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梯董事長張震:在線教育資源已足夠,需要真正實現完整流程

全媒體視角

網梯董事長張震:未來大部分的學習不需要那麼多資源,互聯網發展的趨勢會變成圖中的倒三角形,會更強調個性化、因材施教。網梯也正在真正實現個性化教與學的道路上不斷前進。

網梯董事長張震:在線教育資源已足夠,需要真正實現完整流程

網梯董事長張震

“如果有一種教學方式是完美的,那早在疫情出現之前就已經總結出來瞭。在教育領域,沒有所謂“最好的方法”,隻存在對特定人群好或壞的方法。教無定法。“在一場“雲”采訪中,網梯董事長張震對記者說到。

作為一傢深耕教育行業20年的教育技術服務企業,自1月27日(大年初三)起,網梯的技術人員便開始遠程辦公,為中小學的直播課堂提供技術準備和服務,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停課不停學”提供瞭多方面的支持。

網梯在疫情期間做瞭哪些工作?疫情過後的在線教育又將如何發展?疫情對眾多教育企業又會有怎樣的影響?中教全媒體和網梯董事長張震進行瞭對話,請他來談一談他的思考和觀點。

教育信息化存在的問題仍會繼續存在

中教全媒體:網梯在疫情期間做瞭哪些措施來服務學校?

張震:從2月4日開始,網梯的主要服務對象是中小學,以往,中小學教育主要是以傳統面授為主,線上教育幾乎沒有。但到現在,已經先後有兩百餘所中小學找到網梯,希望網梯能提供教學錄制工具、平臺或者直播工具,並以遠程培訓的方式幫助老師解決操作難題。目前網梯所服務的是過去沒有做或者很少做在線教育的機構,包括中小學、研究生院等,比如北大醫學部網絡教育學院,學院以線上課程基礎加上網梯的直播平臺等產品,讓研究生院的800多名學生可以在線開課。等3月大學開學後,會有更多的大學采用這種形式。

中教全媒體:您怎麼看待諸多機構宣佈共享其免費資源?

張震:包括網梯在內的很多單位和機構都宣佈向社會免費提供資源。其實在疫情之前互聯網行業已經充斥著各種免費資源,包括文本、pdf、音頻、視頻等各種形式,有正版的,也有盜版的。所以對於學校、傢長和學生而言,從海量資源中找到有價值的資源很難,選擇成本很高。目前,很多出版社向社會共享瞭電子書、開放瞭資源平臺,但大多數中小學生選擇課程資源的方式還是取決於學校和教師的指導和推薦。

中教全媒體:疫情期間大規模使用線上教學給老師帶來瞭哪些壓力?

張震:很多學校的教師已經習慣於傳統課堂教學方式,通過互聯網教學對大部分教師是比較大的挑戰,即便高校最重視在線教育,但我認為至少有90%的高校教師沒有進行過線上教學。同時,疫情把線上教學的需求更多的壓給瞭中小學教師,教師信息化能力不足成為限制在線教育發展的主要因素。網梯從2月4日開始協助一批中小學教師使用互聯網手段進行線上教學,比如教老師如何錄制課件、上傳資源、備課等等。

中教全媒體:疫情過後會給學校帶來哪些思考?

張震:很多學校都提出“停課不停學”,壓力比較大的是中小學,老師和學校都希望借助互聯網手段進行正常教學工作。目前,大部分學校用的都是免費的公共平臺,但在同時上線人數較多的情況下,公共平臺的可靠性不能保證。所以疫情結束之後學校會面臨選擇,一種可行性比較高的選擇就是學校自己購買相應的雲服務、搭建自己的教學平臺,在有限的經費下購買預期可控的教學系統和服務,保證學生可以準時上課,不出現宕機等教學事故。

中教全媒體:疫情對教育信息化是否會有推動作用?

張震:現在看起來疫情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是教育信息化存在的問題不會因為疫情出現就解決掉。核心的原因是教育信息化已經做瞭二十多年,但並沒有帶來真正的革命性變化,無論是用戶使用習慣、占有率,還是教育信息化企業規模,都沒有看到質的飛躍,教育信息化在大部分教育中的應用還主要承擔的輔助支撐作用。

中教全媒體:原因是什麼?

張震:我認為,核心原因是在其他各領域人類發明的工具和人類自身能力相比基本上都有質的飛躍,比如飛機、汽車,甚至於流水線的生產效率與個人相比都是幾千倍的飛躍。唯獨人類發明的各種教育產品和工具在學生學習中的作用都不如一個好老師。由於現階段各種工具和好老師的作用差距很明顯,傢長也更傾向把孩子送到一個好學校,接受好老師的教導,在好的環境裡成長。這個問題不解決,教育信息化要想實現質的飛躍會很難。

在線教育會更強調個性化和因材施教

中教全媒體:您認為目前的在線教育將會經歷哪些階段?

張震:在線教育進化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資源,一開始先建資源,但是隻有資源相當於建立瞭一個個靜態的線上圖書館。第二階段:流程,怎麼讓資源積累產生效果,就到瞭流程階段,隻有實現完整的教學流程,才可能讓資源產生效果。第三階段:社群,人是社會性動物,比如市面上一些教育機構,會通過考試把不同學生分到不同班級,把人類分成不同群體是教學過程的重要價值。第四階段:個性化,為每一個學生定制個性化的成長計劃、過程,進而提供幫助,因材施教。這四個階段是在線教育發展的不同層次。

網梯董事長張震:在線教育資源已足夠,需要真正實現完整流程

中教全媒體:您怎麼理解這四個部分?

張震:我畫瞭一個金字塔的模型,資源在金字塔的最下層。金字塔底部量大、面廣,容易做。現在市面上,大部分機構向社會提供的都是資源,因為共享資源的成本是最低的。在流程方面,要幫助學校和教師開展教學過程,實現教育流程的順利進行。這是包括網梯在內大部分在線教育公司在做的兩部分內容:工具和服務,在這其中,在線教育公司如果想要活下去,就要深入到課堂中的每一個細節,讓用戶的時間和金錢成本降得更低。

在社群方面,基於社群的學習會讓學生產生歸屬感,但現在大部分公共服務平臺都不太強調社群。在個性化方面,個性化服務,或者說“因材施教”是在線教育的最終追求目標,但目前整個社會提供的公共教育服務受成本制約,很少考慮個性化。

網梯董事長張震:在線教育資源已足夠,需要真正實現完整流程

中教全媒體:在線教育未來會怎麼發展?

張震:大部分機構容易實現的是第一階段,也就是資源建設和積累階段,如今真正完整實現在線教育全教學流程的機構很少。未來大部分的學習不需要那麼多資源,互聯網發展的趨勢會變成圖中的倒三角形,會更強調個性化、因材施教。在線教育如果產生顛覆,會是少部分資源加上流程,最終實現因材施教和個性化。

中教全媒體:在線教育流程裡做得好的機構有哪些?

張震:在線教育全流程裡做得最好的是大學,尤其是大學中的網絡教育學院已經能做到從入校、學習到畢業、發證的完整流程,是少數能夠實現線上完整流程的機構,其經濟效益也比較好,因為大學的這個教學流程是閉環的。

認認真真服務好教育機構

中教全媒體:您認為疫情期間並發的用戶數據對在線教育企業意味著什麼?

張震:現在表面上看起來疫情期間對在線教育企業是機會,疫情會帶動大量需求。但其實未必,面對疫情期間出現的大規模的數據並發問題,互聯網巨頭比如阿裡、騰訊投入瞭數以萬計的服務器,而原有的在線教育企業是做不到如此大投入的,慢慢的其價值會變的很少甚至沒有。尤其當下火熱的直播產品和工具很有可能會變成一種低成本的公共社會資源,對於用戶而言,他們並不在意用的是哪種工具,隻要好用,能獲取所需資源。這對很多教育技術企業會產生比較大的壓力,比如提供直播、平臺、工具型的企業。一定程度上,教育企業拼的不是各種功能,而是服務器以及帶寬投入。

中教全媒體:疫情過後,在線教育企業會有哪些發展?

張震:疫情過後,在線教育的熱度可能會恢復到常態,在線教育企業不會有太大變化,或許有一部分企業會被淘汰掉。但是教育的需求是不會變的,那就是幫助一所學校、一名老師、一個傢庭通過更好的方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資源和服務,教育的需求市場仍舊是巨大的。網梯會繼續認認真真服務好教育機構。

中教全媒體:哪些企業會發展的更好?

張震:一類是資金富裕型,可以提供公共技術、平臺類的大公司,比如騰訊、華為、阿裡等。一類是能滿足學校的個性化需求的中小規模企業,中小規模企業的價值最終會體現在咨詢化和服務化上,包括為學校提供量身定做的信息化解決方案,幫助學校建立信息化平臺、教學管理、運營系統等。能夠通過技術低成本滿足個性化需求的企業會成長為大的平臺類企業。

中教全媒體:網梯會有哪些新的發展思路?

張震:網梯將會繼續在個性化方面、技術上進行改進,針對學生的學習情況提供有針對性的幫助,實現比傳統課堂更好的教學效果。

一、為學校提供一套簡便的資源收集、整理、加工工具,幫助學校、老師及傢長以更低的成本獲取需要的資源。二、提供學校包括教學通知、教學計劃、教學情況、學習進度等教學過程中個性化學習需求的工具。三、常規工具,包括課堂直播、點播、彈幕等基於教室的功能。

網梯董事長張震在筆者看來一直是企業傢中較為深刻和睿智的,他不僅對企業發展有獨到的看法,對教育行業更有冷靜而深刻的觀點。疫情的到來猝不及防,在張震的帶領下,網梯和眾多教育機構一起加入到全力支持“停課不停學”的過程中來,並做瞭非常多的努力和探索。疫情終會過去,相信在諸如網梯這樣企業的支持下,我們的教育會越來越好。

采訪報道 / 中教全媒體 侯娜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