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蒙古族是一個馬背上的民族,馬是蒙古族最主要生產工具和生產資料。馬文化是蒙古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蒙古族在幾千年的歷史進程中創造瞭豐富多彩的馬文化。歷史上,馬文化不僅是蒙古族的精神圖騰,並且在這個草原文明的戰爭史中,發揮瞭至關重要的作用。

一、蒙古族的馬文化

有一種語言,對“馬”這種動物,存在一百多種不同的稱謂。這種語言,就是蒙古語。在蒙古語當中,對不同的馬,有著各種不同的稱謂,分類極其詳細。例如,按性別,母馬是“戈武”;按年齡一歲的馬是“吳尼格”,兩歲的馬是“達格”;一群馬是“阿渡”;騸馬是“阿塔思”等等,非常多。這足以證明,馬在蒙古人的生活當中,占據瞭極其重要的地位。

1、蒙古馬和蒙古人

蒙古人是遊牧民族,生活在草原上,經常需要遷徙。這種時候,馬的重要性就體現出來瞭。沒有馬,在廣闊的草原上移動,是一件非常費時費力的事,而馬可以讓人在草原上行動速度提高10倍。

蒙古人在長期的畜牧業生產實踐中,蒙古族積累瞭選種、交配、抓膘、馴馬、接羔等方面的成套經驗,畜牧業維持著基礎經濟,來滿足生存需要。此外,狩獵是經濟生活的重要補充手段,特別是在古代畜牧業經濟不太發達的部落中顯得更為重要。在遇到嚴重的自然災害時,蒙古族也主要依靠狩獵來度過饑荒。此外,馬奶酒是草原上極為著名的飲品。可以說,沒有馬,古代蒙古人連基本生存都無法完成。

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2、蒙古馬圖騰

馬在蒙古族人民的心目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許多蒙古人都將自己比喻為草原上的駿馬,這也是蒙古族最直白地表達出對蒙古馬的熱愛之情。有瞭蒙古馬的草原更加生機勃勃、更加安定祥和,有瞭蒙古馬的草原更加包容,蒙古馬就是草原上的守護神,用它樸實的外表和寬厚的胸懷托起草原人民對繁榮昌盛的希望。

蒙古馬性格憨厚,忠誠,英勇,任勞任怨,樸實無華。並且,蒙古馬的智商也很高——據說,蒙古馬可以記住此生走過的所有路,所以在迷路的時候,聰明的蒙古馬可以救人一命,是危機時刻蒙古人最信賴的守護神。

3、馬和蒙古人的教育

蒙古古諺語“好馬從駒起、好人從幼始”。古代蒙古人的教育,是人和自然的交流中形成的。傢長並不會給孩子講大道理,古代的蒙古人也沒有文字。每一個蒙古孩子都是在觀察、接觸馬的過程中,通過體會和不斷地實踐,自然而然地掌握瞭和馬相關知識。騎馬,是一種人與動物之間的協作關系,隻有相互信任,才能發揮出馬應有的速度,才能征服草原。

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二、馬在冷兵器時代的作用

傳說五六千年前,蒙古人就已經馴化瞭馬。蒙古人養馬非常地細致和挑剔。蒙古人的騸馬技術,在古代頗為著名。騸馬可以使得馬性情變得溫順,耐力增強,並且能夠耐住北方寒冷的氣候,是蒙古戰馬的重要來源。騎兵兼具戰鬥力和機動性,在戰場上沖殺無畏,來去自如。戰馬在冷兵器時代,是非常重要的戰略資源。

1、強大的戰鬥力

無論是中國象棋還是國際象棋,那橫沖直撞的戰車,還有在棋子之間跳躍的騎兵,都是棋手的重要資源。在中國古代,《論語》有“千乘之國”的說法,以戰車的數量來代表國傢的軍事實力。可見,優秀的戰馬,是戰車和騎兵組建起來的基礎。

在步兵戰中,刀、劍的動能大約在90-120焦耳,錘、鐧的動能約在150焦耳。而騎兵持長槍的情況下,槍尖的動能約為650焦耳!相比步兵絕對是質的變化!現代的手槍子彈,槍口初動能一般約為300-500焦耳,高於500焦耳則現代避彈衣也無法抵擋。也就是說,高速行進的騎兵長槍,足以穿透冷兵器時代的一切鎧甲。

並且,讓馬裝上馬甲,連接戰車,在戰車輪子上裝上利刃,戰車上幾個手持利刃、弓箭的士兵,整個戰車從頭到尾都是戰鬥力!戰車在冷兵器時代,不愧是一種可以改變戰術、決定戰略的冷兵器時代霸主。

2、強大的機動性

有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是,在希特勒的純機械化部隊誕生之前,成吉思汗的蒙古騎射手,一直保持著“世界上移動速度最快的地面部隊”這個稱號。速度,在戰略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硬實力,它決定瞭進攻效率和撤退成功率。並且,具有一定速度,是各種遊擊戰術的基礎。這種強大的機動性,在冷兵器時代,也隻有依靠馬才可以做到瞭。

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三、13世紀的馬上帝國

1、馬上建立的元朝

古代蒙古人由於經常需要狩獵,騎射技術是在其日常生活中學會的,是除瞭畜牧業經濟生產之外,必須的一項生存技能。

《蒙靼備錄》中寫道“靼人生長鞍馬間,人自習戰,自春至冬,旦旦逐獵,乃其生涯”。

可以說,蒙古人全民都是騎射手。在成吉思汗的領導下,蒙古各部內部取得瞭統一,並開始瞭南征北戰,先後滅亡瞭西夏、金國,西征花剌子模。忽必烈時代,蒙古滅亡瞭南宋,建立瞭元朝。蒙古騎兵一路向西,打到瞭歐洲,勢如破竹,領地一度擴大至多瑙河流域。蒙古鐵騎被西方人稱為“上帝的鞭子”。

南宋軍隊戰鬥力相對孱弱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失去瞭北方產馬地。沒有馬,就隻能防守,無法進攻。蒙古騎兵高速的行動力,使得南宋無法對其進行追擊,反而很容易在追擊的過程中被遊擊戰消耗。這使得南宋領土一點點被元朝蠶食。不過,相比之下,南宋已經是在蒙古鐵騎進攻下,堅持時間最長的瞭。歐洲的某些國傢甚至撐不過一個月。

2、一代天驕

在當時,很多歐洲國傢根本無法相信,自詡“封建王國”的他們,竟然被一支遊牧民族的軍隊擊敗。因為在歐洲人的印象中,遊牧民族一直以數量稀少、紀律散漫而聞名,不過是“烏合之眾”。但眼前的這支遊牧民族明顯不同,他們紀律嚴明,訓練有素,全民皆兵,盡管數量少於對手,卻勝在質量。

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古代,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對於整個社會都有著巨大的影響力。成吉思汗,就是這樣一個“一代天驕”,他通過政治手段和軍事策略,使得蒙古各個部落結成瞭一個整體,並且,把對外擴張,定為瞭這個整體的政治和經濟策略。成吉思汗的個人意志,貫徹到瞭每一個蒙古騎兵的身上,進行瞭一場快速而強力的征服世界之旅,在當時的時代,幾乎擊敗瞭所有曾經統治一個地區的大帝國,的確是當之無愧的世界霸主。

3、隻擅長平原

由於騎兵至關重要的作用,古代的蒙古騎兵以蒙古馬帶來的移動速度優勢,在平原地區所向披靡,歐洲國傢幾乎無力抵擋。東歐地區,1237年蒙古鐵騎開始進攻俄國,次年就占領瞭莫斯科、弗拉基米爾等城市。西歐的德國條頓騎士團等根本不堪一擊。但是蒙古騎兵似乎不擅長打地形復雜的戰爭。蒙哥汗伐宋,以蒙哥殞命釣魚城而告終。蒙古鐵騎在四川-長江防禦體系中打得非常艱苦,花瞭五十年時間,才擊敗瞭以武力孱弱而聞名的南宋政權。

在西亞地區,蒙古先後攻占巴格達、大馬士革,擊敗瞭阿拉伯帝國和敘利亞。至此,旭烈兀所率領的西亞地區的蒙古鐵騎一直勢如破竹。不過,在1260年9月,埃及蘇丹忽突思率領十二萬各國聯軍,在艾因賈魯一個6千米的山谷內,與蒙古將軍怯的不花率領的蒙古鐵騎二萬人、敘利亞地方部隊二萬五千人組成的聯軍,發生瞭遭遇戰,並且利用地形和人數優勢擊敗瞭蒙古鐵騎,史稱“艾因賈魯之戰”。至此,蒙古軍止步於耶路撒冷之外。

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在進攻日本方面,展示出瞭蒙古鐵騎不擅長海戰的一面。當然,1279年,一場突如其來的臺風摧毀瞭大量蒙古軍艦,也是蒙古渡海戰爭失敗的一個重要因素。即便如此,日本人還是被蒙古鐵騎的威名嚇得聞風喪膽,並將那次臺風稱為“神風”。

1380年,莫斯科大公季米特裡率俄羅斯軍與馬麥汗率領的金帳汗國聯軍,在庫利科沃原野決戰。庫利科沃原野實際上是一塊沼澤地,頓河的數條支流流經此地。俄國軍隊利用地形優勢,阻斷瞭蒙古騎兵擅長的迂回包抄戰術,在主力團損失慘重的情況下,終於將其引誘入包圍圈,伏兵齊出取得瞭勝利。季米特裡以少勝多將蒙古鐵騎擊敗,極大地削弱瞭金帳汗國的統治。

4、不擅長統治

不過,蒙古騎兵的“屠城”策略,對這些地區的人民來講,是一場深重的災難。所幸的是,成吉思汗死後,元朝等汗國並沒有維持多長時間。元朝的“一省制”使得元朝政府架構失衡,宰相權力過大,皇帝往往成為權臣的附庸,被權臣控制或殺死。成吉思汗、忽必烈的子孫後代,就這樣被手下的權臣當做權力的棋子、待宰羔羊。觀察元朝皇帝,幼年皇帝比例之高,平均在位時間之短,都是歷代之最。

蒙古騎兵強大的鐵蹄,還是敗給瞭一個乞丐領導的農民起義軍,淹沒在瞭無數農民弱小的草叉子之下。這也印證瞭一個蒙古諺語“要使水清而不濁,就不要攪動靜水;要安定大傢的心,可不要欺壓百姓。”同樣的,蒙古其他汗國也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是啊,當古代蒙古統治者們,忘記瞭“馬文化”本身是一種和平、和諧的自然共生文化,也就忘記瞭自己的初心,也就不再配得上一個橫掃世界的大帝國。

馬背民族:從馬到馬文化,談談古代蒙古族草原文明的戰爭史

四、總結

馬和馬文化承載瞭整個古代蒙古的經濟、精神、政治、軍事,以及生活的各個方面。古代蒙古人和馬是一種相互依存的共生自然關系。然而,這種人與動物的羈絆到瞭軍事中,就成為瞭一種強大的軍事力量,強大到可以橫掃13世紀的已知世界。不過,當古代蒙古統治者忘記瞭“馬文化”、背離初心的時候,他們也就不再配得上一個橫掃世界的大帝國瞭。

參考文獻:

1.《論蒙古族傳統自然形態教育》——連溪

2.《元史》——宋濂

2.《Mongols and Mamluks》

3.《頓河左岸故事》

4.《日本便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