多的確診病例。可是李老濕要問,目前美國400多確診病例中,到底有多少人是非法移民?更可笑的是,美國和墨西哥交界處修築的邊境墻曾被特朗普在疫情發生之初,稱贊能擋住病毒的侵襲。而以目前數據看,墨西哥隻有7例確診,而且無人因此死亡。

李老濕不禁又要問,以美國的疫情發展速度,這道墻到時是要擋住北上的非法偷渡移民,還是要擋住南下躲避疫情的美國人?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綜上所敲,民主黨一定會從這幾方面發動進攻,特別是經濟和醫保問題,肯定會成為特朗普遭到詬病的主要弱點,而美國民眾在疫情危機中期待的改變,也許會讓“Change,We Can Believe In”(“我們可以相信的變革”,這是當年奧巴馬的勝選口號)再次成為可能。

P.S.而當敲完這次黑板後,李老濕又發現瞭一個細思極恐的問題:

此次美國大選,共黨、民主兩黨可能的參選人目前看來應該是在特朗普、拜登和桑德斯三人中出現。而其中最年輕的特朗普74歲,拜登78歲,桑德斯更是年近80。要知道,這幾位爺可都處於新冠肺炎最容易感染的年紀。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嚇人的是,3月8日美國右翼團體、特朗普的鐵桿粉絲——美國保守聯盟(ACU)證實,在2月底其在馬裡蘭州舉辦的“美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年度會議上,有一名與會者確診感染新冠肺炎,而當時特朗普、副總統彭斯,以及第一千金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還有國務卿蓬佩奧、衛生部長阿紮爾以及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等高層系數在場。

特朗普總統選舉的最大對手,已經不是民主黨瞭?

同樣,民主黨候選人的造勢活動上,也開始陸續出現確診或疑似病例……因此,從理論上分析,這三位候選人都有被感染的幾率。

而這,可能更會使新冠病毒成為左右美國大選的關鍵因素。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