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爾皮茨之後德國海軍的掌門人(下篇)

正如凱撒說的那樣,“骰子就這樣擲出去瞭”。德國海軍又一次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參加瞭戰爭。雷德爾陷入沉思中,在他的心頭有兩個疑問,總也揮之不去,“稍具規模的襲擊艦,缺少瞭存在艦隊的牽制,能否突入大西洋?”和“已經建成的存在艦隊在兵力太弱的情況下是否隻能英勇赴死?”。此時,雷德爾深深感覺到,“困擾戰爭海軍的已不再是地理劣勢,而是艦隊數量的嚴重不足帶來的戰略無力感”。

提爾皮茨之後德國海軍的掌門人(下篇)

沒有辦法,戰爭開始瞭。雷德爾手中可用的兵力寥寥無幾,2艘尚在曬裝的戰列艦,2艘戰列巡洋艦,3艘袖珍戰列艦,3艘重巡洋艦,6艘輕巡洋艦和為數不多的潛艇。

提爾皮茨之後德國海軍的掌門人(下篇)

俗話說,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恰在此時,雷德爾又面臨著兩個困境:

一是由於帝國元帥、德國空軍總司令戈林的狂妄,他曾宣稱,“在德國一切會飛的東西都屬於我!”所以,空軍定不會為海軍提供增援,而雷德爾對潛艇又心存疑慮,所以,巡洋作戰從立體化轉向瞭平面化的襲擊戰。

二是2艘戰巡要填補戰列艦的空缺,充當存在艦隊;希佩爾級重巡續航能力差,不利於遠程貿易襲擊。

所以,3艘袖珍艦成為開展前半年巡洋作戰僅有的力量。

提爾皮茨之後德國海軍的掌門人(下篇)

岡瑟·呂特晏斯

1939年斯佩爾伯爵號在南美洲烏拉圭蒙德維的亞港自沉,艦長朗斯多夫上校自殺。同時,德意志號主機故障需要大修,所以,隻能出動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瑙號出戰,取名為北方出巡作戰,目的是對英國皇傢海軍部署有重兵的冰島-法羅群島之間的封鎖線進行試探性攻擊,如果有可能則摧毀一切成為阻擋的英國皇傢海軍艦艇,但是效果不佳。於是,德國海軍開展瞭柏林行動,兩個目的,一是貫徹巡洋作戰理論,破壞英國的海上航運,二是策應之前前往大西洋執行海上破襲戰的兩艘軍艦歸航,這次行動的指揮是二戰德國最出色的水面艦艇指揮官岡瑟·呂特晏斯,德國海軍上將。結果戰績輝煌,60天時間裡航行15000餘海裡,擊沉擊傷敵艦22艘,總計11萬餘噸,並成功掩護兩艘軍艦歸航。

提爾皮茨之後德國海軍的掌門人(下篇)

1941年4月,德國海軍的象征俾斯麥號及姊妹艦提爾皮茨號戰列艦下水。萊茵作戰開始,先由沙恩號和格奈號進入大西洋作戰,吸引駐留在斯卡帕灣的皇傢海軍主力西移,之後俾斯麥號偷渡北方海域,進入大西洋執行破襲戰。俾斯麥號戰列艦進入大西洋,並擊沉瞭英國皇傢海軍的象征“胡德號”,隨後遭到英國皇傢海軍圍攻沉沒。雷德爾的巡洋作戰受到重創,希特勒也開始不再相信巡洋作戰理論,更傾向於潛艇的噸位戰。可以說,“巡洋作戰理論,自胡德號沉沒而邁向頂峰,因俾斯麥號的損失而迅速衰敗”。

提爾皮茨之後德國海軍的掌門人(下篇)

1942年12月底,發生的巴倫支海戰,成為壓倒希特勒和雷德爾關系的“最後一根稻草”。俾斯麥號沉沒後,海軍的主要作戰由大西洋轉向瞭挪威海,用以支援蘇德戰場,德國海軍出動攔截盟軍運輸船,結果在有優勢的情況下未獲成功,希特勒憤怒至極,當面訓斥瞭雷德爾海軍元帥。1943年1月,雷德爾辭去海軍總司令職務,由卡爾·鄧尼茨接任,德國海軍從此進入瞭“U型潛艇時代”。

二戰結束後,雷德爾被紐倫堡軍事法庭判處終身監禁,但是於1955年獲釋,1960年11月6日病逝於基爾。一代英才落寞,成為瞭歷史的“鵝卵石”。

小編記得有這樣一句話,“一位水手的墳墓上是沒有玫瑰的,玫瑰永遠盛開在懷念這些光榮的水手的人們心中”!

讀一點書,行一程路;看一看世界,講一講故事。原創文章,點擊右上角關註,每日分享更多精彩文字。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