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是怎麼誕生的?一個王朝的反思,帶來的普世意義

歷史當中每一個朝代的興衰都有著一個相同的特征,那就是前朝的道德衰敗,秩序崩塌。從而新的王朝重新建立秩序,於是國傢的運轉再一次回到瞭正常。而商朝的衰敗是歷史當中的一個明顯案例,在周朝建立新的王朝時,曾多次探尋前朝的失敗原因,並且不斷將這一原因告誡後人。這一原因便是道德虧損,這一原因的探尋也是有歷史根據的。

禮儀是怎麼誕生的?一個王朝的反思,帶來的普世意義

武王伐紂

周朝替代商朝並非是正常的朝代更迭,而是政權的取代,更是文化和政治秩序的重新組合。周朝能夠取代商朝,不得不說含有太多的僥幸成分。以至於周朝在建立之後,一直都在探尋一個問題,是什麼使得商朝滅亡的?為什麼說周朝的建立存在偶然呢?周朝的發源地是陜西附近的岐山,而在此之前,周人經歷過幾次的遷徙。根據《說文》中的記載:“黃帝居姬水,以姬為氏,周人嗣其姓”。因此周人將後稷視為自己的祖先,所以善於農業生產(古代的周字為上田下口,可見周人善於農業)。但是在遷徙的過程中,周人一度沿著黃河遷徙,並且逐漸進入河套地區。也就是在這,周人將農業改為畜牧作為生存手段。也就是在這一過程當中,周人的文化進行瞭融合,所以周人的文化是多元的。

禮儀是怎麼誕生的?一個王朝的反思,帶來的普世意義

周人祖先後稷

至於說偶然,則是因為周人和商王朝之間的差距太大,一是在文化上的差距,周人鑄造青銅的技術深受商人的影響;同時在周人的祭祀活動中,使用的也是商人的記載進行占卜。甚至祭祀的神明,都和商人一樣。這也說明商人的文化領先於周人,同時也是周人超越的。(周學習商,所以不算是超越);二是在地理位置和軍事上的差異,《後漢書·西羌傳》中記載:“太丁之時,季歷復伐燕京之戎,戎人大敗周師。”;同樣的記載還有:“ 及武乙暴虐,犬戎寇邊,周古公逾梁山而避於岐下。”;種種記載都說明周人不單單是需要發展其身,還需要抵禦犬戎,發展緩慢而且艱難。所以周人可以推翻商朝,的確是不可思議。

秩序的出現

也正是因為勝利的偶然性,周人在建立王朝之後並沒有忘本。最終在不斷地反思和探索中,周人將商朝失敗的原因歸咎於:“天明扉常,惟德是親。”;這一點在《尚書·周書》中得到瞭很好地佐證:

“惟天惠民,惟辟奉天。有夏桀弗克若天,流毒下國。天乃佑命成湯,降黜夏命。惟受罪浮於桀。剝喪元良,賊虐諫輔。謂己有天命,謂敬不足行,謂祭無益,謂暴無傷。厥監惟不遠,在彼夏王。天其以予乂民,朕夢協朕卜,襲於休祥,戎商必克。受有億兆夷人,離心離德。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雖有周親,不如仁人。”

禮儀是怎麼誕生的?一個王朝的反思,帶來的普世意義

周禮

這是《尚書》裡所記載的周武王伐紂時的誓詞,其中提到瞭商湯順應天命,因此滅絕夏朝。而後卻因為道德有失,離心離德,遠盛於夏桀,所以他才承受天命來進行討伐。因此周人提出瞭“天命”的概念,並且衍生出瞭兩個方向。第一個則是要保證自己的道德停留在高水準上,第二則是上天是第三方監督者。而這也就實現瞭歷史中的第一次突破,不再是天子獨享所有,而是需要正面積極才能得到天道的認可,這也是一次極具普世意義的突破。也正是在這基礎上,周朝建立瞭分封制和宗法制。同時為瞭維護這一套的運作,又有瞭專門的禮儀,而這也正是封建的秩序。

秩序的崩塌和禮儀的下墜

周朝的滅亡歸咎於四個字——禮樂崩壞。這裡當然並不是指禮和樂兩者,而是指周朝建立的秩序崩塌。;禮儀本就是為瞭維護分封制和宗法制存在的,所以屬於上層階級的共同文化。也就是上層階級的區分標志,你懂得禮,則是貴族。這一點我們能夠從考古學中看出端倪,後世出土的東周時期的貴族墓葬中,多有一定的規格。例如鼎的數量必須是單數,而簋的數量則是雙數,這些數據都反應瞭墓葬主人的身份地位和階級。而且青銅器的銘文也有著一樣的文字,相同的詞句格律,這些都說明瞭在周朝時,上層階級的文化是共同的,而這就來源於禮。

禮儀是怎麼誕生的?一個王朝的反思,帶來的普世意義

孔子

然而秩序的崩塌使得這些上層文化逐漸下墜,最典型的案例便是孔子。孔子的先祖原本是貴族,然而到瞭孔子的六世祖時,成為瞭政治鬥爭的失敗者。也正是如此孔子的社會地位逐漸下墜,到瞭孔子時已經淪為士。而這便完成瞭禮儀下墜的過程。孔子並非上層階級,但是卻因為傢族的遺留關系,非常熟悉禮儀這一套。《史記·孔子世傢》中就記載:“孔子為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孔子孩提時期就瞭解祭祀的流程和規格,這也說明瞭禮儀的下墜。

普世意義

禮儀的誕生源自於周人對於商朝滅亡的思考,認為天命所決定的是監督權,而維護道德標準則是使得王朝經久不衰的秘訣。既然有瞭道德作為衡量的標準,那麼同時也就需要一個評判是否符合道德的依據,而這一依據便是禮儀。合乎禮儀則是道德,不合禮儀則被唾棄。但隨著分封制和宗法制的破壞,原本的上級階層在權力的鬥爭中逐漸下墜,他們又熟悉禮儀這一文化,所以這迎來瞭禮儀的普世。

禮儀是怎麼誕生的?一個王朝的反思,帶來的普世意義

孔子遊說諸侯

正如孔子一樣,孔子從貴族淪為士族,將其所瞭解的禮儀文化分享給大眾,把原本屬於上層的文化傳播在平民當中,這本身就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同時禮儀本身就是用道德標準來衡量自身,推崇人們克己復禮,堅守原則,而這又是歷史中的一次突破。加上孔子身處於禮樂崩壞的年代,依舊能夠堅持自身的原則,並且不斷用這一思想去感染大眾,不斷地去遊說各國諸侯,聖人之稱並不為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