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之治的雛形初現——從玄武門之變的收尾看李世民的政治智慧

前文提要:武德九年六月四日凌晨,李世民率部出宏義宮由玄武門進入太極宮,設伏於玄武門內,成功殺死太子與齊王,控制住李淵,並抵擋住瞭太子與齊王府的反撲。這次事變整個過程可說是李世民與整個秦王集團政治與行動能力的一次綜合體現。

六月七日癸亥,經過三天的各方博弈,李淵在這一天正式冊立世民為皇太子,入居東宮。然後又下瞭份詔書“自今軍國庶事,無大小悉委太子處決,然後聞奏。——從今以後軍國大事無論大小都交由太子處理,辦好後告訴我一聲就行。”表明自己徹底放權的態度。

貞觀之治的雛形初現——從玄武門之變的收尾看李世民的政治智慧

▲電視劇《貞觀之治》中,李世民被冊封太子劇照,圖/網絡。

六月十二日戊辰,世民開始組織接班隊伍並賞賜功臣:以宇文士及為太子詹事,長孫無忌、杜如晦為左庶子,高士廉、房玄齡為右庶子,尉遲敬德為左衛率,程知節為右衛率,虞世南為中舍人,褚亮為舍人,姚思廉為洗馬。並把元吉的財寶盡數都賞給瞭尉遲敬德。這是東宮的人事安排,世民把自己的一班人帶進瞭權力的中心,同時也大致勾勒出瞭一個未來的政權核心。本來是太子黨的魏征因為受到世民的招攬這時候也投降世民瞭,被授予詹事主簿的職務——唐代東宮的詹事府可類比於朝廷的尚書省,相當於一個後備的影子國務院,詹事主簿就相當於這個影子國務院的辦公廳機關事務管理局主任,所對應的行政級別大約相當於現在的正處級。

貞觀之治的雛形初現——從玄武門之變的收尾看李世民的政治智慧

▲魏征劇照,圖/網絡。

事變的消息很快開始向長安以外的地方傳播蔓延,並迅速發酵產生一系列的後果——為瞭穩固基本盤,世民派遣身邊的得力老將屈突通前往坐鎮洛陽,重新擔任陜東道大行臺仆射;然而在益州道方向,還是出瞭一件大事:益州行臺的實際負責人仆射竇軌在黨爭中是倒向世民的,但是他個人的脾氣很暴戾,而且與另外兩位主要官員行臺尚書韋雲起、郭行方的關系都不大好,恰好韋雲起傢族的很多人都是太子黨,所以竇軌就乘機捏造罪名誣陷韋雲起與李建成通謀,把他抓起來直接砍死瞭。這事在益州造成瞭很不好的影響,導致行臺的另一位尚書郭行方被嚇得連夜出逃跑回長安。

中央的人事調整一直持續到七月份以後:武德九年七月,唐以秦府護軍秦叔寶為左衛大將軍,又以程知節為右武衛大將軍,尉遲敬德為右武候大將軍。壬辰,以高士廉為侍中,房玄齡為中書令,蕭瑀為左仆射,長孫無忌為吏部尚書,杜如晦為兵部尚書。癸巳,以宇文士及為中書令,封德彝為右仆射;又以前天策府兵曹參軍杜淹為禦史大夫,中書舍人顏師古、劉林甫為中書侍郎,左衛副率侯君集為左衛將軍,左虞候段志玄為驍衛將軍,副護軍薛萬徹為右領軍將軍,右內副率張公謹為右武候將軍,右監門率長孫安業為右監門將軍,右內副率李客師為領左右軍將軍。

貞觀之治的雛形初現——從玄武門之變的收尾看李世民的政治智慧

▲電視劇《貞觀之治》中,玄武門之變後的李世民謀臣幕僚,圖/網絡。

這一系列的人事任命所透露出的信息與前一個月有很大不同,六月初七的那次人事調動,目的在於確認政變的合法性,打造一個以世民為核心的東宮班子。到七月份的時候這一次的人事調動,世民的目的就是奔著抓緊接班去的:首先是以秦府將領全面接掌十六衛府中的關鍵位置,以秦府護軍秦叔寶為左衛大將軍,又以右衛率程知節為右武衛大將軍,左衛率尉遲敬德為右武候大將軍,左衛副率侯君集為左衛將軍,左虞候率段志玄為驍衛將軍,副護軍薛萬徹為右領軍將軍,右內副率張公謹為右武候將軍,右監門率長孫安業為右監門將軍,右內副率李客師為領左右軍將軍——把東宮主要將領全部安排瞭十六衛府中的關鍵職務;第二步安排文官出馬,秦府主要謀士出任三省宰相並直接控制六部中最關鍵的兩個部(負責人事和武裝的吏部和兵部),以高士廉為侍中,房玄齡為中書令,蕭瑀為左仆射,長孫無忌為吏部尚書,杜如晦為兵部尚書。癸巳,以宇文士及為中書令,封德彝為右仆射(這個兩面派當時並沒暴露,所以世民當他是自己人);又以中書舍人顏師古、劉林甫為中書侍郎,同時又以天策府兵曹參軍杜淹為禦史大夫,控制朝廷的監察大權。這樣一來整個朝廷的核心決策階層除去一個被從左仆射位置上擠下來的裴寂之外,幾乎就全部換上瞭李世民的親信人馬。而此時世民的身份還隻是東宮太子,尚未登基稱帝。

貞觀之治的雛形初現——從玄武門之變的收尾看李世民的政治智慧

▲李世民劇照,圖/網絡。

即使在玄武門大勝之後,李世民做事還是很小心謹慎的。毛澤東在評價明太祖朱元璋的成功之道時曾經非常贊賞當初朱升給他概括總結的“高築城,廣積糧,緩稱王”九字真言,其實但凡政治手腕,古今皆通,以李世民的聰明才智,自然知道先采取務實態度控制政局穩定人心比盲目登基過皇帝癮來得重要多瞭。

玄武門事變在中央朝廷沒有激起大的反抗,但是在地方上的情況就不一樣瞭。李世民自身控制的地域,在關中和隴右沒有記載出大亂子;陜東道行臺有屈突通坐鎮,還在事前派瞭很多秦府骨幹前往駐守,也沒有記載出大亂子;益州道行臺雖然出現瞭仆射殺尚書的怪事,但是那裡本來就是世民自己經營多年的後方,現在世民幹脆就把那地方直接納入直轄瞭,而流放在巂州的原太子謀士王珪、韋挺等人也並沒有遭到益州道行臺的迫害,很快就相繼被世民拜為諫議大夫征調回朝,可見前述仆射殺尚書的怪現象主要還是發生在行臺主要領導個人之間的矛盾;真正出問題的,還是東宮和齊府勢力比較強盛的河北河東地區。河北道北部的幽州地區,發生瞭幽州大都督李瑗反叛的事件,被王君廓所平定,而在河北道的南部也出現瞭一陣亂子,李世民派遣的是魏征前往安撫,在磁州(今河北磁縣一帶)把被地方官抓起來的一些原東宮舊將放瞭,然後向外反復宣佈不再追究東宮和齊府下屬的責任。玄武門之變後的震蕩就這樣逐步平息下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