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1975年6月15日,蘇聯軍事專傢告別河內回國,他們在S-75地空導彈陣地上接受瞭一份特殊的榮譽,越南S-75導彈營長阮忠誠率全體官兵致敬,高聲傳達:“報告首長!河內天空晴朗無風”。持續瞭近十年的越南防空戰至此結束,這場殘酷的空地大戰中,1953年構思S-75防空導彈的OKB-2設計局負責人皮約特·格魯辛對他的導彈在越南主要用於對付戰鬥機感到驚訝,它最初的目的是攔截裝備有核武器的高空飛行的美國轟炸機,同樣,美國飛機設計師亞歷山大·卡特維爾也沒有想到他設計的F-105核打擊戰鬥機會發展成美國空軍第一架用於壓制敵人防空的專用飛機,這兩件半路出傢的武器在越南上空的戰鬥中並非主角,卻在戰爭中不停升級以圖壓倒對方,最後誰更勝一籌呢?

一:開局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從1964年8月起,美國各種戰機對河內、海防進行瞭空前規模的轟炸,成千上萬噸炸彈、火箭彈、導彈、凝固汽油彈壓向北越的地面。起初,越南還以為隻是一種短時間威脅,沒想到這場戰爭整整持續瞭9年,當時,北越的防空武器主要是37、57、85和100毫米高炮,無法抗擊高空來襲的美軍轟炸機,蘇聯送來瞭S-75地空導彈系統,1965年7月24日,第一枚S-75地空導彈擊落瞭1架F-4戰鬥機和擊傷另外3架F-4戰鬥機,從根本上改變瞭越戰空中戰爭的態勢,隨著蘇聯運來的地空導彈數量不斷增多,北越地空導彈營的數量從1965年的1個增至1967年30個,月均發射數量三年內從30枚增加至270枚,對美國飛機構成瞭越來越大的威脅。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戰爭頭3年中,北越共擊落美機900多架,其中高炮擊落瞭763架,占83%,導彈擊落瞭64架,占7%;殲擊機擊落瞭92架,占10%。慘敗使美國空軍大為震動,立即投資25億美元,動員數百傢廠商、十多萬科技人員和整個工業界,歷使半年研制如雷達威脅告警系統、導彈發射告警系統、百舌鳥反雷達導彈、電子幹擾吊艙、專用電子戰飛機、快速散開鋁箔條等各種電子對抗武器,以“野鼬鼠”為代表的電子戰飛機集電子幹擾和火力殺傷等多種功能系統於一身,在以後的作戰中,美軍攻擊機群均在“野鼬鼠”電子戰飛機起飛作戰。反過來對北越的地空導彈系統構成瞭越來越大的威脅。

二:S-75地空導彈系統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遠程戰略轟炸機和原子彈的結合發動瞭二十世紀戰爭中最偉大的革命。用一架攜帶一枚核彈的轟炸機摧毀整個城市成為可能,而不是大規模的上千架飛機轟炸。傳統的以火炮和戰鬥機為基礎的防禦體系在一夜之間就被淘汰瞭,因為他們很少能擊敗超過5%到10%的轟炸機,在核時代,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1950年8月9日,斯大林對美國B-29轟炸機攻擊有效性的報告感到震驚,為瞭防禦美英轟炸機對蘇聯主要城市的戰略轟炸,他下令在一年內研制導彈系統以保護莫斯科,這是一項由56個導彈團組成的巨大工程,消耗瞭蘇聯一年的混凝土產量,在莫斯科周圍形成兩個同心圓,每個都有一個巨大的B-200雷達掩體和60個發射臺,從1954年3月開始,S-25導彈系統開始部署,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由於航空技術的快速變化,美國空軍開始裝備B-52重型轟炸機,S-25已經接近過時,克裡姆林宮想要一個更經濟的防空系統,以保護其他蘇聯城市和軍事基地,這個二級系統被命名為S-75(北約代號薩姆-2),由拉沃金的副手之一彼得·格魯申領導設計,S75系統的低頻版本稱為SA-75 Dvina並使用RSNA-75雷達,而高頻版本稱為S75N Desna並使用RSN-75雷達;這兩個版本都是以俄羅斯的河流命名。一個SA-75營由六個SM-63-1發射裝置和am RSNA-75雷達站組成,典型地部署在一個星形的中心,連同三個指揮掩體和幾個發電機拖車。RSNA-75火控雷達有一個非常窄的波束,所以最初的目標捕獲和跟蹤是由P-12 Yenisey搜索雷達和PRV-10高度探測雷達處理,後者通過位於發射場外圍的地線將數據傳遞給RSNA-75。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S-75系統於1957年12月11日投入使用。由於低成本和操作簡單,在1957年和1965年之間迅速建立瞭多達1.000個營,在城市周圍的人員位置、軍事研究設施、工業區和政府行政中心更換瞭100毫米KS-19和130毫米KS-30高射炮,並供應給大多數華沙國傢,最終出口全球超過35個國傢。成為現代空戰演變中發揮核心作用的戰術導彈系統,

三:F-105“野鼬鼠”電子戰飛機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F-105“雷公”戰鬥轟炸機是美國共和飛機公司制造的一種非常有名機型,該公司在二戰中生產瞭大名鼎的P-47“雷電“戰鬥,1950年,共和飛機公司總設計師亞歷山大·卡特維裡從共和公司AP63計劃中選取瞭單座,單發和後掠翼作為新型戰術核攻擊飛機的基本構形設計出F-105A,F.105A原型機緩慢發展到F-105B,F-105B機動性有限,但e通過低空地形掩蔽來躲避敵人的雷達,在歐洲冷戰情景下,1957年的F-105D增加an /ASG-19火控系統、允許目視和盲射常規和核彈藥的FC-5飛行控制系統和可測繪地面的R-14A雷達,為瞭抵消這些改進增加的重量,飛機配備瞭普惠175-P-19發動機,F-105是美國戰損率最高的飛機,越南簡直就是F-105的墳場,F-105各型共生產瞭833架,在越南戰場上損失瞭397架,折損率達到驚人的47.7%,當時的美軍飛行員對其微詞頗多,這一點從雷公的綽號中可見一斑一“超級笨豬“另類笨豬”,灌鉛雪”等等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F-105F是在F-105D基礎上改裝的串列雙座戰鬥教練機,比D型長1.5米,兩個駕駛艙有單獨的艙蓋,電子隔間被移到後駕駛艙後面,垂直尾屬面積也相應增大15%,戰爭中,F-105F也披掛上陣,執行相同的打擊任務,後來飛行員們一致認為F-105F不適合用作戰鬥教練機,而應該作為電子戰飛機使用,這種建議正好和軍隊高層的想法一致,於是,F-105G“野鼠飛機粉墨登場瞭,F-105G的最大特點就是電子設備很多,作為一種緊急手段。美軍在5天內成功完成瞭F.105D 62-4201的改裝,這架F-105D配備瞭一個Bendix DPN-61尋的接收機,一個雷達告警接收機和一個導彈威脅告警顯示器,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隨著美國國防工業不斷開發相關新產品,F-105D被不斷修改和反復測試,最終型號裝有接收頻率為2~10千兆赫的APR-25需達照射告警機,專門偵收薩姆導彈的信號、接收頻率為1~2千兆赫的APR-26導彈發射告警機,精確測定敵方雷達,並引導反雷達導彈的ER-142電子偵察儀。不僅能及時發現敵方雷達的電波,還能快速地粗略測定其雷達的技術參數,立即向飛行員告警,並在熒光屏上指示該雷達的方位,以便飛行員采取緊急回避、施放電子幹擾或發射反雷達導彈。

四:武器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早期F-105D戰鬥機必要冒著生命危險用炸彈和/或火箭彈摧毀地對空導彈,F-105G電子戰飛機僅僅是用2.75英寸的火箭為F-105D戰鬥機做轟炸標記,隨著美國海軍從1966年3月開始采用AGM-45反輻射導彈,F-105F現在也可以對地對空導彈雷達進行遠程攻擊,AGM-45“百舌鳥”由美國海軍武器中心於1961年開始在“麻雀”AIM-7空對空導彈的基礎上開發,是美國第一代主要用於摧敵方地對空導彈、高炮防空系統雷達的反雷達導彈,美軍共采購瞭2萬枚,每枚導彈的價格為5.6萬美元,由於受當時條件限制,沒有寬頻帶被動雷達導引頭,因此采取瞭模塊式設計,毎個型號裝一種導引頭,每一導引頭覆蓋一個段,以攻擊前蘇聯的特定雷達。這樣,雖然每一種導引頭頻帶不寬,但各種型號組合起來,覆蓋瞭D~J之間的所有頻段,AGM-45反輻射導彈的缺點是必須幾乎直接對準目標發射和雷達被關閉就無法再找到目標,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1968年,射程比AGM-45反輻射導彈遠三倍的AGM-78A反輻射導彈的投入使用,使用馬克森電子公司的寬頻帶導引頭。該導引頭的天線也為四臂螺旋天線,但裝在常平架上。導引頭的頻率覆蓋范圍較“百舌鳥”導引頭的寬得多,兩種導引頭就能覆益前蘇聯現役的主要雷達的頻率范圍。導引頭還裝有目標位置和頻率記憶電路,以便在目標雷達關機期間繼續控制導彈飛行。預制破片殺傷戰鬥部威力為“百舌鳥”戰鬥部的2倍。戰鬥部內還裝有磷光物質,用來為其它飛機指示目標。預制破片為鋼質立方體,邊長7ー8mm,質量為3.3g,對人員的有效殺傷半徑為100m,對雷達的有效破壞半徑為25~30m機載設備偵察引導設備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S-75系統所用的V-750型雷達制導導彈是轟炸機的克星。由一個燃燒4到5秒然後脫落的PRD-18助推段推動彈體起飛,再由S2.711液體發動機以3馬赫的速度飛行22秒。S-75系統可以每隔6秒發射一次,在自動模式下,雷達計算機一旦在“風扇歌”窄制導波束中“捕獲”瞭導彈,並且其用盡的助推器已經脫落,就計算航向修正。這種捕獲必須在發射後6秒內完成,否則導彈就會爆炸,定向爆炸戰鬥部藥室的直徑395毫米,重190千克,裝藥重量138千克,傳爆管重量0.93千克。導彈35.1英尺的機身內是用多ト勒效應原理工作的5E11 Schmel或5E29無線電近炸引信,有兩個相同的波道同時工作,兩個波道工作頻率不同,工作原理相同。它包括:高頻發射機、目標反射信號接收機、安全執行機構和電源部分。爆炸時所形成的2900~3200米/秒的初速飛散的3600塊破片擊毀目標,導彈的精度在210f左右。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試驗表明,即使當時存在不可靠的技術,它們的殺傷概率也接近100%,但設計目的是攔截中高空的目標,對3000英尺以下飛機的表現很差。但直到1972年,它在越南戰場上一直主要用於對抗美軍在低空飛行且具備較強機動性能的戰術戰鬥機。為瞭對抗幹擾或反輻射導彈的威脅,SA-2機組人員可以在不使用“風扇歌”導航的情況下使用手動模式。雖然這增加瞭導彈機動的反應時間,但需要相當的技巧才能有效。在晴朗天氣中,美軍飛行員能夠觀測到S-75的發射架,這主要是因為該型導彈體積較大,它在絕大多數飛行員眼中類似於一根飛行的電線桿,並在空中留下清晰可見的尾煙,飛行員能夠迅速向該型導彈俯沖,當導彈改變飛行方向跟蹤飛機時,飛行員可采用突然拉起的方式進行規避,而S-75法實施類似機動動作。然而,采取這種規避動作需要具備足夠的預警能力、正確選擇時機以及要求飛行員具備相應的勇氣和技能。

五:戰術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從1965年2月24日到1968年10月31日,美國空軍進行瞭超過一百萬架次的飛行,投下瞭75萬噸的炸彈。到1966年中期,北越以河內為中心建立瞭完整的、蘇聯式的綜合防空系統。成為瞭在戰爭史上防衛最嚴密的地區。美國飛行員在中低空面臨幾乎鋪天蓋地的各種高炮,損失飛機的85%左右是高炮擊落的,而S-75防空導彈系統主要威脅在高空的美國飛機,迫使飛機躲避迎面飛來的“地對空導彈”而進入最具殺傷力的高炮射程或迫使飛行員放棄軍械,從而有效地中止任務。蘇聯教官們堅持“三箭齊射”戰術——先使目標空速機動,從而失去能量,使它更容易成為第二或第三枚V-750的目標。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1965年11月,“野鼬鼠”開始運用於實戰,它不僅能及時發現敵方雷達的電波,還能快速地粗略測定其雷達的技術參數,立即向飛行員告警,並在熒光屏上指示該雷達的方位,以便飛行員采取緊急回避、施放電子幹擾或發射反雷達導彈。為裝載常規彈藥的F-105攻擊地空導彈陣地提供目標引導。這些壓制敵方地空導彈的行動被命名為“鐵手”,此類行動通常在美軍主要空襲力量抵達戰區之前約5分鐘開始實施,通過攻擊和幹擾敵軍地空導彈,使己方主力戰機能夠在高於敵方輕型高炮射程的4000~6000英尺(1220-1830米)高度實施空襲,而北越軍隊的地空導彈通常迫使美軍飛機無法在上述高度進行空中打擊。1966年4至5月,美軍飛行員首次使用AGM-45A導彈,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導彈從飛機翼下掛架上發射,分直接瞄準和間接瞄準兩種方式。直接瞄準方式載機對著地面雷達波束以一定的角度發射。發射後,載機沿原航線繼續俯沖3~4km,或在發射區做小范圍盤旋,誘使敵方雷達繼續開機,便於導彈進入雷達波束。間接瞄準方式載機避開敵方防空導彈與高炮的攻擊,低空進入目標區。當搜素到敵方雷達信號後,在適當距離爬升到2.4~3km的高度,俯沖並以一定的角度發射導彈。然後載機側滑,低空返航。導彈在不受載機控制的情況下,以拋物線彈道進入雷達波束,攻擊目標。為使飛行員擁有足夠的機動時間,美軍作戰程序禁止飛行員過於接近處於飛機與地面之間的雲層。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蘇聯顧問們在整個戰爭期間不斷改進他們的技術,北越軍隊的雷達操作員很快掌握瞭反制方法,操作人員有時也會故意啟動雷達以引誘美軍實施反輻射導彈攻擊,並在導彈發起攻擊之前關閉雷達。。新的戰術包括激活兩臺雷達讓導彈打在他們中間的地方,或者反復關閉打開幾個雷達混淆瞭導彈導引頭。包括一些建造的假基地,每個射擊營至少建立三個備選地點,每個地點由三個高炮連保衛,如果這些地點受到破壞都可以放棄”,迅速地從一個地點轉移到另一個地點“躲避攻擊”。蘇軍防空部隊的新戰術完全出乎美國人的意料,常常把美國飛行員打個措不及,在此期間蘇聯導彈專傢打亂瞭所有技術規范和條令規章。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1967年1月美軍開始使用電子幹擾吊艙,使其戰機能夠在10000~17000英尺(3050-5185米)高度實施空襲,該空域處於北越軍隊輕型和中型高炮的射高范圍之外。為瞭能最大限度地進行相互掩護,每個 F-105D 小隊都編成倒“V”形編隊,傾斜角為 30 度,迫使北越軍隊地空導彈操作人員采用新的反制措施一一幹擾信號跟蹤,即向幹擾信號的來源方位發射V-750,但由於這種幹擾信號僅顯示目標方位角而未提供射程信息,因此這種攻擊方式的準確性大大低於正常攻擊方法。不過,使用電子幹擾吊艙也存在缺陷。緊湊型戰鬥機編隊最適合發揮電子幹擾成效,而這種編隊隊形也最易遭受米格戰鬥機的攻擊。另一種不利因素是,隨著飛機作戰高度的增大,其武器命中精度也有所下降。隨著具有高超的電子光學制導能力的“扇歌 F”雷達運到北越,即使遭到強烈雷達幹擾的情況下,操縱員也照樣能發射 SA-2 導彈。“野鼬鼠”卻捕捉不到“扇歌”雷達發出的波束,無法向其發射反輻射導彈。美軍再一次在戰術上處於劣勢。

六:戰場表現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1966年,北越軍隊地空導彈在上述地區擊落的美國空軍飛機數量相當於該軍種被擊落飛機總數的50%,在1966年的前9個月中,美國空軍針對北越軍隊的60個導彈陣地發動瞭75次空襲,並聲稱摧毀和破壞各25個導彈陣地。由於北越軍隊實施的嚴密防禦以及地空導彈的機動性(能在數小時內重新部署),上述空襲缺乏成效,不過1966年,美國反輻射導彈的毀傷率能達到28%,但到1967年第一季度,該型導彈的毀傷率已降至18%。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在後衛Il戰役期間,美空軍發射瞭不少於421枚AGM-45A導彈,其中一半是先發制人(迫使雷關閉),發射瞭49枚AGM-78A對抗200架“薩姆”發射架。隻有兩枚AGM-78A和一枚AGM-45A被確認命中,但是SAM雷達被關閉瞭160次,減少瞭850枚V-750發射,在1972年4月至10月期間發射的678枚枚AGM-45A中,也有320枚是先發制人式發射的,當時隻有一枚命中(另59枚“可能”命中)。在此期間發射的230枚AGM-78A隻有兩枚命中(另37枚“可能”命中),盡管“未命中”,但它們在關閉敵方雷達方面的效果被認為是有效的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當蘇聯剛開始援助北越時,S-75系統擊落一架飛機隻需消耗1-2枚導彈,1967年11月,北越軍隊的地空導彈發射數量達到頂峰,它當時發射瞭590-740枚V-750,該紀錄一直保持至1972年的“後衛”行動。從1967年10月至1968年4月1日美軍轟炸行動告段落,北越軍隊月均發射地空導彈220枚。在雖然北越軍隊地空導彈發射數量不斷增加,但其作戰成效處於下降態勢。1965年,北越軍隊每發射約18枚地空導彈就可擊落1架美軍飛機,而這一數字在1966、1967和1968年分別增至35、57和107枚。多種原因導致瞭這種下降趨勢。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經過不解努力,蘇聯終於在1968年5月推出綽號為“沃爾霍夫”的S-75M系統。新導彈增強瞭飛行過程中的抗幹抗性,並提高瞭戰鬥的殺傷力,它基至能在戰鬥中發射用於迷惑對手的假導彈。S-75M導彈在1972年共發射瞭2059枚,擊落瞭421個目標,擊落每個目標平消耗4.9枚導彈。其中90%的導彈是在復雜條件下發射的。在越南戰爭期間,蘇聯為北越提供瞭95個S-75營,其中56個在戰鬥中被摧毀,在戰爭結束時留下39個正常工作的營。此外,蘇聯共提供瞭7658枚不同型號的V-750型導彈,其中852枚留到戰爭結束時,總共發射瞭5804枚導彈,其中擊落瞭19架E-105。

七:總結

越南空戰的配角,薩姆2型地空導彈和F-105電子戰飛機之間的戰鬥

在整個越南戰爭期間,S-75地空導彈在技術上確實使美國大吃一驚,迫使美國不得不改變戰術進行變化多端的對抗與反對抗,隨著美國電子對抗手段改善,SA-2導彈的威力日益下降,但當這種像電線桿一樣大的導彈尾部拖著火焰飛向天空時總會分散美軍飛行員的註意力,在很多情況下迫使飛機為瞭規避它的攻擊而將炸彈投掉,也逼使美軍需要大量的飛機來對付它,從而減輕瞭地面損失,S-75M的許多革新技術在這場持續近十年的空戰中都扮演著摧毀美國戰爭意志的角色,證明瞭任何一個國傢隻要有堅強的戰鬥決心,無論美國在軍事、技術和經濟上享有多大的優勢,他都無法戰勝這個國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